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8章 昨晚是谁把我扑倒的

    不得不说。

    如果作为真正的男朋友,萧睿表现得真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他是假的。

    所以,安暖暖只能趁母亲不注意偷偷瞪他。

    萧睿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齐青很快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半夜,安暖暖实在撑不住了。昨天赵欣意在她家留宿,两个人聊天聊到后半夜,几乎没怎么睡,这会儿又熬了半夜,她困得睁不开眼睛,脑袋一片空白,坐在床沿脑袋一点一点地,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地感觉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

    她又打个哈欠,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发现除了这张病床和床尾的沙发之外,压根没有能供人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妈妈在床上躺着,身上连着这么多仪器,她肯定不能躺上面,她又看向沙发,沙发上,萧睿伸展着四肢,舒舒服服地躺着,见她看过来,他唇角飞扬,一副随时欢迎她跟他一起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安暖暖果断地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真以为她没办法了?

    安暖暖眼睛一转,在萧睿的注视下,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板上,趴在床沿,脑袋枕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她就看到萧睿难得地怔愣了一下,安暖暖像战胜的斗鸡,得意地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傻眼了吧。

    安暖暖把脑袋转了个方向,用后脑勺对着萧睿,闭上眼睡了,她没看到,身后的萧睿在看到她的反应之后,眼底笑意越发地浓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又困又累,她感觉自己一闭上眼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她是被一阵压低的谈话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睁开眼,看到头顶的白色天花板她还有点懵,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,想起昨晚的事情,她猛地惊醒,她撑着沙发,猛地坐起来,身上盖着的毯子顺势滑下来。

    她赶紧抓住毯子,把毯子放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沙发?

    她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她不是趴在妈妈的床沿边睡着的吗,怎么跑沙发上来了!

    什么情况?!

    难道是萧睿看到她睡着了,把她弄到沙发上来的?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!

    睡死了?

    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她一向浅眠,如果有人动她,她肯定马上醒啊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安暖暖一抬头,就看到病房里的萧睿,萧睿站在病床边,他身边还站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一个是她妈妈的主治医生,另一个她没见过,那人看上去五十多岁,身材瘦削,穿着白大褂戴着一副无框眼镜,看上去温和儒雅,见她看过来,含笑对她点点头,安暖暖刚睡醒,头发乱蓬蓬的,她赶紧捋捋头发,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您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那人笑意越发温和,他推推眼镜,跟安暖暖自我介绍,“我是睿睿的叔叔,也是这家医院的院长,我姓宋。”

    睿睿?

    安暖暖茫然,目光扫到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萧睿身上,她才陡然反应过来,他口中的“睿睿”就是萧睿!

    “宋叔叔!”萧睿加重语气,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,“我成年了,叫我萧睿,萧睿!”

    宋连城不以为然,“从小到大不一直这么叫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四岁。”

    宋连城轻笑,“你就是四十岁,在我面前也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认识这么久,安暖暖还是第一次看到萧睿吃瘪,她看向宋连城的眼神顿时惊奇又佩服,恰在此时,宋连城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,安暖暖立马绷直身体,“宋院长!”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。”宋连城笑容和善,“我就是来看看你母亲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立马看了齐青一眼,病房里都是说话声,却没吵醒齐青,她更加紧张,“宋院长,我妈的情况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主治医生了。”提起病人,宋连城神色认真许多,“身体太虚,暂时肯定不能出院,另外,她现在需要安心静养,病人在病床上躺了太久,身体没办法活动,现在醒了……家属或者护工要经常给她按摩促进血液循环,还有复检之类的也要安排起来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点点头,认真地拿手机记下来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,我今天来这里,其实是有另一件事情要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母亲昏迷了十九年,她能醒过来,算是医学史上的一大奇迹,我们远方想联系媒体,针对你母亲的情况做个采访,不知道你这边方不方便。”见她没有立马表态,宋连城又说,“我们院方肯定不能让你们白白给我们做宣传,所以,我们会减免你们大部分的医疗费用。当然,事情还要以你们家属的意愿为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连城没想到安暖暖这么好说话,她甚至都没有讨价还价。微微错愕中,就听到安暖暖说,“我同意的,我妈这边肯定也没意见。一直想跟您说声谢谢,我妈妈转院过来之后,有段时间断了医药费,是院方通融,所以我妈才能继续接受治疗,要不然……总之我同意,采访时间您看着安排,我这两天都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是个懂得感恩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宋连城眼神越发温和,面容也更加和善,“那就挑个你妈妈清醒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安暖暖问,“需要我拟个稿子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记者怎么问你照实回答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之后,宋连城就带着主治医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刚才房间里人多还没什么感觉,这会儿两个人一走,安暖暖和萧睿四目相对,顿时有些尴尬,安暖暖扭头就走,“我去洗漱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装作没听到,头也不回地往前走,手腕一紧,萧睿大步追上来,攥住了她的手腕,安暖暖一个激灵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逃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!”安暖暖梗着脖子,“我是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!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萧睿似笑非笑,“我还以为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,想趁机开溜!”

    “哈!开什么玩笑,我什么时候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?”安暖暖抬高声音,“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乱说?”

    萧睿突然勾起唇角,“那你告诉我,昨夜是谁把我扑倒在沙发上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