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1章 同居?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安暖暖立马翻出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之前她为了彻底和安大庆断绝关系,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,她迅速从黑名单里把安大庆的手机号码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萧睿猜到她要做什么,按住她的手,“安暖暖!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这么做,谁都阻止不了我。”安暖暖红着眼睛看他,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,“我恨他!我恨不得他现在就赶紧死掉!他害了我妈妈两次,还间接的害死了我外公外婆,可他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,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抓住他的犯罪证据!”

    “警方会调查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等了。”她说,“我一分钟都不愿意等了,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接受法律的制裁!萧睿,你别拦我,如果换了你,你也会这么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叹口气,终究是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安暖暖立马拨通了安大庆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呦,不是说断绝关系,还把我拉进黑名单了吗,怎么又打电话来了。”电话那端,安大庆十分得意,“是不是听说我从警局出来了?安暖暖,我说过,你斗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得意太早,小心闪了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我为什么不能得意,只要想到你拿我没办法,我就高兴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捏紧手机,“我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十九年前,那场车祸,还有催眠,我全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突然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安暖暖才听到安大庆加重的呼吸声,又停了几秒,安大庆重新开口,他声音压低了一些,声音显得十分阴冷,“小畜生,我只恨当初一时心软!”

    “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安暖暖冷笑一声,“安大庆,你害死我外公外婆,还设计车祸害我和我妈,他们几个人是不在了,可我还活着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会想办法找出真相,送你进监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不顾安大庆那边是什么反应,安暖暖迅速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萧睿把她和安大庆的对话听完,揉揉她凌乱的头发,“这样危险的事情,只能做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不自在的挪开脑袋,她低声说,“不是被逼无奈,谁会以身犯险。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故意打这么一通电话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故意让安大庆知道,她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安大庆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本来就在接受警方的调查,就算他安排好了一切,毕竟做贼心虚,他肯定有危机感,这个时候,他知道安暖暖什么都想起来了,他会做什么?

    杀人灭口!

    他不会留下这么一个潜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就是故意要做这个靶子。

    警方暂时不是抓不到安大庆的犯罪证据吗,那她就制造证据出来,只要安大庆敢动手,她就有机会。

    而安大庆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会动手。

    现在知情人就安暖暖一个,谁敢保证拖的时间长了,她不会把事情告诉别人?多一个人知道真相,他就多一份潜在的威胁!

    “别怕!”萧睿握住她的手,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安暖暖摇摇头,“你不了解安大庆,他这个人做事之前会仔细筹谋,如果让他发现我身边有保镖,他肯定不会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面色不变,“谁说我要安排保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扭头看她,就看到萧睿对她微微勾唇,“忘了我跟你说过,我从小练过功夫,三五个人近不了我的身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决定,最近几天,我要寸步不离的保护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睿说寸步不离,那就是真的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当天。

    他就打电话让心肝去他房子里把他的换洗衣服收拾一下送了过来,心肝误以为他已经成功登堂入室,激动的嗷嗷直叫,萧睿也没跟她解释,只让她赶紧过来。

    心肝是个大八卦,听到这消息,马上放下手里的一切,赶紧把萧睿的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两件就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按门铃,萧睿开的门。

    刚进门,她就拉着萧睿,一阵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眼抽筋?”

    “呸!你才抽筋呢!”心肝瞪他一眼,把手里的行李箱交给他,她撞了下他的肩膀,露出猥琐的笑容,“臭小子,你行啊。上次见你们不是还没确定关系吗,这才几天竟然就同居了。我说你也真是的,要同居也该让暖暖搬到你那边去啊,你搬到她这边算什么,当小白脸?”

    萧睿面无表情,“这套房子也是我出钱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你这个是员工福利。说白了,你还是占暖暖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满脑子带颜色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谁说住一起就是同居占便宜,就不能是合租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瞪大眼,嘴角轻挑,难得的解释了一下,“她生病,我照顾她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照顾,住一起照顾?”

    心肝拉长了声线,显然是没相信他,萧睿怕她口无遮拦,只能警告的扫她一眼,“她妈妈过世了,你在她面前别乱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笑容僵住,面色正经下来,“过世了?怎么回事,她妈妈不是从植物人状态醒过来了吗!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总之你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,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卧室。”

    心肝头也不回的往卧室走,“我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房门没关。

    心肝走到卧室就看到安暖暖正靠坐在床上,她不知道在想什么,连她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,心肝伸手敲敲房门,安暖暖马上看过来,心肝对她微笑,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

    “心肝?快进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挑眉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怎么觉得安暖暖对她的态度,好像比之前熟稔一些呢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。

    并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她刚坐到床边,安暖暖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,心肝颇有些受宠若惊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的事情。”安暖暖弯起眼睛,“我记得,小时候我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!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萧睿脚步猛然一顿。

    想起心肝了,那他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