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1章 唯一的孩子

    只剩她一个选择!

    是不是代表,以后,安家的财产……全都是她的!

    安思雨激动得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今往后,她要享受安一鸣曾经享受过的待遇了!

    不不不!

    她不是唯一选项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住刘雪莉的手,“妈!万一我爸选了安暖暖怎么办,万一安暖暖看在钱的份上假装原谅了我爸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刘雪莉语气笃定,“你跟安暖暖从小一起长大,还不了解她?她这人一向疾恶如仇,她和安大庆之前已经彻底翻脸,就安大庆对她做的那些事情,她绝对不可能原谅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不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反正换了是她,就算之前再怎么憎恨,面对金钱,她肯定也是要妥协的,更何况,安暖暖现在不是正缺钱的时候吗。

    “妈,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如果!”刘雪莉知道她在想什么,叹口气说,“这就是你和安暖暖不一样的地方,她绝不可能为了钱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。思雨,钱是个好东西,可妈妈不希望你做金钱的傀儡,妈妈希望你以后在面对金钱诱惑的时候,能坚守本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撇嘴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现在是什么社会?

    笑贫不笑娼!

    她在学校为什么这么受欢迎,还不是因为她家庭条件好?她是学表演的,表演系有多少才情兼备,演技也好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用呢。

    她们没有钱,就相当于没有资源,光靠着自己那点才华,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发光发热?女孩子的演艺黄金时期就那么几年,等不到机会再好的底子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所以啊。

    钱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但能帮她获得社会地位,还能帮她争取到资源。

    她要钱,要很多很多的钱,等以后她赚到足够多的钱,有了足够多的资本,说不定还能嫁个富豪,这样她以后就能成功跻身上流社会。

    拥有那样的生活,才算是真正的成功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就忍不住想到安暖暖,想到安暖暖竟然攀上了萧睿,她就恨得牙痒痒,从小到大,她一直把安暖暖踩在脚底下,而现在,她竟然一转眼就勾搭上了萧睿那种顶尖富豪……萧睿啊,那是多少人挤破脑袋都巴结不上的人!

    如果他们俩成了……安暖暖肯定会踩在她头上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现在根本拿安暖暖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安思雨气得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最可恨的事情莫过于,自己在原地踏步,甚至是原地退步,而自己的对手却一飞冲天!

    安思雨咬紧后槽牙,“妈,我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!”

    刘雪莉还以为她在说财产的事情,闻言摸摸她的脑袋安抚她,“放心吧,你爸只有你一个指望,以后家里的东西肯定都是你的,还有违约金……他不会让你吃官司,肯定会帮你把这件事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家里的财产全都是安暖暖外公外婆辛苦一辈子挣下来的。

    以后,这笔钱全都是她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安思雨莫名觉得特别解气,她有些迫不及待,“那我爸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等他拿到鉴定结果,就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雪莉猜得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安大庆的确在等亲子鉴定结果。

    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他一点也不想回家,他怕看到刘雪莉那张脸,会忍不住掐死她!安大庆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,他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太跌宕起伏,整个人精神都萎靡不振,他干脆自暴自弃,买了很多瓶酒,在酒店里大喝特喝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离开过房间,每天醒来心里难受就喝酒,喝醉了就睡,偶尔肚子饿了,就叫客房服务,让人把饭菜送到房间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。

    他终于等到鉴定中心的电话。

    三天来,安大庆第一次踏出房间,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鉴定中心,当拿到鉴定报告,看到上面写着安思雨跟他有生物学上的血缘关系之后,安大庆的眼泪“哗”地一下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安先生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安大庆擦掉眼泪,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安一鸣不是他儿子,安暖暖坚决不原谅他,还要告他。他原本都绝望了,现在……幸好!幸好安思雨是他亲生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活了半辈子,活得算什么!

    安大庆拿着亲子鉴定就立马赶回家。

    他要赶紧回家。

    思雨是他女儿,他不能让思雨跟刘雪莉相处太久,要不然……谁知道刘雪莉那个贱人会给她灌输什么思想!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还有安暖暖。

    之前以为她是他唯一的女儿,所以他对安暖暖才百般容忍,本来他想,如果安思雨不是他亲生的,他就是舔着老脸,也要继续求原谅的,要不然等他百年以后,安暖暖肯定能直接把他骨灰撒进大海。

    现在他有底气,完全不怕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!

    敢威胁他……好!很好!

    安大庆眼神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安家别墅。

    安大庆回来,安思雨是第一个发现的,看到安大庆,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安大庆这几天在酒店过得浑浑噩噩,几天都没有洗漱过。

    此刻,他还穿着之前离开家时候穿过的衣服,衣服皱巴巴地贴在身上,他容颜憔悴,脸色蜡黄,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安思雨乍一眼看过去,差点没敢认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思雨!”安大庆眼底泪光浮现,对安思雨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见到这场景,安思雨立马就明白了,肯定是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了,所以爸爸就回来找她了,思及此,她顾不上想那么多,赶紧扑过去冲进安大庆的怀抱。

    距离拉近。

    安思雨差点没被安大庆身上的气味熏吐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,哭诉道,“爸,你这几天去哪儿了,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,发短信你也不回,呜呜呜……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他抱紧安思雨,“爸爸怎么会不要你,以后,你就是爸爸唯一的孩子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