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7章 现在是暖暖的男朋友

    事实证明,安暖暖低估了萧睿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,安暖暖坐在床沿又累又困,一扭头,却看到萧睿依旧端坐在沙发上,他眼神清明,丝毫不见疲态。

    见她看过来,他眉头一挑,对她露出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别开头,她实在没撑住,捂着嘴唇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困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睡吧!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愣,“睡哪儿?”

    萧睿拍拍旁边的位置,“这里!”

    沙发本来就不够长,萧睿脚长腿长,坐在上面占了一部分座位,余下的位置就更少了,萧睿看着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,如果她躺在沙发上,要么蜷缩成一团,要么……脑袋要枕到他腿上。

    安暖暖果断拒绝,“我不困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萧睿脱掉西装外套,身子一转就躺在了沙发上,他双臂枕在脑袋上,舒服地伸直双腿,感慨道,“还是躺着舒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眼睛冒火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她磨牙,“没!!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别开脑袋,没看到萧睿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问了医生,妈今晚应该不会醒,就是醒,也要到后半夜了。”萧睿拍拍身边的沙发,“真不上来躺一会儿?”

    听到他对母亲的称呼,安暖暖暗自咬牙,她吸口气,“不必!”

    萧睿语气遗憾,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气的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她转而看向齐青,齐青身上还连接着很多仪器,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因为身体太虚弱,她几乎看不到她胸口的起伏。

    安暖暖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云城靠海,夏季很热,还好病房里有空调,安暖暖把空调调到二十度,发现齐青的手有点凉,她把她的手放进被窝,把被子往上拉了拉。

    身体很累,很困。

    可精神却很亢奋。

    想到妈妈即将醒来,她就紧张得睡不着。

    妈妈已经昏迷了十九年,也不知道她昏迷期间有没有意识,如果没有意识……一睁眼醒过来,看到自己四岁的女儿已经成年,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胡乱地想着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她眼皮有些撑不住的时候,被子突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触电一般,安暖暖立马绷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她立马看向齐青,就看到病床上的齐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,此刻,正用一双温暖慈爱又愧疚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眼眶立马红了,“妈!”

    齐青张张嘴,嗓子却只能发出暗哑的音调,她试着动动四肢,四肢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,根本没办法挪动。

    见状,安暖暖连忙按住她,“别动别动!也不要说话,医生说你昏迷时间太长,身体机能还没有恢复,过一段时间才能开口说话。”

    齐青艰难地扯扯嘴角,眼眶泛红地看着安暖暖,她动动嘴巴,“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好像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萧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身边,跟她说,“你仔细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安暖暖顾不上计较称呼的问题,马上弯腰附耳下去,就听到齐青嘶哑的嗓子发出不成调的声音,仔细一听,她在喊她,“宝儿……”

    宝儿!

    眼泪瞬间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小时候的回忆瞬间涌入脑海。

    她记得。

    小时候妈妈就是这样喊她的。

    妈妈还记得她!

    她这些年是有意识的!

    安暖暖紧紧抓住齐青的手,“我在!妈妈,我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齐青说不出话,只能对她露出个温软的笑容,安暖暖咬着唇,险些泪奔,身后的萧睿叹口气,一只手落在她肩膀上,无声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隐忍的微微颤抖,怕一开口就绷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原本,齐青的目光一直落在安暖暖身上,这会儿看到萧睿,她目光顿了顿,紧接着,她的眼神就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萧睿不自觉地摒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自认自己什么场合都见过,谈上百亿的生意他都稳如泰山,可此刻,面对齐青的眼神,他身体不自觉地绷紧,没由来地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着痕迹地做了个深呼吸,含笑对齐青做自我介绍,“阿姨你好,我是萧睿,您还记得我吗?小时候我和暖暖在同一家幼儿园上过学,我和我妹妹四周岁生日的时候,还邀请您一家人到家里参加过生日派对。”

    齐青顿了顿,目光有些茫然,显然是没有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马上说,“不记得也正常,已经十九年过去了,我重新跟您认识一下,我是萧睿,现在是暖暖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让你妈妈担心,你最好别否认!”萧睿低头在安暖暖耳边小声说,“如果你妈妈知道你这些年身边连个关心你的人都没有,该多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咬着唇,一时间没开口解释,这一停顿就错过了最佳的解释时候,等她再想说什么的时候,萧睿已经不给她机会了,他神色自然地跟齐青说起话来,“阿姨,您能醒过来,我和暖暖都很开心,尤其是暖暖,这些年她过得很辛苦,以后有您在,她日子就更有盼头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和齐青说话的声音近乎温柔。

    安暖暖见鬼似的看着他,萧睿却没看她,目光一直落在齐青身上,见齐青张开嘴巴发出“啊啊啊”的声音,他马上耐心十足地开口,“阿姨,我知道您刚醒过来,一定有很多话想说,不过现在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,您先好好休息,等养好了身体也来得及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齐青眼底水光浮现,嘴角却扬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她做不了点头这样的高难度动作,只能眨眨眼,表示对萧睿的满意。齐青毕竟刚醒来,身体还是虚弱,听萧睿和安暖暖说了会儿话,很快又露出疲态。

    萧睿适时地开口,“您先休息,明天我让医生再给您检查检查。”

    齐青目光落在安暖暖身上,不舍地挪开。

    “您不用担心,我会好好照顾暖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