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7章 我不是你爸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哪是二选一。

    分明只给了他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讨价还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沉默。

    他的经历和安大庆十分相似,两个人都是山沟沟里飞出来的凤凰男,他也是举全家之力考上大学,不同的是,他是在工作之后才认识祁燕的。

    祁燕也是云城人,家里是做小饰品生意的,生产的小饰品基本都是出口到国外,她家光是这种工厂都有十来个,资产非常雄厚,在云城那也是排得上号的豪门。

    那时候祁燕是他需要搞定的客户,为了讨好祁燕,他没少下功夫,起初祁燕压根不搭理他,是他软磨硬泡,硬生生的耗时一年,才终于得到她的青眼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们就恋爱结婚了。

    结婚的时候祁燕父母不同意,是祁燕坚持,他们这门亲事才算成了,他不是没有野心的人,结婚之后也试图参与家里的生意,可祁家父母对他很是防备,压根不让他有机会。

    祁燕倒是不防备他,但是她也不想他进公司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够忙了,你再进公司,到时候两个人忙的面都见不到,那结婚还有什么意思?你把家庭照顾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蒋凡就成了家庭煮夫,照顾祁燕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祁燕是真忙,她工作的时候还不能被打扰,所以,那个时候蒋凡每个月拿着祁燕给的生活费,有钱又有时间,在祁燕面前他是弱势,但是在刘雪莉面前就不一样了,在刘雪莉面前,他是个被仰望的大男人。

    刘雪莉长的也漂亮,性格还温顺。

    他就是那个时候和刘雪莉突破防线,发展成情人关系的。

    唯一没想到的是刘雪莉怀上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后来刘雪莉带着孩子嫁给安大庆,那时候安大庆已经是安氏的乘龙快婿了,说实话,刘雪莉带着他的种跟安大庆结婚,他心里还有些暗爽。

    给安大庆戴绿帽子,还要安大庆给他养孩子,光是想想都觉得很有成就感好嘛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过认回安一鸣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心里还有些看不上安一鸣。

    安一鸣被安大庆宠坏了,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,他可以给他一些小恩小惠,却再也不会有别的了。相比之下,他和祁燕的一双儿女都非常优秀,儿子今年十七岁,长的帅气不说,还礼貌大方,成绩优异。女儿也乖巧可爱,冰雪聪明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祁燕对他其实真的不错,人前人后给足他面子,有人说他不好,她当场就会怼回去,还有他在老家的父母亲人,她每年也花大笔大笔的钱照顾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了没给他实际上的权势。金钱,社会地位,家庭地位……能给的,她都给他了。

    祁燕对他,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如果离婚了,他会彻底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蒋凡低着头半天没说话,实际上心里已经有抉择了,为了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安一鸣,跟祁燕离婚?不可能。

    祁燕上前两步,坐到蒋凡刚才坐过的位置上,她把手机拿回来,翻出秒表,“你有五分钟的考虑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按了计时健。

    全程,祁燕都没有看安一鸣一眼,仿佛他是个垃圾,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会儿轮到安一鸣惴惴不安了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那么多,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,去扶跪在地上的蒋凡,他眼眶里含着眼泪,有些惊慌,这回他不全是作戏,是真的慌了,怕蒋凡跟安大庆一样不管他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我是你亲生儿子,你不会不管我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他侧首看向祁燕,想再求求她,可祁燕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给他,她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西瓜汁,小口小口地抿着,动作优雅,她瞥了眼手机,“还有四分半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祁燕再次打断他,“别挑战我的底线!要不是看在儿子和女儿的份上,你不会有选择的机会!”

    蒋凡硬着头皮说,“毕竟是我亲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祁燕的目光就刀子一样飞射而来,她气场全开,冷冷道,“所以,我想让我帮你养私生子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蒋凡连忙说,“这孩子现在碰到难关了……”

    祁燕打断他,“那是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祁燕再次打断他,她抿唇冷冷的看着他,“知道我手机里的照片是哪来的吗?”

    蒋凡一愣。

    “安大庆亲自发来的。”祁燕说,“包括他和安一鸣的亲子鉴定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身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他庆幸刚才自己实话实说,要不然祁燕把亲子鉴定报告甩到他脸上,他连辩解都无从辩解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来的这么及时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大庆让人发来的定位。”

    蒋凡目瞪口呆,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故意恶心我,意思其实很明白,安一鸣这个儿子他不要了,也不容许别人接手!”祁燕冷眼看着他,“十八年不是十八天,安大庆能狠下心不要这个儿子,固然有他自己的原因,但是也充分说明了另一个问题。安一鸣……不值得!”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妻二十年,看在往日情分和一双儿女的份上,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,但是……想拿我的钱接济你儿子是不可能的!我的钱,我宁愿扔进黄浦江,也绝不会给他花,我觉得恶心,懂吗?”

    懂!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不懂!

    “你还有不到两分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心一颤,他咬咬牙从地上站起来,安一鸣含泪看着他,他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,哪还顾得上他!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叫我,我不是你爸!”蒋凡连忙摆手跟他撇清关系,为了表态,他把刚才给安一鸣的现金和房卡又抢了回来,沉声说,“你爸妈养了你这么多年,不会真的把你逼上绝路的,你还是回去找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狠下心不再看他,他擦掉额头上的冷汗,转而对祁燕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“老婆,我们回家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