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6章 梦里什么都有

    “暖暖,你不能这么做,我只有你这一个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安暖暖要走,安大庆真的慌了,他一把抓住安暖暖的手臂,“暖暖,你别走!你现在是爸爸唯一的孩子,只要你原谅爸爸,爸爸以后所有的财产都是给你的。我跟你保证,我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,还跟小时候一样疼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年二十三了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不解的看着她,就听到她一字一句的说,“早就过了需要父爱的年龄。至于财产……你不提醒我,我还忘了!你跟我妈离婚的时候我妈是植物人,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申请成功离婚的,但是,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妈给的,算是夫妻共同财产。离婚的时候,我妈作为没有行为能力的一方,就算不能多分财产,也该财产对半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突然想起来,当初你跟我妈离婚的时候,我妈好像没有分到任何财产吧!”安暖暖倏然抬头,目光如电,“别跟我扯你给她交了这么多年医疗费,她是植物人,生活不能自理,你作为她丈夫选择离婚,算是遗弃罪,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还有……你压根不是做生意的料,如果不是我外公外婆留下的东西够多,早就被你全败光了。当年我妈跟你离婚,分一半财产,也足够支付她所有的医疗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不管我妈的死活,拒绝支付她的医疗费。我作为我妈唯一的女儿,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我们母女俩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眼皮子狠狠一跳,“你要起诉我?”

    “今天之前没这个想法,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忍着怒气,咬牙说,“谁说我跟你妈离婚的时候没有分给她财产,她这些年的医疗费就是她获得的那部分财产,现在已经被她花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说了不算,我相信法院会给妈妈一个公道!啊……我又想起来了。安思雨是你女儿,也就是说,你在我妈怀孕的时候就出轨了,安思雨的存在就是证据。我记得我妈出事之前你经常早出晚归,有时候还好多天不归家……这么看来,说不定你和刘雪莉当时就住一起了。你对不起我妈,我妈作为在婚姻中受害的一方,你应当给与赔偿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安大庆开口,安暖暖又说,“看来我应该调查调查当年的事情,如果当年你和刘雪莉同居了,或者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一起了,那你们两个就犯了重婚罪,我记得重婚罪是要判刑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心头一颤,“安暖暖,你有必要做这么绝吗!我刚才说了,只要你愿意原谅我,我所有的财产都能给你,你何必这样!”

    “该我和我妈的,你一分也别想少给。同样,不该我们的,我们一分也不会要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于原谅你?我劝你回去睡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不解,安暖暖对他嫣然一笑,“梦里什么都有!”

    安大庆被怼的怒上心头,“安暖暖!跟我撕破脸对你有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好处。”安暖暖掰着手指头说好处,“首先,给我和我妈讨个公道,其次,揭开你伪善的面具,让全云城的人都看看你这个‘最佳前夫’的的真面目。还有最重要的一条,撕破脸,你不会再来我跟前恶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见他愤怒,安暖暖好像被打通了奇经八脉一样,浑身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痛快!

    以前安大庆处处拿捏她,现在终于被她成功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看他气的脸色铁青,她特有成就感。她就是要狠狠怼他,怼到他怀疑人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扫之前被安大庆喊出来的郁闷,心情大好。她施施然的站起来,“等着收律师函吧。”

    “安暖暖!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起诉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,就算你是我唯一的孩子,我也不会任你拿捏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安大庆手抖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他今天来的时候自信满满,因为安暖暖缺钱,而他有钱。他不相信有人能拒绝金钱的诱惑,他觉得只要他流几滴眼泪,说几句忏悔的话,安暖暖就该顺着台阶下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会重归于好。

    他不管这种好是不是表面上的,反正他只要有人给他养老送终就行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安暖暖竟然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油盐不进就算了,她竟然还要调查他当年跟刘雪莉的事情,她现在有萧总撑腰,而萧总能力通天,如果当年的真相被查出来……

    不!不行!

    他绝不会看着这种事情发生!

    眼看着安暖暖已经站起来,准备离开,安大庆咬牙,阴恻恻的说,“安暖暖,你这样做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像是没听到,径直背起包包。

    安大庆更加愤怒,“你别以为有萧总给你撑腰,你就能仗势欺人,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安暖暖脚步一顿,态度嚣张又挑衅,“我就欺负你了,你,能咋滴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喉头一哽,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不等他发作,安暖暖已经背着包,大步离开了,也许是心理作用,安大庆觉得她的背影都透着猖狂,他气的一拳捶在桌子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跟安大庆战斗了一番,安暖暖困意全消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刚才说要起诉安大庆,拿回她和妈妈该得的财产只是话赶话说到那儿了,现在她突然觉得这个主意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安大庆的钱本来就全是外公外婆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凭什么妈妈躺在病床上,凑医药费都困难,而他一边扮演着深情人设,享受着别人的赞美,一边又拿着夫妻共同财产挥霍?

    这不公平!

    回到办公桌,安暖暖饭都没吃,打开电脑就去搜索相关的法律条文。

    她决定了。

    她要收集证据起诉他,不但要让他把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,还要让他收到法律的制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