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0章 不配做人

    “你,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安暖暖觉得安大庆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她泪雨纷飞,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安大庆的却眯起眼,定定的看着她,眼神阴郁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乖暖暖,你先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他伸出来的手,脸色惨白,更深的缩进衣柜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安大庆就知道,她什么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一冷,一把拽住安暖暖的手腕,强行把她从衣柜里拖了出来,安暖暖吓得尖叫,安大庆一把捂住她的嘴,压低声音威胁,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毕竟只是个四岁的孩子,果然吓得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安大庆摸摸她的头,“这才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年幼的安暖暖浑身汗毛倒竖,她泪光闪动,抓住安大庆的手,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呼唤。

    安大庆微微一愣,阴冷的眼神变的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亲生女儿,是他亲手照顾,亲眼看着一天天长大的亲生女儿,安大庆到底有些心软,一旁的刘雪莉看出他的犹豫,马上说,“大庆,我知道一个心理医生,催眠术一流。”

    “催眠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刘雪莉看了眼安暖暖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,她曾经嫉恨齐青凭着条件好,勾走了她的男人,并且生下了他们共同的孩子,当然,她对长相和齐青有几分相似的安暖暖也没有好感。可是……随着齐青成了植物人,她的心态也发生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种唇亡齿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日夫妻百日恩。

    安大庆和齐青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,齐青从来没有做过对不住他的事情,可安大庆为了钱财,为了前途,还是能一边做体贴丈夫跟她相处,一边又计划周密,害她性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他对她能有真情?

    她不信!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,如果不是确认她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,她又是什么结局?

    刘雪莉不敢想。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,她的敌人从来都不是齐青,而是安大庆内心深处丑陋的欲望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她对齐青恨突然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她和安大庆说,“有一些催眠师很厉害,能让人失去部分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玄乎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去咨询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安暖暖被催眠,丧失了部分记忆,关于安大庆和刘雪莉的这一场谈话,她更是忘的一干二净,安大庆不放心观察了她很长时间,确定她是真的忘了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安暖暖捡回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。

    安大庆对这个女儿到底产生了隔阂,看着安暖暖成天在他身边晃悠,他心里总是不舒坦,后来等她长大一些,他干脆直接把她送去了寄宿学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睿听的面罩寒霜。

    齐青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非要说错,就是她爱错了人。

    而安大庆呢?

    他简直不配做人。

    靠着齐家发家不可耻,谁都想少奋斗二十年,可……最起码,是不是应该对齐家报着感恩之心?

    而他呢。

    一边啃着他们的骨头,吃着他们的肉,一边还憎恨齐家二老是老不死,憎恨他们不肯把财产交给他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齐家二老毕竟不是他的亲人,齐青……虽说夫妻一场,可到底他目的不纯,可暖暖呢?

    安暖暖是他货真价实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齐青每天去接安暖暖上学放学,明知道那场车祸安暖暖也在车子里,可他还是那么做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是齐青以母亲的本能保住她一命,否则……年幼的她根本没有长大成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,为什么安大庆冒着巨大的风险也要害死齐青了。

    齐青……

    从植物人状态醒来之后,决口没提过安大庆,她,必然是知道什么的,而安大庆心里明白她知道什么,所以为了防止事情有变,必须在她开口之前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畜生!安大庆他就是一个畜生!”安暖暖手忙脚乱的找出她的手机,全身发抖,“我要报警,我现在就要报警,我要揭穿他这个人渣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萧睿却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松开!”

    “不能报警。”对上她疯狂的眼神,萧睿冷静的说,“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,可是,我们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证据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倏然咬紧了牙关。

    “现在安大庆已经被带到警局协助调查,如果这个时候报警,警方肯定会询问他,那样只会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捏紧手机,红着眼说,“我就只能这样……什么都不做吗。”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警方的调查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调查结果说来就来,话音落下不久,萧睿手机就响起来,是方伟打来的,他马上接通,电话那端,方伟马上把警方的调查结果口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齐女士接到的那通电话是路边的公共电话打过去的,那个公共电话比较老旧,周围都没有监控。而安大庆……医院监控的确显示他去过医院,但是时间不长,他总共就在病房里待了不到十分钟,他说他从医院离开之后就直接回家了,警方去安家问了安家的佣人,佣人可以证实安大庆确实不到十点就从外面回来了,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没有出去过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当即说,“佣人领安家的薪水,说的不一定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警方也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警方调取了安家的监控,监控里确实显示安大庆九点五十分从外面回来,中间一直没有再出去。而齐女士接到电话的时间是十一点,也就是说安大庆有不在场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虽然手机是他给齐女士的,可他一口咬定他送手机是出于好意。是为了让齐女士有事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他。他有不在场证明,警方没有留他的理由,已经让他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知道安大庆有所准备,可听到这个结果,安暖暖还是气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死死的揪住床单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让安大庆逍遥法外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脑袋里灵光一闪,她当即有了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