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4章 再脆弱一下下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给齐青办追悼会。

    齐青已经没有亲朋好友,安暖暖自己的朋友也少,为了防止场面太冷清,她干脆就不办了,她找了灵车,去火葬场火化,再次从火葬场走出来的时候,她手里抱着一个灰色的骨灰盒。

    大雨还在下。

    安暖暖穿着一身黑,胸口别了一只小白花。她一手抱着骨灰盒,一手抱着齐青的遗照,目光有些空,一步步走的很缓慢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萧睿沉默,走过去默默撑开了雨伞。

    他同样一身黑色,胳膊上用别针别了一条黑色的布条。安暖暖不说话,沉默的往前走,他也没开口,只默默的给她撑伞。

    大雨劈里啪啦的打在伞面上。

    尽管打了伞,可雨太大,两人裤脚还是湿了大半,身上也沾染了不少潮气,萧睿看她漫无目的得走,终于还是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茫然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,我开车带你过去。别拒绝,再这样走下去,阿姨的照片会湿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垂下眼,“好!”

    萧睿招招手,身后开车紧跟着两人的司机就赶紧踩了油门,把车停在两人旁边,萧睿把雨伞交给司机,让司机下车,他自己来开车。

    安暖暖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安岭墓地。”顿了几秒,她接着说,“我外公外婆葬在那儿,我在外公外婆旁边,买了个墓地。我外公外婆去世二十多年,我脑袋里已经没有他们的记忆了,不过我记得,小时候我妈经常跟我提起他们,他们很爱我妈,我想,我妈肯定愿意待在他们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睿知道安岭墓地,那里是云城出了名的墓地,说是一块风水宝地,价格非常昂贵,安暖暖的外公外婆有钱,所以葬在那里不稀奇。他知道安暖暖之前中彩票中了一笔钱,把欠医院的余额缴清之后,不知道还剩余多少,够不够支付墓地的金额。

    他有心想问她钱够不够,却从后视镜看到她眼睛失神,叹口气没出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大雨。

    车子在半个小时之后抵达墓地。

    车子不能上山,只能停到停车场,萧睿想陪她一起上山,安暖暖拒绝了,“不用,我没事儿,我就是,想单独跟她再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安暖暖下车,萧睿从后备箱给她拿了把雨伞,撑开放到她手里,安暖暖鼻子有些酸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暖暖已经联系了这边的工作人员,她刚下车就去找了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驾车带她上山,墓地上名字已经刻好,照片也已经贴好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,骨灰盒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骨灰盒,几秒钟后又松开,她咬着嘴唇,沉默的把骨灰盒交给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打开墓碑,把骨灰盒放进去,又重新合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工作人员问她,“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安暖暖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想单独在这里待一会儿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离开,墓地处只剩下安暖暖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雨淅沥。

    空气微凉。

    入目之处全是死气沉沉的墓碑,墓碑上是笑容鲜活的照片,这种反差,让人看的心里发凉。再加上偶尔一阵带着雨的风吹过,落在身上凉飕飕的……这场景其实有些恐怖,安暖暖却一点也不害怕,她看着齐青的照片,再看看齐青旁边外公外婆合葬的墓碑,轻轻把雨伞倾斜,仿佛这样就能替他们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她蹲在地上,用手擦照片上的水迹,像平时聊天一样,声音温柔,“妈,不好意思啊,忘记买花了。我记得您最喜欢百合和康乃馨……我朋友少,有两个都在外地,大家都很忙,所以我就没通知她们来送您最后一程,我知道您喜欢热闹,让您这么冷冷清清的走,您别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神鬼,但是这几天我总是忍不住想,如果人死了真的有魂魄就好了。这样的话,您就能看到我给您报仇,您也能瞑目了。您最放心不下的人是我,放心吧,以后……我会坚强,勇敢面对生活,我是您齐青的女儿啊,可不能丢您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在那之前,让我脆弱一下下,就一下下……我保证,这次之后,我再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安暖暖蹲在墓碑前,她哭的很平静,眼眶的眼泪无声往下流,肩膀没有颤抖,就连声音都是平静的,不从正面看,没有人会发现她在流泪。

    她抱着墓碑,仿佛这样就是抱住了齐青。

    雨伞倾斜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暴露在大雨里,衣服很快就被雨水浸透,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上,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安暖暖喜欢这样的冷。

    齐青火葬之前,她抱了她一下,那时候她刚从医院的太平间推出来,冻的浑身僵硬,当时她抱着她的时候,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冷意。

    这种冷。

    让她感觉妈妈还在抱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安暖暖没有回头,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紧接着她头上的雨点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一抬头,她就看到撑在头顶的雨伞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她就被人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安暖暖眨眨眼,也用力回抱住赵欣意,赵欣意抱紧她,捶打她的背部,红着眼眶责怪说,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伯母出事你都不通知我,让我送她最后一程!”

    “欣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从同事口中知道消息,赶紧赶过来,你是不是打算葬礼办完了也不跟我说一声?你……你别哭啊!好好好,我不怪你,不怪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脑袋埋在她胸口,无声的流泪,赵欣意心疼的不得了,抱着她也跟着哭。

    等两人情绪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赵欣意才红着眼在墓碑前送上一束白菊花,“伯母,您放心,暖暖不是一个人,以后我会替您照看她的。”
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看了眼某处之后,跟安暖暖说,“暖暖,我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赵欣意脚步渐渐远去,没多久,又一阵脚步声传来,安暖暖以为是赵欣意回来了,没回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一件白色的男士外套搭在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安暖暖猛地转头,顿时僵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