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6章 节哀

    “安小姐!安小姐你快来,你妈妈进抢救室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水杯落在地上,瞬间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安暖暖大脑一片空白,脸上血色全无。

    她人还僵着,手腕却猛然一紧,是萧睿抓着她的手腕,用力把她拽出了茶水间,她整个人游魂似地,跟着他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方伟!”

    “总裁?”

    “备车,去康华医院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方伟迅速打电话让司机把车子开到楼下,而此时,萧睿已经拉着安暖暖,不顾众人异样的眼神,把她拽到总裁专用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门合上。

    萧睿见她整个人丢了魂一样,抿了抿唇,他按住她的肩膀,“事情也许没有你想象的严重,镇定点,到医院看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安暖暖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也许,也许就是小问题呢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小问题,怎么需要抢救?

    她死死咬住嘴唇,等下了电梯,走出公司大门,司机已经开车在大门口等着了,两人迅速上车,刚上车,萧睿就沉着脸拨打宋连城的电话,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,萧睿越听脸色越难看。

    安暖暖眼眶酸疼,硬是没敢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催促司机,“开快点!”

    “限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管开,我负责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司机轰动油门,车子加足了马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乌云已经压得极低,随着几声闷雷,酝酿了许久的滂沱大雨,终于还是倾盆而下。雨刷器疯狂工作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因为大雨,而且不是上下班高峰期,路上车辆并不多。司机把车子开到极致,最终,四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缩短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车子在医院门口稳稳停下。

    萧睿拉着安暖暖的手,大步奔向电梯。

    她的手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萧睿安抚她,“别怕,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不敢开口,怕一开口喉咙的酸涩就忍不住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两人乘电梯,迅速到达抢救室。

    抢救室外。

    宋连城带着几个医生等在外面,陪同的还有齐青的护工,护工神色不安,看到安暖暖大步跑来,她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!”

    安暖暖隐忍着,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,“我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护工脸色惨白,“送进去的时候……齐女士,齐女士她没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如遭雷劈,踉跄着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萧睿眼疾手快地扶住她,他吸口气问宋连城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们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,这才两个小时,怎么突然就送进去抢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宋连城抿唇说,“按理说,齐青已经清醒,而且每天都有检查身体,每次检查的结果也都是好的,正常的情况下,不会发生这种情况。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先等着,看能不能把人抢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睿看了眼安暖暖,她像被吸干了血,一张脸惨白惨白的,顿了顿,他问了出来,“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宋连城也看了眼安暖暖,抿唇说,“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没有把握!

    萧睿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抢救室外面焦急的等待着,气压低的可怕,只能听到护工偶尔的啜泣声,安暖暖靠在墙上,墙壁冰冷,那冷意蔓延到她身上,她觉得自己浑身发寒,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她抬头。

    死死的盯着“抢救中”那几个字,心里默默祈祷。

    老天爷!

    求求你,只要能把妈妈救回来,她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!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老天爷到底是没听到她的祈祷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“抢救中”的灯光熄灭,抢救室大门打开,众人立马一拥而上,安暖暖也想走过去,可她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,抬都抬不起来,她只能歪着头,死死的盯着抢救室的门。

    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。

    她看到抢救室的门打开,看到负责抢救的医生从抢救室里走出来,她看到医生缓缓摘掉口罩,她听到医生说了句什么,距离太远,她没有听清,也许是不愿意听清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她看到护士推着手术床从抢救室里走出来,床上的人……用一床白色床单盖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哭。

    她只是呆呆地想,为什么要用床单把妈妈盖着呢,天这么热,这样盖着多闷啊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护士把病床推到她身边,“安小姐,你再看你妈妈最后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我妈还在病床上躺着呢,她说过要等我下班的,这里不是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,您……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节哀。”安暖暖说,“我妈好好的,你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彻底失声了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萧睿眸色转暗,他吸口气,伸手去揭床上的白色床单。

    闪电一般。

    安暖暖迅速握住他的手,“不!别看!”

    “你骗不了自己。”萧睿盯着她的眼睛,“再看阿姨最后一面,不然……以后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。

    萧睿手指微微颤抖,他揭开床单。

    看到床上的人,安暖暖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是妈妈!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,眼神已经涣散,脸色是不正常的青灰色,她像是经历了什么事情,脸色狰狞,看上去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安暖暖却不害怕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不管妈妈变成什么样子,都不会伤害她。她抬手,落在齐青的眼睑处,她皮肤比她的手还要冰冷,安暖暖喉头发硬,她想合上妈妈的眼睛,可她眼部的肌肉早已僵硬,根本就合不上。

    死不瞑目!

    安暖暖僵硬的站在那里,像一块僵硬的石头。

    萧睿心里也难受。

    活生生在身边生活了好几天的人,早上还在对他笑,短短几个小时突然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……他都难受,更别说是安暖暖。

    萧睿握住她的手,“想哭就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像被掏空了一样,心里空荡荡的,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拨开齐青额前的碎发,把头发别到她耳后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她听到自己冷静到近乎冷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这两个小时,究竟发生了什么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