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9章 你,听到了什么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!

    她全都想起来了!

    当年。

    车祸之后,妈妈成了植物人,有一天她听到了安大庆和刘雪莉的对话。

    那时候,妈妈刚确诊成植物人,安大庆就把刘雪莉带回家,她很排斥刘雪莉和安思雨,处处找她们母女俩的麻烦,她知道刘雪莉怕老鼠,那天,她专门从外面买了好几只小仓鼠,然后偷偷躲到刘雪莉房间的柜子里,准备把那些仓鼠全放进她柜子。

    结果,她刚躲进去,刘雪莉和安大庆就一起从外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缩在柜子里,透过柜子的缝隙往外看,就看到安大庆抚摸着刘雪莉的肚皮,眼神温柔又慈爱,“这臭小子可比我有福气多了,我们小时候有什么?成天在田里玩泥巴,吃个糖就跟过年似地,这孩子一出生什么都有了。对了,我在郊区看中了一套别墅,等儿子一出生就把房子买下来落到他名下去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靠在他怀里娇嗔,“你也太宠着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老安家的独苗,我不宠他宠谁,我还指望他以后给我养老呢。”安大庆哈哈大笑,“以前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有自己儿子了。齐青就是矫情,哪个女人不生孩子,就她嫌辛苦!生暖暖的时候她差点没命是不假……那能怪谁,还不是怪她自己身子骨太弱!”

    “大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老实告诉我,齐青的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安大庆脸色突变,他马上环顾四周,发现是在房间里,他才松口气,然后转头怒斥刘雪莉,“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,你仔细掂量着,这话是能说的吗!”

    刘雪莉讪笑,“我就是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问也不能问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靠在他怀里,语气带着小心翼翼地试探,“你跟我有什么好瞒的,咱们俩是夫妻,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我还能出卖你啊!再说了,如果真是你,我心里肯定得记着你的好啊。以后儿子长大了我也得告诉他,你爸爸为了你什么都能付出,得教育咱们儿子孝顺你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安大庆听的高兴,他眉开眼笑,他摸着刘雪莉的肚子,压低声音说,“我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咱们儿子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吃了一惊,“还真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安大庆瞪她一眼,“我要不这么做,咱儿子生出来就是个私生子,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可以离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婚?”安大庆冷笑,“雪莉,经过这么多事情你怎么还这么单蠢!我现在有的一切全都是齐家给的,齐家那两个老东西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,要不是齐青铁了心跟我在一起,他们根本不会让我们结婚。结了婚两个老东西也从来不信任我……他们到死都防着我,专门找了律师立了遗嘱,等他们俩死了,他们名下的财产和公司全都给齐青。我要跟齐青离了婚,齐青能分我一半财产?想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刘雪莉吸口气,“你老是告诉我,齐青她爸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干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斜睨她一眼,“你也别觉得我心狠手辣。他们两个老不死的成天在齐青面前说我坏话,时间长了,齐青心里能不犯嘀咕?为了出人头地,我隐忍了这么多年,怎么能让这两个老东西坏我的好事。他们不是想揪我小辫子吗,我就专门露出破绽让他们揪,他们揪住我小辫子又怎么样,我早就想好了解释的说辞,齐青最后还是相信我。而他们……只能一边憎恶我,一边在心里生闷气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俩年纪大了,身体本来就有很多毛病,这一郁结,可不就很快挂了吗!”

    刘雪莉呐呐无语。

    “齐青要知道我跟你的事儿,她不但不会分我一半家产,说不定还会让我净身出户,我筹谋这么多年才有今天的一切,谁也别想抢走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所以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怪就怪她命不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太了解她了,前段时间,她看我的眼神一直不对,我总觉得她知道了什么,那就更不能留着她了。你这是什么表情?她死了,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,等过段时间,我把财产都弄到手了,咱们就领证结婚,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安太太,到时候咱们儿子出生了就是安家的大少爷,以后咱们的这些财产全都是咱儿子的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似乎是试探,也似乎是吃醋,笑着说,“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你和齐青做了几年的夫妻,你倒是狠得下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法子,谁让她挡了我的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小心些,可别被人抓住了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计划的很周全,齐青的车子本来就不爱保养,刹车片磨损严重,任谁也猜不到我在零件上动了手脚,交警不也判定是普通的交通事故?!不可能有人找到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衣柜里。

    安暖暖虽然年幼,却也听懂了。

    她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,浑身发抖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妈妈……

    她和妈妈的那场车祸,竟然是爸爸……是爸爸一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她很想从衣柜里出来质问他,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她恐惧极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眼前的爸爸跟她记忆中的爸爸根本不是一个人,他像个恶魔……她只能死死的捂住嘴巴,不让他们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——”

    “吱吱——”

    小仓鼠在衣柜里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暖暖吓得脸色惨白,她想拿衣服把笼子盖起来,遮住那声音,可她的手在抖,抓衣服的时候,不小心在柜子里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捂住嘴,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衣柜门被从外面拉开,她看到脸色铁青的安大庆,看到她,安大庆似乎有些错愕,“暖暖?你怎么在这里!”

    看她眼神惊惧,满脸泪痕,安大庆吸口气,他上前两步,把安暖暖逼到柜子的角落,眼神很暗,嘴角却挂着一如往日的慈爱笑容。

    “乖暖暖,告诉爸爸。你,听到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