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9章 毁掉你在乎的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安大庆下意识地跳起来,下一秒,花瓶落在墙上摔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看着碎成渣的花瓶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他躲那么一下,花瓶就不是落在地上,而是落在他脑袋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,是要谋杀他啊。

    “孽种,连你老子都敢打,是不是想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言不发,她疯了一样,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安大庆身上砸,花瓶,烟灰缸,茶杯,相框……安大庆在床上边骂边躲,可到底还是被砸了几下,他顿时大怒,从床上跳下来,踩着拖鞋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发什么疯!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是不是,看老子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他扬手就要往安暖暖脸上扇,萧睿哪会让他碰到安暖暖,一把攥住他的手腕,用力一折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手以诡异的姿势吊着,安大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安大庆没防备,竟然被她踹到在地,安暖暖红着眼,抓起床上的笔记本电脑,对着安大庆的脑袋,狠狠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安大庆又是一声惨叫,抱着脑袋愤怒的大骂,“小畜生,你真的敢!动手打自己的亲爹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在你不会放过我之前,我会让你……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揪住他的领子,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砸到他脸上,“告诉我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目光一闪,“这不是我给你妈买的手机吗,怎么在你手里!”

    “装!还跟我装!”

    安暖暖劈里啪啦给了他几巴掌,安大庆愤怒的要把她掀飞,却被萧睿一脚踩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安大庆大吼,“萧总,就算你是萧氏集团的总裁,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,跑到我家里闹事,你眼里有没有法律!我们现在在处理家庭矛盾,你有什么资格插手!”

    “你,跟我讲法律?”想起齐青死不瞑目的样子,萧睿脚下狠狠一用力,看安大庆疼的面色扭曲,他才冷冷的道,“一个杀人犯,你,配吗!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说,谁是杀人犯!”

    安暖暖拿手机砸在他鼻子上,安大庆鼻子顿时血流不止,他愤怒的扭头瞪着安暖暖,“安暖暖,你这个畜生,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能为所欲为,今天你这样对老子,老子全都记着,总有一天,老子要十倍百倍的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言不发,抓起手机,重重砸在他嘴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安暖暖你个混账玩意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几下之后,安大庆的脸已经鲜血淋漓,红肿成了猪头,他再也没有力气叫嚣,整个人死猪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安暖暖半跪在安大庆身上,用膝盖顶着他的心脏,她眼睛一片赤红,“为什么害我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的眼睛肿的眯成一条缝,闻言他目光一闪,死不承认,“我什么时候害你妈了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我看到新闻,知道你妈醒过来,夫妻一场,我好心去看望她,为了怕她无聊,我还专门给她买了个手机解闷,老子好心好意,你少往老子头上泼脏水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冲动。

    相反。

    她非常冷静。

    冷静到清楚的从他的话语里抓出漏洞,“你怎么知道我妈无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妈醒过来之后,我一直在陪着她,今天才第一天去上班。新闻出来已经好几天了,而你……好巧不巧,什么时候没去医院,偏偏选了今天。或者说……你早就从新闻上知道我妈醒来的消息,这几天一直暗中观察,知道我今天去了公司,知道我妈身边就一个不认识你的护工,所以,你特意选在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以为谁天天没事儿就守着电视看新闻?我昨天才知道你妈醒过来,所以今天一大早去看望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通电话,是不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安暖暖把手机屏幕打开,调到通话记录页面,揪住他的领子,迫使他往手机上看,安大庆看都没看,立马反驳,“不是我!我只是好心送手机给她,压根没有给她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送手机,顺便还安了张手机卡进去!”安暖暖冷笑,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!”

    “你爱信不信!”

    安大庆梗着脖子,“我今天一大早就在家,压根没有出过门,你妈死了跟我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妈死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冷冷的看着他,“我只说你害我妈,没说你害死了她,那么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妈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红着眼,对他一阵拳打脚踢,怒吼道,“安大庆!你这个人渣!你们都离婚这么多年了,我妈又碍着你什么了,为什么要害死她,为什么!!我杀了你,我要给我妈报仇!!”

    安暖暖疯了。

    她抓起地上的花瓶碎片,往安大庆脸上身上招呼,安大庆惨叫连连。一旁,萧睿安静的看着,只要她不碰到安大庆的要害,他都随她发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安大庆已经进气没有出气多。

    而安暖暖也已经精疲力竭,萧睿扶着她站起来,她靠在他的肩膀,居高临下的俯视浑身是血的安大庆,“我……不会杀死,跟你这种人同归于尽,我嫌脏!安大庆……那个电话,不管是不是你打的,都跟你脱不了关系。你害死我妈……我绝不会放过你。你的命该由法律来制裁,我会报警,让警方彻查我妈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她喘口气,继续说,“我知道,你有计划的害死我妈,肯定捏造了很多的假证据,没事,警方不是吃素的,会一点点剥开真相。在进大牢之前……我也不会让你好过。你毁了我最重要的人,那么……作为回报,我也会毁掉你最在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亲眼看着,看着自己一点点的失去重视的一切,而你一边害怕着,一边又……无能为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