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7章 我不是禽兽

    安暖暖不是个娇弱的人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,一番折腾下来,她还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她觉得浑身发冷,裹紧被子还是控制不住的发抖,她想睁开眼睛,眼皮却像有千斤重,根本就睁不开。

    身边的赵欣意是被热醒的。

    昨天从墓地回来,她不放心安暖暖,就留下来陪她,哪知道睡到半夜,身边像着了火,她迷迷糊糊,伸手一摸,安暖暖浑身滚烫。

    赵欣意一惊,当即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打开灯。

    就看到安暖暖整个人蜷缩成虾米,她呼吸很重,嘴里在不停的呓语,却听不清在说什么,人已经烧迷糊了。

    赵欣意赶紧爬起来喊她,“暖暖……暖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睁开眼,眼神茫然,赵欣意注意到她眼底都是红血丝,她赶紧把安暖暖扶起来,“快起来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发烧!”赵欣意在她脑门摸了一下,烫的厉害,“起码有三十八九度,你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?”

    “冷……”

    赵欣意扒掉她裹紧的被子,“赶紧跟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暖暖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安暖暖闭上眼,有气无力的说,“我自己的身体状况……我知道,吃点药就好了,客厅药箱里有退烧药,你帮我拿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。”安暖暖勉强笑笑,“我很少生病,每次不舒服吃几颗药再睡一觉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欣意拗不过她,只好赶紧下床找药,她很快就找到药箱,再进屋的时候捧着热水和药,扶着安暖暖喂她把药吃下,等她把药吃下去,赵欣意才说,“等会儿要还不退烧,就必须跟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迷迷糊糊的点头。

    赵欣意叹口气,扶着她躺下来,见她伸手就要拉被子,她按住她的手没好气的说,“真烧迷糊了,连最基础的护理常识都忘了?高烧不退的时候身上不能裹太厚,影响散热,被子就别盖了。”

    生病的安暖暖很乖,老老实实的放了手,蜷缩着睡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欣意找来体温表,给她量体温,趁她量体温的间隙,又去卫生间打了盆热水,把毛巾在热水里投了投,拧成半干。然后解开她睡衣的扣子,用温毛巾擦拭她额头,脖颈,手心,手臂窝,膝盖窝,看时间差不多,她拿掉温度表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三十九度整!

    赵欣意吸口气,又用温毛巾擦拭她的腋下,然后是脚心。

    她一遍遍的擦拭着,温水凉了就倒掉重新换水,忙活了整整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物理降温,加上药效发作,赵欣意再摸摸她的额头,没有刚才那么烫了。

    她重新给她量了体温。

    三十八度。

    已经在退烧了,赵欣意松口气。

    她刚准备收拾一下,自己也躺一会儿,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“叮”的一下响起来,赵欣意把手机拿过来,解锁一看,竟然是萧睿发来的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“她淋了雨,小心她夜里起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欣意看了眼时间,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发消息,毋庸置疑,大佬绝对喜欢她家暖暖。赵欣意睡意全无,拿着手机劈里啪啦的打字回复,【大佬,关心暖暖怎么不给暖暖发消息啊。】

    消息很快就来了,【现在是凌晨两点。】

    【?】

    【会吵到她。】

    赵欣意差点吐血,一瞬间她特想骂人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怕吵到暖暖,就不怕吵到她?

    感情她就是一炮灰!

    赵欣意磨牙,偏偏对面是大佬,她骂人也只能在心里骂,于是,她默默的发送了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边消息很快又来了,【她情况怎么样?】

    【刚退烧睡下。】

    这一次,那边好半天没动静。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睡着了?

    赵欣意翻个白眼,随手扔开手机,她把温度表和水盆毛巾收拾好,刚躺在床上,还没来得及把灯关掉,就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欣意很想表演胸口碎大石。

    到底是怕吵到安暖暖,她披了件外套,踩着拖鞋,认命的去开门,通过可视门铃往外看,外面的人果然是萧睿。

    赵欣意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萧睿应该是来得急,身上穿着一套家居服,手里拿着一把雨伞,他穿着拖鞋就来了,这会儿脚下的拖鞋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急的衣服都没换,显然是把暖暖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赵欣意本来心里还有点火,看到萧睿这样火气登时烟消云散了,她弯腰找出一双拖鞋,萧睿换上鞋,随手把雨伞立在玄关,“她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吃过药,正在退烧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抿唇,他大步往卧室的方向走,卧室的灯打开,房门也没关,刚到门口他就看到床上躺着的安暖暖,她蜷缩着躺着,脸颊酡红,眉头紧皱,整个人看上去无比脆弱。

    萧睿眸色倏然暗沉。

    他大步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赵欣意赶紧冲过来,她拦着萧睿,见他冷眼看过来,她吓了一跳,却还是站着没动,“大佬,这半夜三更的,你进暖暖的房间……这,不大合适吧?”

    萧睿看了眼地板上的水迹,知道赵欣意照顾安暖暖许久,也知道她是关心安暖暖,他眼神软化一些,“我不是禽兽!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她病成这样,我不会对她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绕开她,坐到床沿,淡淡的说,“你去隔壁休息吧,我来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赵欣意满脸怀疑,“你……会伺候人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面色僵住。

    见状,赵欣意幽幽叹气一声,她把温度表找出来,放到他手里,“隔半个小时给她量一次体温,把温毛巾拧半干,搭在她额头上物理退热。”

    因为男女有别,她没让萧睿给安暖暖擦别的位置,只跟他说,“发了汗就是退烧了,退烧之后她应该会口渴,你可以多给她喝点温开水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认真的点头。

    啧!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!

    看!

    碰到这种专业问题,大佬也要听她的。

    赵欣意还挺有成就感,她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去了隔壁,离开前不放心的跟萧睿说,“我就在隔壁,你搞不定的话就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,谢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