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8章 滚出来!

    安家别墅。

    安思雨看着外面的大雨,躺在沙发上发牢骚,“最近几天都是什么鬼天气,一直下雨下雨下个不停,连门都出不了。我爸刚给我的副卡啊,有钱不能出去消费的感觉太不爽了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自顾自的在手机上一通操作,闻言,头也不抬,“有车有司机,下雨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今天穿的是羊皮底的鞋子,一点水都不能踩,沾水就废了。”安思雨伸腿,把鞋子伸到刘雪莉跟前,“好看吗!某奢侈品的最新款,前两天刚到货,整个云城只有这一双。幸好我有这家奢侈品店柜姐的微信,要不然这鞋还抢不到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没理她。

    安思雨马上凑到她面前,不满的说,“妈,您干嘛呢,最近怎么天天手机不离手,你的宝贝闺女跟你说话你都不给个回应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刚凑过来,刘雪莉就迅速的按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妈,您干嘛啊,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撇嘴,她看了眼主卧的方向,小声说,“妈……不是我想管教你啊,之前你和蒋凡的事情……我爸已经不跟你计较了,这种时候,你可一定跟爸好好过日子,别再有什么小心思了。男人最不能容忍这种事情,你可千万别再犯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吸气,“我不是在跟男人撩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!”刘雪莉放下手机,她也看了眼主卧,冷冷的说,“不好好过日子的人,从来不是我。你爸,他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度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刘雪莉教导她,“总之,尽快让你爸把你的违约金付了,我怕时间长了,事情会有变故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安思雨就郁闷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让我爸赶紧把违约金付了,这件事一天不解决,我心里一天就不安,而且也影响我跟别的公司签约……可我爸最近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。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,今天好不容易回家了吧,一回来就进房间去了,还特意跟我说,让我不许去打扰他。我看他心情好像不太好,也不敢这个时候去触霉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刘雪莉靠在沙发上冷笑一声,喃喃自语道,“他是忙,忙着谋财害命,杀人灭口!”

    她声音太小,安思雨没听清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安思雨还想追问,就在这个时候,她听到佣人的声音,“大小姐,您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安暖暖?!

    安思雨斗鸡似地坐直了身体,她刚往外面看,就看到安暖暖冒雨大步冲进了客厅,她浑身湿透,头发被雨水黏在脸上,眼睛里似乎有火,又似乎有冰,整个人明明这么狼狈,却有种凄厉的美,让旁观者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安思雨恨得牙痒痒!

    贱人!

    要不是她,妈妈和蒋凡的事情也不会被曝光,那样的话,她还是非凡传媒力捧的新人,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被人起诉,还要付天价违约金的地步!

    来的正好。

    新仇旧恨一起算。

    安思雨“刷”的一下站起来,她瞪着安暖暖,“小贱人,你还有脸回来!”

    “安大庆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爸什么事儿,不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,又想回来靠家里了吧,我告诉你,门都没有!爸已经说了,从今以后,我才是他唯一的孩子,以后家里的财产和公司都是我的,你别想抢我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上前两步,死死的盯着她,“我问,安大庆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佣人把浴巾裹在安暖暖身上,眼看着姐妹俩又要大战,连忙说,“大小姐,老爷在房间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躺着!

    他竟然还睡得着!

    安暖暖想都不想,绕过客厅,大步冲向主卧室,安思雨正想组织她,突然看到她身后的萧睿,萧睿一身黑色西装,跟安暖暖一样,他身上也被雨水淋得湿透,额前的碎发落下来几缕,看着充满了不羁的野性。

    好帅!

    安思雨脚步顿时就挪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学表演,也混娱乐圈,圈子里俊男也不少,可她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气场能跟他一样强大,像是帝王一样,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臣服。

    尤其是。

    这么帅的男人还是萧氏国际集团的老总!

    简直就是泥菩萨被刷了金身,让人想不注意都难。

    安思雨庆幸自己在家还特意打扮了一下,她今天穿的是某奢侈品品牌最新款的白色连衣裙,搭配一双黑色的小羊皮高跟鞋,为了搭配这一身,她早上还特意用卷发棒卷了头发,画了个精致的妆容。

    安思雨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她虽然容貌比安暖暖差点,可她这一身光鲜亮丽,而安暖暖就跟落汤鸡似的,这么一对比,她怎么也有几分优势吧。

    安思雨瞬间变脸。

    她脸上绽放出一个柔美的笑容,然后扭着腰,款款走到萧睿面前,开口就要跟他寒暄,可还不等她张嘴,萧睿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,脚步一转,目不斜视地追着安暖暖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那个贱人都那样了,萧总为什么不能看她一眼!

    她不甘心,踩着高跟鞋,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整个客厅,唯独刘雪莉最冷静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甚至没有起身,看到安暖暖像只受伤的野兽,恨不得跟人同归于尽的背影,她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动手了啊……你……够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安暖暖用力踹门,房门却纹丝不动,她捶着门大喊,“出来!安大庆你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安暖暖用力捶门,嘶声力竭,“开门!你给我开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没动静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萧睿眸色一冷,他拉住安暖暖的手腕,把她往后扯了两步,然后抬脚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房门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安暖暖看到悠闲的躺在床上刷手机的安大庆,她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红着眼,抓起一只小花瓶,用力就砸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