第1530章 你离我太近了

    “这件事,说来话长。不过萧睿受伤是为了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英雄救美,臭小子出息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作为父母,听到自己的孩子因为别人受伤,第一反应应该是讨厌她吧,可她……

    刚这样想,肩膀上却是一暖,林绾绾拍拍她的肩膀,“你不用自责,他救你不是你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的,这是他自己的选择,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跟她无关。

    他是因为她才被送手术室的啊。

    见她低头不说话,林绾绾目光一闪,“是这样,我和睿睿他爸爸比较忙,他手术之后我们也没办法亲自来照顾,心肝玩心重,也是个指望不上的。让佣人来我也不放心。如果你真觉得愧疚,就照顾他到出院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林绾绾笑眯眯的点头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她儿子铁树好不容易开次花,她当然要帮他制造机会了。

    儿子啊。

    机会给你制造好了,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,你再追不到手,那就是自己的能力问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焦急的在手术室外等候。

    说焦急也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就她自己比较焦急……其他人虽然也在这里等着,但有说有笑,完全看不出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作为父母。

    萧凌夜和林绾绾还在和龙御天闲话家常。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这画面……怎么说呢,就是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,总有种违和感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心肝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那一刻,安暖暖觉得自己见到了亲人,终于有人能跟她一起关心关心萧睿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心肝走了几步,不知道发现了什么,脚步猛然一顿,然后倏然调转了方向,往另一个地方走去。安暖暖定睛一看,就看到她往宋院长的位置走过去。

    应该是跟宋院长问萧睿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她倏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,心肝不是冲宋院长去的,她在宋院长旁边的年轻人面前停了下来,那年轻人应该是医院的医生,身材欣长,五官俊朗,穿着一身白大褂,嘴角带着笑容,看上去阳光温暖。

    心肝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她双眼放光,走到男医生面前对他伸手,“你好,我是萧心肝!”

    小心肝?

    男医生愣了一下,看她伸在半空的手,礼貌的握了一下,他刚要把手松开,心肝却握的更紧,“你好,我是谢言!”

    谢言?

    带欣意的那个医生?

    她不由得仔细看谢言,平心而论,谢言的长相是非常出挑的,不管是身材还是脸都无可挑剔,比身材和脸更优越的是他的气质,他咧嘴笑得时候露出一口白牙,看着就是个热情开朗的人。

    怪不得欣意对他有意思呢。

    “谢言啊,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言的手还被心肝握着,他感觉两个人距离太近了,近的能感受到彼此温热的呼吸,他有些不自然的退后一步,可……他退一步,心肝就进一步,很快就把他逼到了墙壁。

    他看向宋连城,宋连城摊摊手,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,谢言无奈,只好推开心肝,“萧小姐,你离我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谢言把她推到两步远的地方,这才笑着说,“不好意思啊,除了病人,我不习惯和人距离这么近。啊……你刚才问我是哪个科室的?我是产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!

    第一次她的容貌攻略失败。

    心肝不但不失落,还有些小兴奋,她像是没听到他那句“不习惯和人距离这么近”,自顾自的站到他身边,眼睛亮亮的看着他,“哇!你这么年轻就是医生了,好厉害啊。你今年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25!”

    “我24!”心肝笑眯眯的掏出手机,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看到你就觉得好眼熟,好有缘分,咱们能加个好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没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拒绝人也要找个好理由,这年头谁没手机啊。再说了,你是医生,如果碰到紧急情况,医院还要联系你的,你说没手机……这不是忽悠人呢吗。”

    她攻势太猛,一旁宋连城看不下去了,解释说,“心肝,谢言不是敷衍你,他不用微信,加不了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还有人不用微信?”心肝瞪眼,“老古董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言默默的掏出口袋里的老年机,在心肝面前晃晃,笑着说,“我用的手机确实是老古董,只能接打电话或者发发短信,没有别的功能呢。”

    喔嚯!

    这年头竟然有年轻人用这种手机?

    老年人也都换智能机了吧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他这手机看着有些年头了,灰色的外壳都被磨的褪色了,按键上的数字几乎也被磨没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侧目看过来。

    心肝也有些傻眼,“你,你干嘛用这种手机啊?”

    “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虽然穷,但难得的是他一点也不自卑,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里,笑着说,“其实还是挺好用的,而且每个月通讯套餐很便宜,十几块钱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哑口无言,半晌她才看向宋连城,“宋叔叔,你们医院的薪水是不是有待提高啊?”

    宋连城不知道想到什么,露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。

    谢言主动解释,“萧小姐你误会了,医院的薪水待遇各方面都挺好的,是我个人习惯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人习惯用老年机?

    心肝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奇葩。

    她顿时来了兴趣,笑眯眯的凑近谢言,“那咱们不加好友了,你把你手机号给我一下吧,万一我以后哪里不舒服,还能咨询咨询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产科大夫,萧小姐是怀孕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谢言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,“如果身体不舒服,还是尽量来医院做检查,而且我平时也挺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一次被拒绝,心肝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见心肝吃瘪,众人憋笑。

    同时他们觉得,谢言可能真是个奇葩。

    难道他看不出来心肝对他有兴趣,分明就是在勾搭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