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5章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

    两人开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萧睿负责开始,安暖暖坐在副驾。

    快到公司的时候,安暖暖赶紧叫停。

    “停车!停车!”

    萧睿下意识的踩了刹车,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放这儿就行,我走着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挑,对她的小心思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怕公司的人发现他们两个一起上班会误会是吧!他不知道想起什么,眼底笑意一闪而过,也没为难她,直接给车子解了锁。

    安暖暖没想到这么顺利,连忙道谢,“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见她要下车,他叮嘱,“拿着伞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生病了,阿姨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萧睿已经掌握了她的命脉,没错,只要把妈妈搬出来,她就反抗不了,她乖乖打开后备箱,拿出那把黑色的雨伞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刚关上后备箱,萧睿的车子就轰鸣一声,轮胎溅起地面上的水渍,差点溅她一身,安暖暖赶紧两个大步跳开。

    她打开伞,慢吞吞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也是做贼心虚,觉得刻意和萧睿拉开距离,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他们俩是一起来的了。

    正是上班时间。

    安暖暖进公司的时候,正是人群高峰期,原本众人三五成群,边聊天边往前走,可渐渐的,聊天的声音没有了,起初安暖暖还没有在意,可渐渐的……她发现,有人……若有若无的在偷看她?

    她一扭头,别人就“嗖”的一下又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头雾水,她挠挠头,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等距离拉开,她就听到身后细碎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就是安暖暖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!除了她谁能打总裁的雨伞,本来我还以为最近几天公司的传言是假的,现在看来……真的不能再真了,咱们总裁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,现在却把私人物品交给安暖暖用,谁敢说他们是单纯的上下级,我脑袋揪下来给谁当板凳坐。”

    有人疑惑,“总裁私人物品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雨伞啊,那把雨伞是总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从哪儿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总裁的雨伞全都是定制的,他身上的衣服,配饰包括这把伞,隐秘的地方都有一个“x”标志,刚才安暖暖打的那把伞,伞布跟普通的雨伞就不同,我刚才仔细看了,伞柄的地方就标着“x”,肯定是总裁拿给她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安暖暖今天早上来上班,却打着咱们总裁的伞,也就是说他们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有人感慨,“看来咱们很快就要多个老板娘了,不知道公司多少女孩子要伤心了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板娘,说不定总裁就是跟她玩玩呢。”

    “嗤!你新入职的不知道,咱们总裁可不是爱玩的人,这些年,多少美女和才女对他投怀送抱他都不为所动,一直洁身自好,别的我不敢说,咱们总裁绝对不是那种花花公子。既然和安暖暖在一起了,那肯定就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听到那些议论声,她就是觉得,今天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。

    上了顶楼。

    她合上雨伞,工位上另外几个人马上热情的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呀,暖暖来了?”

    “快坐快坐,暖暖你最近成名人了,微博上到处都在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你妈妈身体好点了吗,什么时候能康复,你怎么没有多请几天假在医院陪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安暖暖颇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以为好几天不来工作,其他秘书要做她的工作,会引起其他人不满呢,没想到大家这么贴心。

    她笑着坐下来,很快融入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,安暖暖突然眼皮狂跳。

    她按住右眼,停了一会儿之后,眼皮又开始乱跳。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李米发现她的异样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眼皮突然一直跳。”

    “眼皮跳?”李米笑着打趣,“左眼右眼啊?我听老人说,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你嘛,肯定是跳左眼,马上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一跳,“我是右眼。”

    李米一愣,连忙说,“那都是过去老人的说法,咱们现在的年轻人还是要相信科学,科学告诉我们,眼皮跳可能是眼部疾病,面部神经受血管压迫,或者有炎症,也可能是药物刺激,不过我觉得最后一点比较靠谱,用眼过度,情绪不良。你前两天不是一直在医院照顾你妈妈吗,估摸着是熬夜熬的。你眼睛别对着电脑了,去茶水间看看外面的风景,再按摩一下应该就OK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安暖暖按着眼睛去了茶水间,窗外,乌云压的很低,预示着大雨可能会变大,也许会有一场大暴雨,也许是乌云压的太低,她的心情也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她捂着胸口,喝了一大杯水,心里倒是舒服一些,可眼皮还是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她想起小时候别人教的方法。

    掐了指甲大小的纸巾,用水打湿粘在眼皮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声音吓了她一跳,安暖暖捂着胸口回头,就看到萧睿不知道什么时候,端着一个咖啡杯,靠在茶水间的门框上,他也不知道来了多久,此刻,正眯着眼,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睛?

    安暖暖慌乱的把眼皮上的纸巾揉掉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挑,“茶水间是公共场所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你能来,我当然也能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睛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老板说谎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工作和生活状态真是一秒切换,安暖暖吸气,“真没事,就是眼皮一直乱跳,心情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左眼右眼?”

    “右眼!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拧紧,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和心肝是龙凤胎,每次对方生病或者不舒服,彼此都能感应到!”

    安暖暖脸色“刷”的一白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给阿姨的护工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看他表情严肃,一颗心也莫名提了起来,她赶紧掏出手机,然而,还不等她把电话打出去,手机就“叮铃叮铃”的狂响起来。

    是护工打来的!

    安暖暖心脏狂跳,连忙接通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