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8章 我又不嫌弃你

    安暖暖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刚开始她浑身发冷,后半夜又浑身发热,她一直不停的做梦,梦里是她小时候,有她,有妈妈和安大庆。

    像是打乱的电影画面。

    每个画面都连不上。

    先是梦到小时候她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的画面,然后……画面一转,她又看到了那场车祸,她看到浑身是血的齐青。

    再之后。

    她又梦到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,画面里好像有谁在对话,她听不清对话的内容,只知道那对话很重要,她仔细去听,却怎么也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她还梦到两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好像是在一个学校,她小时候性格文静,不爱说话,经常被别的小朋友欺负,看到她被欺负,两个孩子中那个胖嘟嘟的小姑娘就会冲上来,扬起拳头对欺负她的小孩一阵呲牙咧嘴,另一个男孩则一直站在她身边,一边语言嫌弃她太笨,一边却又拿她爱吃的巧克力哄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知道自己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甚至分不清自己的梦是真实的,还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走马观花一样。

    她又梦到了很多人,很多事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的几个室友,许谦,还有萧睿……一整夜,梦境不断,最后,安暖暖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满身的汗,喘息着从床上坐起来,她抓着胸口,心口疼的几乎窒息,她的眼泪“哗”的一下,无声落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她的手被人紧紧握住,她茫然的抬头,就看到身边坐着的萧睿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安暖暖以为还在梦里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她呆呆地点头,睁开眼才发现这是她自己的房间,而房间外,光芒大盛,她歪头看着床头柜上的闹钟,发现已经是上午九点钟。

    安暖暖有些傻,她昨天不是和欣意一起回来的吗!

    “欣意呢?”

    “去上班了。”萧睿眼睛都不眨的扯谎,“她说在实习期不能翘班,让我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安暖暖努力回想,她觉得自己忘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,可她只要深响,脑袋就是一阵钝痛,像是有人拿锤子在敲击她的太阳穴,一下一下,脑袋像是要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她捂着脑袋,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萧睿顿时紧张起来,他赶紧倒来一杯温水,“是不是头疼,喝点水,赵欣意说多喝热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是真的渴了。

    她发了汗,退了烧,身上的水分严重流失,嘴巴和喉咙干的像要冒火,一杯水下去,像干涸的土地得到滋润,嗓子顿时舒服很多。

    “还要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睿又给她倒了一杯,坐在床边喂她喝下。

    安暖暖退烧了,可身上还是不舒服,身上提不起力气,浑身的肌肉都疼,像是睡着之后被人敲了几棍子,全身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疼的。

    喝完水,她重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萧睿身上,这才发现他还穿着灰色的家居服,这会儿衣服已经有些皱了,她再看他的眼,赫然发现他眼底有些暗红,她一愣,“你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挺敏锐!

    萧睿实话实说,“后半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,不知道什么滋味,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话,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安暖暖摇头,“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赵欣意走的时候特意交代,让你醒来一定要吃点东西。”萧睿扶着她,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,让她靠的舒服点,“我给你叫点外卖吃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她拒绝,他就说,“反正我也是要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不等安暖暖说什么,他就开始下单,知道她没有胃口,他特意给她点了一份清淡的小米粥,自己也点了一份吃的。

    刚点完就听到她的声音,“九点多了,你今天不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舔舔嘴唇,“我已经好了,你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!”萧睿打断她,他抬头定定的看她,“我要在这里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然没有找借口,就这么直白的告诉她,他留下是特意照顾她的,安暖暖心里有些乱,被子下,她的手纠结的抓住床单,她避开他的视线,“你不用这样,我妈不在了,你……不用扮完美男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演的。”萧睿按住她的肩膀,不容她逃避,“我对你,没有一刻是演的!安暖暖,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哑了两秒,“我现在……不想谈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跟你说一声。”萧睿放开她,嘴角一弯,“让你知道我的心意,在你这里排个队,等你想谈恋爱的时候,脑袋里必须第一个想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专横啊!

    外卖很快到了,安暖暖在萧睿的逼迫下吃了半碗小米粥,萧睿自己也点了一碗粥,他一个大男人饭量不小,一碗粥下去肚子根本填不饱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安暖暖瞪眼,“那是我吃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淡定的喝着剩下的半碗小米粥,闻言头也不抬,“我又不嫌弃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吗!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他用她用过的勺子喝她喝过的粥,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困了就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安暖暖眼睁睁的看着萧睿把那半碗粥喝完,然后露出心满意足的餍足表情。

    她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她躺在床上背对着萧睿,来个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起初是赌气,可很快,安暖暖就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又做了那场关于车祸的梦。

    这一次。

    她听清了梦里那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再次喘息着醒来,她猛然坐起,脸色煞白,见状萧睿立马走过来,她跪坐起来,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臂,疯了一样喃喃呓语,“我想起来了,我什么都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安大庆!是安大庆!十九年前,我跟我妈那场车祸……是他一手策划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