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1章 绝对是故意的

    七百万?

    这个数字,简直像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因为,好巧不巧,安思雨的违约金刚好也是七百万!

    而他。

    正准备从公司从抽出七百万,支付安思雨的违约金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们绝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安大庆捏紧拳头,“解决方案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两个解决方法,要么高价把原材料买了,亏一笔钱先把签约的这些客户家搞定,要么,就只能违约,支付违约金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脸色铁青,“高价买原材料要亏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安总,您也知道,云城的装修公司没有五百家也有三百家,这些年竞争一直很激烈,咱们主打的又是价格战,这次为了拉这笔生意做口碑,价格原本就压的很低,几乎没有利润。如果原材料上涨百分之五十,咱们手里所有的客户加起来,恐怕也要赔两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总,您决定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横说竖说,还是要掏钱出去。

    安大庆心里滴血。

    做生意不赚钱就算了,让他赔老本出去?

    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咬咬牙,“把合同上的材料,全都换成次一等的。”

    “换次的?”电话里,男人大惊失色,“安总,这样的话……客户验收的时候发现了,也是违约啊,而且这些年咱们公司的口碑……一直都不太好。这次接这些订单,本来就是为了做口碑的,如果口碑坏了,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难关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!”安大庆喝道,“就这么决定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被暴打一顿,又被萧睿明着算计,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这会儿设计师还在那边逼逼叨叨,他已经忍无可忍,怒道,“可是什么可是!要不然我这个老板让给你做,你来教我怎么做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噤声,把剩下的劝告全都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,所有的原材料工厂同时涨价肯定不是偶然,很显然,有人故意搞他们,这种情况下,肯定有不少眼睛盯着他们呢,如果这个时候把材料换掉,到时候闹起来,那就不是口碑的问题,是公司的生死存亡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人家当老板的都不在乎,他一个打工的操心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安大庆依旧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安暖暖可真是他的好女儿!

    前脚才走,后脚就给他制造了这么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安思雨愤愤的说,“肯定是安暖暖教唆萧睿,让他对付咱们家的,要不然怎么这么巧,所有的供应商都要涨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,我自己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可她怕啊。

    她怕她爸破产,好不容易安大庆现在就她一个继承人,如果他破产了,她就是最直接的受损方,安思雨怕事情有变,张嘴想和安大庆提违约金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一抬头,对上安大庆阴郁的眼神,她又把话吞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她爸正在气头上,这个时候提违约金,就跟火上浇油一样,只能起反作用。

    还是等他情绪平静下来再找机会说吧。

    安思雨低着头,一眼不发的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还没有包扎完毕。

    家里就来了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一个西装男人在刘雪莉的带领下,来到了主卧,看到主卧里一片狼藉,西装男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十分冷静淡定。

    安思雨觉得男人有些眼熟,她看男人西装革履,手里拿着公文包,浑身散发着成功男人的魅力,又看到男人和刘雪莉站在一起,差点以为他是刘雪莉新找的情人。

    显然,安大庆也是这么认为的,他当即就质问起来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从容不迫的走进主卧,自我介绍说,“你好,我是何毅,安暖暖小姐的委托律师!”

    “安暖暖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何毅轻笑,“这次来,是受安小姐委托,跟您谈谈齐女士和您离婚时的财产分割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脸色一变,“我们都离婚十九年了,离婚的时候财产早就分割完毕了,现在哪还有财产分割问题!”

    何毅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离婚协议,放到安大庆床头,淡淡的说,“这是十九年前您和齐女士的离婚协议,当年齐女士是植物人状态,没有行为能力,所以,上面她按的手印是无效的。还有上面的签字,也是您代签的吧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闭着眼,拒不回答。

    何毅神色如常,笑着说,“您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这次来是我的委托人抱着和谐友好的协商态度,如果安先生拒不配合,那咱们就只能走司法程序了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倏然睁眼,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在提醒您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咬牙,“滚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明咱们协商失败了。”何毅把协议拿回来,笑着说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毅好像真的只是来通知他一声,通知完之后,没有丝毫停留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。

    主卧里充满了低气压。

    安大庆捏着拳头,眼睛赤红,一副随时都能找人拼命的架势,“她以为找个律师来就能吓到我了?可笑!她能找律师,我也能找!思雨,你马上帮我联系云城最好的律师,我就不信了,我还打不赢这个官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城最好的律师?

    安思雨豁然瞪大眼睛,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的男人看着这么眼熟了。

    她惊恐的道,“爸,何毅!刚才那个律师是何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云城最有名的民事诉讼律师,最擅长处理合同纠纷,家庭纠纷和继承纠纷。我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的采访,新闻上说,他经手的案子,胜诉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,他是国际上都颇负盛名的大律师,全球五百强公司,他们律师所合作的就有三百多家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心一沉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白着脸说,“在云城,根本找不出比他更强的民事诉讼律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