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2章 面瘫闷骚+戏精

    “你真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想起小时候的事情,安暖暖看心肝的眼神都亲热很多,她拽着心肝的手不松开,“你变化好大啊,我记得你小时候胖嘟嘟的,超可爱。”

    心肝捂脸,“别提了,黑历史不堪回首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记得你经常带好多零食分给我,有同学欺负我,你还会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萧睿死死捏着行李箱的扶手,他终于忍无可忍,大步走进来,冷着脸说,“你每次被欺负,保护你的人明明是我。萧心肝那时候胖的走两步都喘,她能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喂,萧睿你说话要讲良心。”心肝不乐意了,扭头瞪他,“我小时候是胖不假,但是我也是个灵活的胖子,什么时候走两步就喘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“擦!你笑的好欠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没理她,他随手把行李放到柜子旁边,大步走过来,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俯视安暖暖,“想起心肝没想起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目光闪烁,“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起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跟小时候比起来……性格没怎么变,还是高冷范。”

    萧睿等她说下去,结果等了半天她都没再开口,他顿时心生不满,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安暖暖点头,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瞬间郁结,脸色也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心肝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萧睿顿时一个冷眼扫过来,心肝一激灵,不敢幸灾乐祸了,她清清嗓子,替安暖暖辩解,“其实不能怪暖暖,你小时候性格本来就很孤僻,天天冷着脸不说话跟个门神似地,会忽略你也很正常嘛。小时候我就经常跟你说,说你性格不讨喜,让你跟我学着多笑笑,你还不乐意,现在知道性格开朗的重要性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憋气。

    他拖着行李箱,转身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他。”见安暖暖略有不安,心肝摸着安暖暖的手,趁机占便宜,“萧睿从小性格就这么不讨喜,别惯着他,让他自己消化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他公报私仇,趁机不让我转正。”

    心肝像被点了笑穴,笑的前俯后仰,“哈哈,暖暖你长大之后更有意思了,哈哈哈,你放心吧,萧睿我还是了解的,他顶多在工作上给你使点小绊子……不让你转正是不可能的,他喜欢你,巴不得你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萧睿脾气从小就古怪的很,他人是长大了,但是性格脾气没有什么长进,而且他十八岁就管理这么大一个公司,当时年龄小也没人服气他,他又不能露怯,时间长了,就养成了这么个面瘫脸……呃,当然,跟他自己本身也有关系,他小时候就面瘫,现在只是情况更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,他不但面瘫,还闷骚。他这人的心思比山路还曲折,简直九转十八弯,他心里想什么,他从来都不说,就想着让别人猜,猜不对他还不高兴。你别看他腰细腿长,看着很MAN,我跟你说,他内心深处,比古代的深宫怨妇戏还多,别人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蛆,谁能精准的猜到他在想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蛆……

    这形容词,安暖暖胃里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就听到心肝继续说,“他要莫名其妙突然不高兴了,你别管他,也别惯着他。他要惹你不高兴了,你就可劲儿作,让他也别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她好像误会了什么,连忙说,“心肝,我跟萧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心肝眨巴眨巴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不是男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心肝瞪大眼,就在安暖暖以为她要说什么的时候,她突然默默的竖起了大拇指,安暖暖一脸懵逼,就听到心肝说,“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任何事物,得来的越不容易,对方就越会珍惜。”心肝说,“就让他慢慢追,咱别急着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的手从安暖暖手上挪到她胳膊上,她抚摸着她的皮肤,她的皮肤跟绸缎一样,顺滑中带着一丝丝凉意,触感好的不得了,心肝幸福的眯起眼,嘴上却说,“我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,好多男人看上去衣冠楚楚的,了解了之后才发现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!萧睿虽然跟我一母同胞,但咱俩是最好的朋友,我肯定不能偏向他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背后突然一阵熟悉的凉意。

    一扭头。

    心肝就看到眯着眼在门口站着的萧睿,他身上带着她熟悉的寒气,见她看过来,他嘴角轻挑,“继续说啊,怎么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着脸的萧睿心肝不怕,但是这样带着危险的笑容……心肝当即就怂了。

    她讪笑,“呵呵,我和暖暖开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萧睿目光落在她抚摸安暖暖手臂的手上,心肝一个激灵,赶紧松开。

    “你很闲?”

    赶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心肝赶紧从床沿坐起来,“啊……我突然想起我店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暖暖我先走了,我过两天再来找你玩儿,有事儿找我就给我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

    心肝从房间离开,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对萧睿做了个鬼脸,这才离开,听到大门关上,萧睿才进了卧室。他告诫安暖暖,“以后离心肝远点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愕然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刚才对你上下其手你没感觉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感觉到!

    不过,听他这话……

    “心肝……她喜欢女的?”

    “不!”萧睿冷笑,“她的口味二十年如一日,她喜欢好看的,看到长的好看的就走不动路,不论男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忍不住替她辩解,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碰到长的赏心悦目的谁都愿意多看两眼,和性别没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继续冷笑,“别人是看,她是直接上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之,你离她远点,否则被占了便宜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他们不愧是双胞胎,一个说自家兄弟是披着羊皮的狼,一个告诫她远离对方。

    思索间。

    眼前突然冒出一张放大的脸,他离的太近,近到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,安暖暖下意识的往后躲,下一秒,他的双手按住她的肩膀,不让她逃脱。

    安暖暖浑身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