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6章 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看到萧睿,许谦也很惊讶,他大步走过来,收了雨伞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,看他身上有些水迹,萧睿抽出一条毛巾给他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许谦手一顿,他擦拭短发上的水,低声说,“一个朋友的亲人过世了,我过来送一送。”他转眸问他,“我还想问你呢,今天是工作日,你怎么也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家人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许谦眉头一挑,“朋友?什么朋友面子这么大,我猜猜,大概是个女性朋友?”

    萧睿淡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啊。”许谦十分惊奇,“前段时间心肝姐逮着谁就说你有喜欢的人了,还说那女孩长得特漂亮,之前我还不相信,现在看来,还真是喜欢啊。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为了谁工作日不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没好气,“萧心肝就是个大喇叭。”

    许谦忍不住笑起来,“唔……心肝姐确实比较爱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直接说她八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对你那个心上人可太好奇了。”许谦笑着说,“想知道到底谁这么有本事,能让你这么个不近女色的人这么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干脆让我留下,一睹芳容呢。”

    “场合不对。”

    也是!

    人家家里人过世了,这会儿估计心里正难过着,确实不适合介绍朋友认识。

    许谦本来也是打趣,闻言当即点头,“行!等你介绍,你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还等着你给我当伴郎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!你怎么知道咱俩是你先结婚,我还等着你给我当伴郎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萧睿才想起来,见许谦把毛巾递过来,他随手接住,挑眉问他,“之前听干爹说你上大学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,听你这话……看来谈的不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叹口气,明亮的眼睛顿时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最近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,我们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正经联系过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。”许谦又笑起来,“反正我认准了她,等这段时间过去,她那边的事情解决了,她心里也好受一些,那时候我工作也差不多稳定了,到时候我再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许谦各方面都非常出挑,除掉长相和家世不说,他从小跟干爹一起长大,耳濡目染之下,干爹的温和和温柔他学了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他做事还特别低调认真,并且善于替别人着想。

    谁跟他在一起,绝对能被宠成小公主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看许谦的态度,他那个女朋友,好像对他有些冷淡?

    简直不识抬举!

    “你先前不是打断继续深造?”萧睿皱眉说,“你别告诉我,你突然接手干爹的公司,其实也是为了她?”

    许谦实话实说,“有她的原因,也是因为我爸……他年龄不小了,也该歇下来享受人生了,我爸虽然嘴上不说,但是我看的出来,他特羡慕萧伯父现在的退休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脸一黑,“全世界能找出几个我爸那样的!恨不得拔苗助长让我赶紧长大,他退休了是爽了痛快了,让我十八岁就管理公司,当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他也真想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谦想到萧睿以前刚接手公司的惨状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幸灾乐祸!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,突然想起那时候你熬的眼圈发黑,特别像国宝,一下子没忍住。”

    萧睿眼睛一眯,斜睨他一眼,“还好我已经过来了,不像某人,刚刚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笑容僵住。

    他揉揉脸,叹气,“还是跟小时候一样,瑕疵必报。”

    萧睿反问,“你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行!我认输!”许谦举手投降,“实不相瞒,我最近确实忙的焦头烂额,我公司还有事儿,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许谦拉开了车门,萧睿神色才正经下来,“刚接手公司,肯定有不少人想看笑话,也有不少人使绊子,有些事儿公司元老不见得会指点你,碰到不清楚的问题可以问我,好歹比你早进公司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许谦撑起伞,关上车门,笑眯眯的看着萧睿,“放心吧,你这么个大好的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,碰到问题我会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挥挥手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许谦撑着伞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里碰面,但是两人谁也没想到他们都是为了一个人来的,毕竟……安岭墓地这么大,办丧事的人也不少,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巧合?

    就像许谦想不到萧睿的心上人是安暖暖,萧睿也想不到许谦那个“不识抬举”的女朋友会是安暖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谦刚走。

    萧睿就撑着伞下了车,他到底还是不放心安暖暖,决定出发去找她。

    风很大。

    即使打着伞,也没有太大作用,大风很快就卷着雨,把膝盖以下的位置沾湿。身上一湿,就觉得有些冷意。

    萧睿想起安暖暖穿的还是单薄的黑裙,忍不住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半路,就看到安暖暖在赵欣意的陪同下往这边走来,她们两个只打了一八三,安暖暖全身湿透,赵欣意一边撑着雨伞,一边抱住她的手臂给她摩擦取暖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萧睿眸色微凉,马上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走到安暖暖身边,他想都不想,把她从赵欣意伞下拉到自己伞下,她的手被冻的冰凉,几乎没有犹豫,他脱掉外套披在她肩膀,“怎么弄成这样!”

    口气略带责备和心疼。

    安暖暖已经缓过神,她摸摸湿掉的头发,小声说,“伞歪了,没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眼眶微红,到底没忍心再责怪她,抿了抿唇,把外套裹得紧紧的,“先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!”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赵欣意看着两人的背影,嘴角狠狠一抽。

    喂!

    她又不是空气,萧睿看不到她这个大活人的存在吗!

    过分了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