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2章 萧睿的温柔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她没看错!

    妈妈的手真的动了!

    心跳陡然加快,安暖暖差点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她慌忙抬头去看齐青,却看到齐青依旧闭着眼昏迷不醒,安暖暖顾不上那么多,跌跌撞撞的从病房冲出去,尖着嗓子对外面大喊,“医生!护士!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医生护士挤满了整个病房,安暖暖紧张的在旁边站着,看着医生给齐青做了简单的检查,她咬着牙关,生怕一开口就会泪崩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看到你母亲的手动了?”

    安暖暖说不出话,只能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马上扭头和几个护士说,“用床把病人推过去做全身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个护士连带护工一起上手,把齐青抬到推床上,齐青很快被护士推走了,眼看着医生也要跟过去,安暖暖手脚发抖的追上去。

    一开口,她连声音都在抖,“医生,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看错,你母亲应该是要醒了!”医生也很激动,安慰她说,“上次我就跟你说,你母亲的身体机能其实已经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,只是需要一个契机,这一次应该就是契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脸上冰凉。

    她伸手一抹,一脸的泪。

    十九年!

    整整十九年了!

    虽然这十九年来,经常有人安慰她,说妈妈一定会醒,可已经这么多年过去,她从来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她等啊等,等啊等,等的自己都快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知道,她昏睡这么多年,醒来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,可她不肯放弃,觉得只要她还活着,就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现在。

    这个希望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她真的等到了!

    明明是开心,可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青被推去做检查,安暖暖只能在她检查的机房外等。

    她蹲在地上,脑袋埋在膝盖里,手脚都是麻的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安暖暖猛然抬头看向机房大门,大门依旧紧闭,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另一个方向,就看到黑衣黑裤的萧睿,正大步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看到熟人,安暖暖突然格外委屈,她的眼泪都没有停过,直到萧睿来到她跟前,她才扯住他的袖子,她仰头,眼泪刷刷往下掉,一开口,喉头哽的厉害,“我妈……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安暖暖再次泪崩。

    萧睿蹲在她面前,轻轻揽住她的肩膀,安暖暖看不到他的脸,只觉得他此刻的声音格外温柔,“哭吧。把这么多年的委屈,全都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

    像泄洪的闸口打开,安暖暖揪着他的袖子,哭到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这么崩溃过。

    就算之前被安大庆逼到绝境,就算之前心痛的和许谦分手,她都没有哭的这么歇斯底里过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整个医院走廊里都是她嚎啕大哭的声音,那声音,像是压抑了多年的情绪突然爆炸,哭的人喉头发硬,心里发酸。

    经过的护士本来想让她保持安静,可看她哭成这样,叹口气,转身又去忙自己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足足哭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扯着萧睿的袖子,蹲在地上的,可最后,哭着哭着,两人的姿势变成她靠在他肩膀,他单手护着她。

    萧睿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有这么多眼泪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只觉得肩头湿热,后来那濡湿逐渐蔓延,像是没有尽头一样,顺着肩膀逐渐往下,到最后,他连胸前和后背都湿了一大片,变成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李米说的对。

    他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,也许是小时候心肝在他身上抹眼泪鼻涕抹多了,他长大之后,十分不能忍受女人的眼泪。

    更不能忍受女人的眼泪鼻涕抹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衬衣都快被水淹了,他发现,除了眼睛有些酸胀,心里有些心疼之外……他对她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嫌弃。

    力竭之后,她的声音逐渐微弱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她双眼放空,因为哭太久,大脑缺氧,反应都有些迟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茫然的眼神,心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他替她擦掉眼泪,“心里好受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恍惚的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机房的大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安暖暖“蹭”的一下站起来,可因为蹲太久,她两条腿已经发麻,一起身就觉得双腿一软,往旁边栽倒,一旁,萧睿眼疾手快地扶住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顾不上道谢,连忙扭头看向医生身后推床上的齐青,却见齐青依旧紧闭着双眼,她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“医生……我妈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醒了!”

    安暖暖刷的抬头,她嗓子嘶哑,眼圈通红,“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确实醒了!”医生说,“我们给她做了检查,检查过程中,她确实醒了一次,不过因为她现在身体太虚弱,醒来的时间太短,现在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干涸的眼睛再次涌出眼泪,她喉咙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说不出话来。见状,萧睿帮她询问,“那她妈妈算是康复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!”医生说,“她只是清醒了,不过身体太弱,近期恐怕都说不出话,还有她的四肢,这两天要帮她经常按摩,促进她血液循环。她太多年没下过床,双腿肌肉萎靡,以后能不能站起来走路还是未知数,这一点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能醒来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,她不能贪心的奢望太多。

    不能走路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做她的腿,一样能带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萧睿颔首,问出安暖暖最想问的问题,“她母亲大概还有多久能再次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几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齐青重新被推回病房。

    安暖暖坐在床边,紧紧握住她的手,等待她再次醒来。她整个人已经从崩溃的情绪中平静下来,见天色漆黑,而萧睿站在病房,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,她像怕惊动齐青一样,小声开口,“我妈还要好几个小时才会醒,你不用跟我一起等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挑,“过河拆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想起刚才她在萧睿怀里痛哭,再看看他身上的濡湿痕迹,安暖暖羞愧的没脸看他,“我是怕耽误你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