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5章 退路

    安一鸣敢把彻底得罪安大庆是因为他还有后路。

    被从别墅赶出去之后,安一鸣直接给蒋凡打了通电话,他在电话里哭诉,“蒋叔叔,救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蒋凡驾车出现在安一鸣面前,见安一鸣走路一瘸一拐,他赶紧踩了刹车,安一鸣听到声音,下意识地转头,就看到蒋凡正推着车门走下来。

    他眼泪“哗”的一下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蒋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蒋凡也看到安一鸣光秃秃的脑袋,以及他身上的伤痕,因为是夏天,安一鸣就穿了一件骷髅头的白色T恤和一条黑色的宽松五分裤,他四肢都露在外面,所以四肢上皮带抽出来的伤痕尤其狰狞。

    蒋凡登时抽口冷气,他大步上前扶住安一鸣,“又跟人打架了?谁胆子这么肥,敢把你伤成这样!”

    蒋凡心疼的不得了,扶着他小心的问,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疼,疼死了。”安一鸣演技一流,眼泪说来就来,“蒋叔叔,我身上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叔马上送你去医院,快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能不能先带我去吃点东西,我好饿,一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孩子怎么可怜成这样!

    蒋凡扶着他,先带他去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,安一鸣是真的快一天没吃东西了,他住院几天胃口本来就不好,今天刘雪莉给他带了鸡汤,他还没来得及喝,就被安大庆给打翻了。

    之前有吃有喝的时候不觉得,这会儿挨了打又走了这么久的路,他觉得肚子都快饿扁了。

    蒋凡给他点了一份牛排和意面。

    饿是真饿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博同情的成分。

    安一鸣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风卷残云。

    蒋凡看的十分心疼,一边给他倒果汁一边叮嘱,“慢点慢点,别噎着,你这是多久没吃饭了?还有你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在社会上碰到不好惹的人了,叔叔之前就告诉你,要好好学习,别成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一起,你年龄还小,迟早要吃亏,你还不肯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叔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叔叔不说,叔叔不说了还不行吗!”蒋凡叹口气转变了话题,“你爸妈知不知道你受伤的事儿,你放心,你爸最疼你,谁打的你,你爸铁定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!”

    蒋凡一愣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身上的伤,是我爸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错愕。

    他和安大庆认识十几年了,没人比他更清楚他有多疼爱安一鸣,一点不夸张的说,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从小到大,他再调皮捣蛋胡作为非,安大庆都没舍得动过他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蒋凡看着他身上大片大片的抽痕,眼皮直抽抽,“你做什么事情惹你爸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干。”

    蒋凡明显不信。

    安一鸣把一杯西瓜汁一饮而尽,肚子里才有了饱腹感,他吸吸鼻子,眼睛里马上浮起一层水雾,委屈的说,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干,前几天我被人打了住院,还没出院呢,我爸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风言风语,冲到医院就把我和我妈都打了一顿。他给我办了出院手续,回到家把我们母子又是一顿毒打。”

    蒋凡抓住重点,“风言风语?什么风言风语?”

    安一鸣扮无辜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含泪撇嘴说,“也不知道他从哪听人说的,说我不是他亲生儿子,还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,上面鉴定说我们没有血缘关系。更过分的是,我爸竟然相信了。他还说我是我妈跟叔叔您生的,这怎么可能,完全就是无稽之谈……这么荒谬的事情我爸还真信了,他不但把我暴打一顿,让佣人把我从家里赶出来,还让我把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还给他,他还说,如果我不还,他就要告我,把我告的内裤都不剩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暴露了!

    蒋凡脸色一变,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安一鸣“小心翼翼”的看他一眼,见他不说话,他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,“叔叔……难道,我爸说的是真的,我真不是他亲生的,我是我妈跟您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亲子鉴定报告都弄出来了,显然是已经确认了。

    蒋凡抬头。

    看到安一鸣渴求的样子,他犹豫了一下,到底还是选择实话实说,“你爸说的没错,你的确是我儿子!”

    安一鸣“瞠目结舌”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,蒋凡舔舔嘴唇,解释说,“事情有些复杂,我以后再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感情安一鸣受伤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蒋凡有些愧疚,同时也有些愤怒,“安大庆也太过分了,就算知道你不是他儿子,也不该把你打成这样,还让你归还财产,这不是要把你逼上绝路吗!你妈呢,你妈就没有帮你说说话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蒋凡更愧疚,这是他儿子,他没有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,现在儿子走投无路,需要他的帮助,他顿时父爱爆棚。他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钱夹,见状,安一鸣眼睛一亮,他看着蒋凡的举动,看到蒋凡第一动作是去抽一张信用卡,结果,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手指动了动,改成掏出里面的一沓现金。

    安一鸣目光微暗,嘴角抿起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你先拿着,不够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……谢谢爸爸!”

    蒋凡愣住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想到安一鸣会这么迅速就接受他,他顿时心潮澎拜,马上又从钱夹里抽出一张房卡交给他,“你别担心,安大庆不要你,我要!叔叔……不!爸爸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爸爸在酒店常年有一个套房,这是房卡,你什么都不用想,安心在里面住着,其他的事情,爸爸会替你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顿时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他抓住蒋凡的手,感动的说,“爸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蒋凡摸摸他光秃秃的脑袋,“这是爸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垂下眼,遮住眼底的冷漠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以为他离开安家就活不下去了?

    看!

    他不是很快就找好下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