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4章 无情的女人哪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惊了。

    他不会真的还有证据吧!

    看着萧睿稳操胜券的样子,她慌忙去抢萧睿手里的手机,却被他轻松避开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是有这么回事儿。”安暖暖哈哈干笑,“你也说了,那是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时候嘛,过家家怎么能当真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萧睿眯眼看着她,语气有些凉,“从小到大,我一直记着你当时说的话,所以,我从来没谈过恋爱,没找过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瞪大眼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他这么洁身自好……是因为她?

    安暖暖突然觉得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等你,你现在告诉我,当年的话不能当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他语气太苍凉,安暖暖突然充满了愧疚感,“……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萧睿蹙眉看着她,“所以你不打算遵守承诺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绞着手指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承诺。

    他们那时候才几岁?三四岁,玩过家家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,谁长大了会把这种事情当真啊?这么较真的话,难道当年演她父母的小孩子,她还要去认个干爹干妈?

    再说了。

    她要是玩过好多次这种游戏,难不成游戏里每个男孩子,她都要嫁一次?

    她觉得萧睿有些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萧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语气沉沉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不懂事,有些玩笑话算不得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萧睿淡淡的说,“所以,还是打算赖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跟他说,结果就听到他“啧”了一声,然后提高了声线,“无情的女人哪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萧睿摆摆手,一副大方的样子,“这事我不跟你计较了,算你欠我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欠了他一个人情?

    “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目光凉凉一扫,安暖暖剩余的话马上吞进肚子里了。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欠他人情总比他缠着让她兑现承诺的好。

    再说了。

    她欠他的人情够多了,俗话说虱子多了不怕痒,那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安暖暖松口气,“行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还得时候记得还。”

    “还还还,只要你不让我杀人放火,我铁定还。”

    闻言,萧睿十分嫌弃的扫她一眼,“就你?杀人放火你能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安暖暖深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不生气!

    她不生气!

    他说话难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,她要跟他生气,迟早有一天会气死,在安暖暖暴躁之前,萧睿已经掀起嘴角,迈步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走,回家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她快步跟上他,走着走着,安暖暖突然反应过来,她大步追上他,“萧睿,你诈我的吧?”

    萧睿面色不变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证据啊!”安暖暖瞪着他,“你手机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证据吧!”

    萧睿双手插在口袋里,闻言眉头一挑,“还不算太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这样,你能承认自己说过的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常时候,用非常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彻底不搭理他了,她捂着耳朵大步走在前面,萧睿腿长,三步两步不费劲的追上来,“别气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安暖暖以为他能安慰她两句的时候,就听到他慢悠悠的开口,“本来就不太聪明,再生气变更傻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吸气,她脚步猛然一顿,“你能别说话吗?”

    萧睿不是个话多的人,可对着安暖暖,他就是很想撩拨她,每次看到她猫儿似地炸毛,他就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说,“我又不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求您了,别告诉我,我一点也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就是想告诉你。”萧睿咧嘴,露出一口白牙,“我最喜欢你现在这样,特别生气,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带镜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预感他不会说好话,干脆不搭话,可她不搭话,也不能阻止萧睿自由发挥,“你真应该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脸色。跟调色盘一样,一会儿青一会儿红,比川剧变脸还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气直窜脑门,安暖暖头顶冒烟,她实在没忍住,怒视他说,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一直没找女朋友其实都是屁话!实际上,是你这种嘴毒的人压根找不到女朋友,你这样的人……注孤生!”

    萧睿没有听过这个词,“注孤生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安暖暖阴恻恻的笑,“注定独孤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萧睿懒洋洋的说,“我这人认准的人和事是坚决不会改变的,如果你让我孤独终老,那我肯定阴魂不散的纠缠你一辈子,你肯定也得注孤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病!”

    “哇,这都被你发现了。”萧睿突然贼兮兮的凑近她,小声在她耳边说,“实不相瞒,我确实有病,医生说我是偏执狂……这事儿我一直瞒着没说,现在竟然被你发现了。咱们打个商量,我给你封口费,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咋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草率了。

    是她低估了某人不要脸的程度!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她不能再跟萧睿说话了,否则,她早晚被他气的心律不齐。

    她捂着心口,不再理会他,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堵住耳朵,不听他让人暴躁的笑声,脚下的步伐更快了。

    两人最终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萧睿美名其曰“要给安大庆制造机会”,以不能在家窝着为由,到香溢紫郡之后,他就驾车带安暖暖出了门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。

    逛街,吃饭,看电影一样没落下。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萧睿根本就是在假公济私,可偏偏,她什么都不能说,还得感谢他。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两人十点多才驾车回小区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两人都猜测安大庆性格谨慎,不会这么快动手,可事实证明,狗急跳墙,当天,两人刚从车里出来不久,就出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