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0章 动手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安暖暖和萧睿离开之后,安思雨才敢上前,刚才安暖暖拿着花瓶碎片伤人的时候实在是太可怕了,她生怕被波及,完全不敢动。

    这会儿两人走了,她赶紧跑上前表孝心,伸手扶起安大庆,安大庆身上全都是血,她一伸手就摸到一手猩红的湿热,那感觉让她非常不适,她悄悄在地毯上抹了一把,这才把他扶起来。安大庆浑身是伤,身上每根骨头都疼的叫嚣着,他强撑着站起来,眼前却一阵阵发黑,安思雨把他放到床上躺着,他缓了半天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爸,安暖暖太嚣张了,跑到咱们家伤您,她把您打成这样,已经是故意伤人了,我们不能这样放过她,爸,我们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心一沉,以为到了这个时候安大庆还不舍得伤害安暖暖,念头刚刚闪过,就听到安大庆喘着气说,“不能报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一愣,立马想起刚才安暖暖说的话,她心里有些打鼓,“爸,安暖暖她妈真的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安大庆一个阴冷的眼神扫过来,那眼神,像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,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,安思雨一个激灵,顿时不敢提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“那,我送您去医院吧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安大庆移开目光,“让佣人进来帮我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怎么会轻易放过讨好安大庆的机会,当即说,“佣人笨手笨脚的,哪会这个,爸,我来帮您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思雨赶紧去客厅找药箱,刚到客厅就看到刘雪莉还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连姿势都没有变化过,安思雨顿时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妈,安暖暖和萧睿刚才来把我爸打的浑身是伤,你坐在客厅,没听到我爸的惨叫声吗?你不找安暖暖的麻烦就算了,怎么也不去瞧我爸一眼啊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依旧坐着没动,她眼睛都没有从手机上挪开,闻言只淡淡的说,“他自己活该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害死别人的妈,别人没弄死他就算便宜他了,他以为安暖暖不动手是怕他?嗤——人家是怕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吓了一跳,“您的意思是说,安暖暖她妈,真的是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终于放下手机,和安思雨对视,“不然呢!安暖暖为什么发疯!”

    “可我爸……他为什么这么干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应该去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爸真的杀人了!

    安思雨第一反应不是担心安大庆,而是担心会不会连累到自己,可转念一想,事情是安大庆做的,她全程没有参与,所以,就算调查也查不到她身上来。

    她顿时舒口气。

    拿了药箱,正准备去主卧,安思雨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,她心脏怦怦乱跳,看向刘雪莉说,“妈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爸要对齐青下手?”

    刘雪莉目光闪烁,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胡说,之前你还叮嘱我千万别让我去医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刘雪莉嗓音一沉,面色陡然严肃下来,她看了眼客厅的佣人,“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吸口气,有些失神的回了主卧,主卧里,安大庆躺在床上哼哼,他身上流了不少血,把银色的床单被子都濡湿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赶紧去洗手间打了盆热水,然后打开药箱,找出一把剪刀,“爸,衣服不好脱,我直接用剪刀剪开,可能有点疼,您忍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思雨用剪刀把衣服剪开扔掉,看到安大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她顿时抽口气。

    安暖暖那个小贱人下手真狠啊。

    爸爸浑身上下都找不到好的地方,要么青紫一片,要么血迹斑斑,看着十分吓人,她扔掉剪刀,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棉球沾了酒精给他清理血迹,安大庆疼的面色扭曲,安思雨看他疼就赶紧停手,看他面色缓和一些就继续给他擦。

    边擦边骂安暖暖,“安暖暖太过分了,仗着有人撑腰,敢跑到咱们家作威作福,把您伤成这样还敢威胁您,那死丫头现在是翅膀硬了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面色阴冷,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“早知道她是个白眼狼,当年……老子就不该心软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一愣,“呃?”

    “当年她出生的时候,我就该把她掐死!”

    安思雨不怕事儿大,煽风点火,“她今天跟失心疯似地,跑到咱们家来撒野,我就怕她会继续发疯,毕竟她现在傍上了萧睿,万一她在萧睿面前吹枕边风……咱们家就是一个小小的装修公司,萧睿动动手指……不不不,他只需要放出咱们家得罪他的风声,咱们家的生意恐怕就玩完了。爸,你得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是安大庆最担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后悔啊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当初他就不该待价而沽,直接找个条件不错的男人把安暖暖嫁出去,这样她也不会有机会碰到萧睿,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。

    刚这样想,床头的手机突然狂响起来。

    安大庆胳膊疼动不了,跟安思雨说,“帮我接听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安思雨赶紧按了接听键,刚接通电话那端就传来男人焦急的声音,“安总,不好了!咱们公司和厂家订的系统窗厂家突然不发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止这个,还有咱们一直合作的瓷砖墙砖,厂家之前答应给的优惠突然不给了,不但没优惠,厂家还说现在原材料上涨,以后咱们公司所有的订单,全都要百分之五十的涨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    百分之五十?

    那他还赚锤子的钱!

    他想到萧睿会动手,只是没想到他动作这么快,安大庆顾不上身上疼,抓起手机坐起来,“联系其他的供应商。”

    “联系过了,所有的供应商都是这样回应的,而且看那态度,根本没得谈!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咱们和客户签了合同,如果原材料到不了,咱们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装修完毕就算违约,按照合同,要赔一大笔违约金!”

    “违约金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客户加起来,足足有七百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倒抽一口凉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