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4章 在一起,好像也不错?

    索性。

    安暖暖就托着下巴坐在沙发上,以局外人的姿态看两人互动。

    看妈妈对萧睿态度这么好,她心里有些泛酸,可……看着看着,她内心的某一处……好像被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窗外,大雨无情的砸在玻璃上,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窗内,萧睿和齐青相视而笑,气氛柔和。

    安暖暖忍不住想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和萧睿在一起了,这样的画面……好像也不错?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她怎么会有这种恐怖的想法!

    一定是今天妈妈给她洗脑,说了太多萧睿的好处她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安暖暖拼命摇头,把脑海中那个疯狂的想法赶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不玩儿微博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过了两天,她在微博的热度不但没有降低,反而更火了,有网友扒出了她的身世,知道她妈妈出车祸之后,她不被父亲和继母待见,从小就把她扔到寄宿学校生活。

    她的同学出来爆料。

    说她很穷,经常要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。

    可她爸爸明明挺有钱。

    一时间,网友们脑洞大开。

    “有后妈就有后爸,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,安暖暖小的时候明明也是个小公主,结果妈妈一出车祸,待遇马上就从天上落到地下。”

    “她爸爸也太过分了,明明这么有钱,家里就缺一双吃饭的筷子吗,这么小的孩子送去寄宿学校,也不怕孩子被人欺负。还好安暖暖足够优秀,没有长歪不说,还这么优秀,考上了云城大学,真厉害!”

    有人说,“她爸爸也没这么坏吧,要不然凭安暖暖一个学生,也付不起这么高昂的医药费啊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有钱,却连自己女儿的学费都不给交,这心眼还不够毒?至于给前妻交医药费?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安暖暖太可怜了,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生活不公,还能人美心善孝顺坚强,太励志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近几天热搜的前几名几乎都被她承包了。

    全网不但发动了“寻找安暖暖”的活动,还有人给安暖暖弄了个后援会,网友们热情的呼唤,让安暖暖这个正主赶紧露面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切,安暖暖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最近打电话来的经纪公司越来越多了,而且规模也从小公司变成了大公司,不过……她还没下定决心进娱乐圈。

    之前萧睿的话她还是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才艺,性格不讨喜,确实不太适合娱乐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在她的纠结中,缓缓地流逝着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安暖暖两天的假期又结束了。

    她还想跟萧睿请假,可她已经很久没有上班了,再请假,她自己心里这道关都过不去,再说,妈妈之后的康复需要很多钱,她还没决定要签经纪公司,在没有决定进去娱乐圈之前,她还是要老老实实的工作。

    毕竟,她现在实习期还没过呢。

    得知她要上班,齐青很支持,这两天,齐青说话已经不太费劲了,她拉着安暖暖,柔声说,“你不说妈妈也要赶你走了,该上班就好好上班,不能仗着公司是睿睿的就随便请假,要不然别人有样学样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睿睿的女朋友,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才更要以身作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你不用担心,有护工照顾呢,你要是不放心,下班的时候再过来。这两天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药粥的关系,妈妈感觉身上都有力气些了,你放心吧,有事儿我让护工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安暖暖要去上班,最高兴的人就是萧睿。

    这几天安暖暖请假,他每次从办公室走出来,习惯性的看她的工位,看不到她,他竟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上班好。

    上班了就能时时刻刻在他眼皮子底下待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安暖暖起了个大早,洗漱之后,她画了个淡妆,然后又帮齐青洗漱好,刚收拾好,护工就来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认真的叮嘱护工注意事项,齐青听的好笑,小声嘀咕,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您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啊,什么都没说。”齐青轻咳一声,“外面还在下雨,记得带伞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齐青摆摆手,“快走吧,再不走要迟到了。睿睿,宝儿迟到了你也别心软,一切按公司的规章制度,该扣工资扣工资,别区别对待。”

    萧睿轻笑,“好,那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暖暖挥手跟齐青告别,关上病房门之前,安暖暖下意识地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齐青侧着头,眸光温软,对她慈爱的笑。

    这是安暖暖最后一次见齐青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每每想起这个画面,安暖暖还会心痛流泪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想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当时她没有去上班,是不是之后的悲剧就不会发生?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老天爷没有给她“如果”这个选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萧睿撑着伞,带着安暖暖去停车的地方,安暖暖跟萧睿离太近不习惯,刻意跟他拉开一些距离,可雨伞就这么大,她一离远,雨点就被风带着,刮到她身上,她肩膀很快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安暖暖半个肩膀都快湿光了。

    “萧睿!”

    没有齐青,萧睿又恢复了他的高冷,“说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温柔体贴吗,那怎么不把伞往我这边倾斜点?”

    萧睿淡淡扫她一眼,实话实说,“那样我会淋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噎了一下,“这样不是才能证明你在乎我吗?”

    “在乎你就是不让你淋雨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!”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萧睿一把搂住她的腰身,强行跟她无距离的接触,安暖暖吓了一跳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,不会淋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    被他搂着,安暖暖不自在极了,尤其是,她这个姿势,刚好贴在他胸口,隔着衬衫和西装,她能清楚的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。

    安暖暖的脸“蹭”的一下红了,她一把拍开他的手,赶紧跳开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觉得淋雨挺好的,凉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微红的耳后根,眉头微微上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