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2章 不幸的消息

    唯一!

    安思雨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看来妈妈分析的都是对的,她以后真的要飞黄腾达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安思雨也不嫌弃安大庆身上臭了,她抱着安大庆,哭诉着说,“爸,你不知道我这几天多担心你,好在你终于回家了,要不然我都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听得心里熨帖。

    看!

    还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关心他。

    比安暖暖那个死丫头强多了,算他这些年没有白疼她。

    心里一热。

    安大庆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钱夹,见状,安思雨目光连连闪烁,她没出声,就看到安大庆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银行卡,然后拉开她的手,放进她手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心脏怦怦乱跳。

    这张卡她很熟悉,是爸爸之前交给安一鸣的那张副卡,以前,她不是没抱怨过爸爸偏心,她也试图跟他要过这张卡,可话才刚提出来,就马上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安大庆虽然表面上疼她,可始终觉得她是个女孩子,而女孩子肯定是要出嫁的,到时候就是别人家的人,所以,他会给她一些小恩小惠,却不会真的把家产分给她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安一鸣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原本属于安一鸣的副卡成了她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副卡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东西,他们住的这栋别墅,还有爸爸名下的其他房产,车子,公司,股票基金……这些以后全都是她的。

    安思雨握着银行卡,激动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高兴,装作不解的样子,“爸,你把银行卡给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爸爸的副卡,从现在开始,这张卡就是你的。”安大庆目光柔和,“以后你想买什么东西只管买,只要爸爸负担得起,爸爸全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伸手在大腿上掐了一把,疼的眼泪瞬间冒出来,她仰头,热泪盈眶地看着安大庆,“爸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爸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。别说是一张卡,以后爸爸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说白了,他是没有选择了,才来找她。

    安思雨心里冷笑,脸上却不动声色,她拉着安大庆的手臂哭诉,“爸,幸好你回来了,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蒋凡把我告了,说我违反合约,要求我赔付违约金!”安思雨也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主,当着刘雪莉的面,她一口一个蒋叔叔,现在换成安大庆,她当即改口喊蒋凡,她哭诉道,“他们已经不让我去公司了,我听公司的朋友说,他们已经找好了律师,我这两天就要收到法院的传票了。爸,如果他们起诉我,我名声就毁了。私下接活在哪个公司都是大忌,他们把我告了,以后还有哪个公司敢跟我签约啊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眼泪说来就来,她泪眼婆娑,“还好我跟公司的合约到期了,要不然他们捏着合约就能雪藏我,那我就只能白白耽误大好地演艺青春了。如果我有点名气就算了,说不定有别的经纪公司愿意给我出这笔违约金,可现在……爸,你一定要帮我啊。我学的就是表演,以后不混娱乐圈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听得心疼,“违约金是多少?”

    安思雨说了一个数,安大庆立马从心疼变成了肉疼,他咬牙,更多的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笔钱他当然拿得出来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蒋凡那个贱男人给他戴了二十年的绿帽子,他没去找他拼命就不错了,竟然还要赔他一笔七位数的违约金?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一侧首,看到安思雨含泪苦苦哀求的样子,安大庆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他现在就安思雨一个能指望的孩子,他都做好以后的家产都给她的心理准备了,他还能怎么样?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前程尽毁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咬牙,不甘地说,“违约金我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爸爸!”安思雨惊喜地靠在他手臂上,“爸!我就知道你最疼我的……爸,以前我不知道蒋凡和我妈……你放心,以后我一定离他那种人远远的。等我签了新公司,等我在娱乐圈大红大紫,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孝顺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听得心里舒坦,觉得掏这么多钱出来好像都没有这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爸,外头热,咱们赶紧回家。一看你这几天过得就不好,你赶紧回家洗个澡,我让人给你准备冷饮和水果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差点老泪纵横,他吸吸鼻子,“好!”

    安思雨搀扶着他往客厅走。

    别说。

    别管是虚情还是假意,两人这幅画面还是非常和谐的。

    刚进客厅,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刘雪莉,刘雪莉也听到动静看过来,四目相对,安大庆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想到刘雪莉敢给他戴绿帽子,还敢欺骗他这么多年,安大庆就恨不得弄死他。

    相对于他。

    刘雪莉的表情十分平静,她甚至还能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,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回来,这里是我家!”

    刘雪莉看父女俩亲密的举动,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,“回来了正好,给我转笔钱,家里的生活费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吸口气,“你还有脸跟我要钱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脸!”刘雪莉侧首过来,她嗤笑一声,“安大庆,别忘了咱们之前协商过的事情,不离婚,是咱们共同的决定。一天不离婚,我一天就是安太太,既然如此,你凭什么不负责家里的开销?”

    安大庆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。”刘雪莉淡淡扫他一眼,眼神就重新落到电视上,“都是成年人,安慰开解这类的话就不用说了,既然决定翻篇,就赶紧翻篇,别摆出一副多委屈多愤怒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对了,告诉你一件不幸的消息!”

    安大庆嘲讽,“还有什么消息比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恬不知耻更不幸的!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齐青醒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