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8章 我一定负责到底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车子刚抵达康华医院,萧心肝就带着医护人员赶到了现场,刚打开车门,医护人员就抬着萧睿上了担架。

    萧睿失血过多,这会儿脸色白的吓人,按在伤口处的毛巾已经被染成了鲜红色,他握着安暖暖的手,强撑着没有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看到萧睿的情况,心肝抽口凉气,“怎么伤成这样……舅舅!舅舅你快过来给他看看!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颗心全扑在萧睿身上,压根没注意到别人,听到心肝这样喊,她才发现心肝身边还有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看不出年龄,一头银发披肩,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对襟长袍,长袍非常精致,领口袖口和襟口都绣着精致的祥云。他眼睛是漂亮的丹凤眼,腿脚应该不太方便,坐在一辆轮椅里,他斜靠在轮椅后背,看上去慵懒随意,浑身却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强大气场。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他推着轮椅上前,掀开染血的毛巾,看到萧睿身上插着的弹簧刀,他眼皮都没有动一下,随手把毛巾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心肝紧张,“舅舅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轮椅上的男人正是龙御天,龙御天伸手,“剪刀!”

    心肝赶紧把剪刀递给他,他剪开萧睿身上的衬衣,撕开扔掉,脸色一直没有变化,直到……他看到萧睿的小腹。

    他小腹上八块腹肌整整齐齐的码在那里,看着非常结实。

    龙御天眉头一挑,笑着评论,“中看不中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担架上,萧睿脸色发黑,“舅舅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七八个人就把你打成这样了!”龙御天啧啧有声,“你爸年轻的时候可没你这么没用,你妈年轻时候对付三五个人也不成问题,就是心肝和星星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。以后出去千万别说功夫是跟我们龙家学的,我丢不起这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嘴角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龙御天可不管他是什么反应,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布包展开,露出里面一排明晃晃的银针,他抽出一根,在手指捻两下,扎在他身上的大穴上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萧睿身上像刺猬似的扎满了银针,安暖暖惊奇的发现,萧睿刚才还在流血的伤口,血止住了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,小心的问,“这是……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止住血了而已。”龙御天收了手,这才正视安暖暖,看到她的脸,再看看萧睿受伤也不愿意松开的手,他眉头又是一挑,似笑非笑的说,“感情是英雄救美,啧,没那个金刚钻还要揽瓷器活,活该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萧睿咬牙,“舅舅!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龙御天大手一挥,吩咐医护人员,“扔手术室把刀取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听他虽然嘴毒,可神色轻松,不自觉也放松了下来,她确认,“他这是脱离危险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龙御天看了眼他受伤的位置,靠在轮椅上轻笑,“不过……留不留后遗症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瞬间紧张,“后遗症?”

    “你说巧不巧,这一刀恰好就伤了肾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安暖暖还没反应过来,追问说,“那后期能调理好吗?”

    龙御天勾唇轻笑,“难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脸色更僵硬了,“舅舅!”

    “叫我干嘛!”龙御天似笑非笑,“为谁受的伤就找谁负责,我还能保管你下半辈子的‘性’福?”

    迟钝的安暖暖压根没听出龙御天的潜在意思,闻言,愧疚的她马上开口,“我负责,我一定负责到底!”

    萧睿的表情登时一言难尽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……你可别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安暖暖万分愧疚,认真的看着萧睿,“你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推卸责任,在你好之前,我一定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面色顿时十分古怪,他似乎在憋笑,几秒后才说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止住了血,萧睿精神好了些,他费劲的对心肝勾勾手,“录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心肝马上收了手机,咧嘴奸笑,“全录下来了,等会儿就发你手机上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心肝看了眼茫然脸的安暖暖,感觉她就是被大灰狼盯住的小白兔,跑是不可能跑的掉了,内心顿时对她万分同情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。

    她和安暖暖虽然是好朋友,可萧睿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兄弟,他们萧家的优良传统就是帮亲不帮理,亲疏有别,她肯定要帮自家兄弟的。

    她拍拍萧睿的肩膀,“咱俩谁跟谁!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龙御天大手一挥,跟医护人员说,“赶紧把他推手术室取刀,伤患还这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医护人员当即把他推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术室外。

    龙御天虽然嘴巴挺毒,可手术的时候到底也没离开,心肝和安暖暖也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期间。

    心肝问安暖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安暖暖没有隐瞒,一五一十的把情况说了,最后自责说,“是我连累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自己的选择,跟你没关系。”心肝安慰她说,“如果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被人伤害,自己却因为害怕选择逃跑……那就不是我们萧家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安慰完安暖暖,心肝看着手里染血的毛巾,眼神骤然阴郁下来,她是个急性子,马上就坐不住了,“蹭”的一下站起来,骂道,“娘的,怪不得今天一天我胸口都闷闷的。我弟弟长这么大,我都没舍得揍他一下,这些人竟然敢把他伤成这样,当老娘是吃素的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安暖暖赶紧拉住她,“心肝,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给我弟弟出气去!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龙御天悠悠开口,“别以为睿睿不在现场,你就能占他便宜了,那臭小子闷着坏,让他知道你又叫他弟弟,他铁定让你吃闷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脚下一个踉跄,她赶紧回头,干咳一声,“咳!你们别告诉他哈,我先走一步,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说着,一溜烟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心肝一走,门口就剩下安暖暖和龙御天,独自面对萧睿的长辈,安暖暖突然感觉有些……紧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