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4章 好戏刚刚开场

    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现实很快就给安一鸣甩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刘雪莉和安大庆发生了什么,总之,等两个人从客厅里走出来的时候,除了刘雪莉一身的伤,两个人看上去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因为刘雪莉身上有伤,行动不方便,她还是被安大庆从屋里扶着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安思雨和佣人门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……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看到安思雨,刘雪莉目光温软许多,她含笑对安思雨招招手,安思雨连忙小跑过去,扶住刘雪莉,刘雪莉见她眼眶泛红,摸摸她的头安抚,“别担心。爸妈就是拌拌嘴,现在话说开了,什么事儿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拌拌嘴?

    明明说她背叛了婚姻,还说安一鸣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,这么严重的事情,怎么可能是拌拌嘴这么轻巧?

    安思雨心里还是不安。

    隔着刘雪莉,她偷偷看了眼安大庆,就见他虽然脸色难看,但是也没之前那么暴怒的要杀人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安思雨顿时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难道是事情搞错了?

    可爸爸手里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也不像是假的,谁没事儿拿这种事开玩笑啊。

    “妈,那安一鸣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安大庆刀锋一样凌厉的眼神射过来,那眼神像是要把她活剐了,安思雨脸色一白,赶紧躲到刘雪莉身后,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安一鸣看到两人携手出来倒是没有多少意外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。

    这个家看似是安大庆当家作主,实际上,刘雪莉更有话语权,她性格强势,但是她了解安大庆,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,所以一直都以温柔可人的形象示人,她虽然学历不高,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学习,为了不让自己跟不上安大庆的脚步,她甚至去考了成人大学,还跟富太太圈那些人学习各种知识,也因为这个,安大庆从来没有轻视过她,可以说,她对安大庆的影响很大很深。

    妈妈胜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也是安一鸣乐于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松口气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他从凳子上站起来,主动走到两人面前,低着头跟安大庆道歉,“爸……对不起。刚才我跟您说的都是气话,我在安家长大,也姓安,在我心里,您是我唯一的爸爸。您从小看着我长大,知道我这人一向有口无心,如果我刚才惹您生气了,您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想的特别美好。

    安大庆毕竟是长辈,他面子上过不去,那他就主动给他送个台阶,安大庆顺势原谅他,然后他们一家人还跟以前一样生活。

    多好!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他很快就知道什么叫长得丑想得美了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安大庆脸色登时就阴沉下来,“别乱叫,我没有你这么个便宜儿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错愕。

    他倏然抬头看向安大庆,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已经不想再跟他废话,他大手一挥,直接打断他,“够了!我还是那句话,最迟明天,你名下的那些资产赶紧给老子还回来,否则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傻了。

    安大庆觉得自己蠢到家了。

    安一鸣那张脸,怎么看怎么像蒋凡,他看这张脸看了十八年,竟然一点也没有怀疑过!

    该!

    活该他喜当爹!

    心里的火像碰到汽油,蹭的燃烧起来,见安一鸣还站着没动,安大庆一眼都不想再看他,怒道,“还木头似地杵在那干嘛!滚!别脏了我家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被骂的有点晕,他忍不住看向刘雪莉,刘雪莉却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,安大庆他是原谅了老妈,却拒绝原谅他,而妈妈,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,放弃了他!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,反正也撕破脸了,他当即就破口大骂,“混蛋玩意!我脏?安大庆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!擦!背叛你的人是我妈,跟我有什么关系!我不是你亲生的,这他么是我能做主的事情吗!你倒好,养了十多年的儿子不要,要一个给你戴绿帽子的破鞋,你脑子是不是有坑!”

    脑子被驴踢了!

    破鞋!

    一番话把安大庆和刘雪莉全都得罪了,两人脸色同时一变,安大庆被揭了伤疤,更是恼羞成怒,“老子就是脑子有坑,要不然怎么会养你十八年,你个丧良心的白眼狼,赶紧滚出老子的视线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安大庆大手一挥,吩咐佣人,“马上把这个小畜生赶出去,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!”

    安一鸣还想说什么,佣人们却不给他这个机会,连拉带拽的把他拖走,安一鸣不甘心,边走还边叫嚣,“王八蛋安大庆!活该被人戴绿帽子,你不想要我,我还不想要你这么个窝囊的爹呢,你以为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?放屁!你没有我这个儿子,我看以后谁给你养老送终。你等你后悔回来求我的那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捂着心口,气的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等安一鸣的声音渐远,他才恢复正常,他回头扫了眼刘雪莉和安思雨,咬牙说,“亲子鉴定报告过两天就出来,你最好祈祷安思雨真是我女儿,否则……老子跟你玩命!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不顾母女俩的反应,他拂袖就离开了这个让他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。

    安家发生的事情就传到了萧睿耳中。

    方伟说的绘声绘色,仿佛亲眼所见似的,“安一鸣刚被赶出去,安大庆就直接去找律师去了,说是要把安一鸣名下的财产全都要回来。安大庆也够绝的,十八年说翻脸就翻脸,也是安一鸣活该,谁让他有眼无珠,惹谁不好,非要来惹您。”

    方伟竖起大拇指,“总裁您这一招一石二鸟简直太厉害了,我说您明知道安一鸣是安大庆的儿子怎么不说呢,哈哈,安大庆拿齐女士的监护权换安一鸣的犯罪视频,好嘛,现在知道他花了大代价救的人是别人儿子,这会儿估计吐血的心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一招就把这两人都收拾了!

    萧睿靠在椅子上,心情颇好的勾起嘴角,“还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好戏才刚刚开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