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5章 总要习惯一个人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她和许谦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许谦怀里抱着一束百合花,他目光依旧温柔,只是,今天多了一些忧郁,他看着浑身湿透的安暖暖,没说话,弯腰静静的把百合花放到齐青的墓碑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开口,空气像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几秒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,对视一眼之后又瞬间躲开,紧接着又异口同声地说,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还是安暖暖先开口,她目光落在那束纯白的百合花上,声音微微沙哑,“你怎么知道我妈喜欢百合花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提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咬唇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她说的话,他都会记着,她垂下眼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苦笑,“我们之间,已经生疏成这样了吗!如果不是欣意告诉我,你是不是压根没打算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,咬唇说,“大家都很忙,我不想麻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来送我妈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目光复杂的看着她,最终还是没忍心责怪她,轻轻叹口气,他撑着伞,和安暖暖并肩站在墓碑前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,前些天我看了你的新闻采访,上面说阿姨恢复的很好,这才短短几天,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。来的路上我给医院打了电话,院方的说法也很含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眼眶又是一热。

    原来。

    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许谦还在关心着她。

    她已经报警,事后警方肯定有动作,她也没打算隐瞒,三言两语把事情告诉了许谦。

    许谦愕然,“你父亲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安暖暖捏拳,厉声说,“他不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安大庆对安暖暖不太好,不是个好父亲,却想不到他竟然能丧心病狂到这个份上,前妻都昏迷十九年了,好不容易醒来,他竟然能下这样的狠手!

    什么仇什么怨?

    许谦看着安暖暖。

    明明前两天才刚在电视上看到她,才短短几天,她整个人好像瘦了一圈,她披着他的外套,他的外套穿着她身上空荡荡的,更显得她身形单薄,肩膀瘦削。她应该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,眼睑下一片青黑,眼部红肿……她身上已经湿透了,鬓角的碎发贴在脸上,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。

    许谦心疼。

    他近乎贪婪的看着她,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安暖暖摇头。

    “暖暖,别一个人硬撑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安暖暖捏紧雨伞的伞柄,垂眸说,“真的不需要,我已经报警了。就算安大庆是只千年狐狸,我相信警方也能抓住他的狐狸尾巴。他敢谋害我妈,就要做好接受法律制裁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许谦摇头,“我是问,以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倏然沉默。

    打算?

    她现在没有任何打算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每年过生日许的愿望都是让妈妈赶紧醒过来,她一直坚信,她一定会醒来的,所以,她学护理专业也好,她去萧氏集团硬拼也好,都是为了让她快点醒来,这是她的信念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妈妈没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的信念没了,她甚至不知道以后该为了谁努力,生活好像瞬间失去了意义,她也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目标。

    等给妈妈报仇之后,她该做什么?

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安暖暖很茫然。

    许谦突然靠近她,目光也紧紧落在她脸上,“暖暖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安暖暖知道他要说什么,她捏紧手指,“对不起,我现在只想赶紧让安大庆受到法律的制裁,别的……什么都不想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眸色微暗,却也理解她的心情,他点点头,“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又开始想哭。

    许谦从来都是这样,永远都站在她的立场上想问题,永远尊重她,不管她做什么决定,他从来都不会逼她。

    而她。

    不明不白的跟他分手,到现在还欠他分手的原因和一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身上的外套是她熟悉的味道,还带着他身上残留的温度。

    外套很暖。

    她身上却很冷。

    她浑身湿透,衣服再披下去,也不会给她带来温暖,相反,还会弄湿他的外套。她抬起手,脱掉外套,转身,把外套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穿着吧,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把衣服放到他面前,面色柔和,神色却很坚定。

    许谦笑容苦涩,“暖暖,非要跟我分这么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安暖暖摇摇头,笑着说,“我,总要习惯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谦心口微疼,看着她,最终还是叹口气,把外套接了过来。他蹲在墓碑前,默默的擦掉上面照片上的水迹,在心里默默的说,“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,竟然是以这种方式。阿姨,您安心走吧,不用担心暖暖,以后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站在她身边陪着她,这次,我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。”

    默默的说完,他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许谦问她,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再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被一层浓郁的悲伤笼罩,许谦知道今天不是个谈话聊天的好时候,略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她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为了看到犯人伏法,也要好好保重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。”许谦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,塞进她手心,“别哭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鼻子陡然一酸,她说不话,只能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许谦撑伞离开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他不放心安暖暖一个人,打了电话让赵欣意来陪她,远远的,看到赵欣意出现,他才真的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车处。

    萧睿打方伟的电话,问了警方那边的进程,知道安大庆被警方带到警局调查,他眼底冷光乍现,交代完方伟,挂断电话,他看了眼腕表,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距离安暖暖上山已经一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正犹豫要不要上山去看她,突然看到前方路上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,他马上降下玻璃,对外面的人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阿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