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3章 让你无路可走

    “果然,你听到我怀孕的消息特别高兴,马上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瞥他一眼,淡笑着说,“你说你好奇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,就带我去做检查,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,岂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你想的美的很,如果我肚子里怀的是男孩,你就勉强给我个名分,如果我肚子里还是个女儿,你就继续跟富家女相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眼珠子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愤怒。”刘雪莉这会儿反而淡定了下来,她靠在沙发上冷冷的说,“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翻身的机会。你能让女儿当私生女,却不可能任由儿子背上私生子的身份,所以我就给跟你一起去检查。结果证明……蒋凡就是比你会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像巴掌似地打在安大庆脸上,安大庆气红了眼,捡起地上的皮带就还要打她。

    眼看着皮带马上要甩过来,刘雪莉也不害怕,她冷静的说,“安大庆,你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我就让你付出一百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喘着粗气,“怎么着,你还想让你奸夫替你报仇?”

    “我想报复你,还需要别人帮忙吗!”刘雪莉冷冷的瞥他一眼,“我们认识几十年,夫妻也做了快二十年,你是什么人,我心里一清二楚。同样,这些年你做过什么亏心事,我也一清二楚。你敢让我走投无路,我就让你无路可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扬起的手生生僵在半空。

    他脸色变幻不定,像是打翻的调料瓶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刘雪莉丝毫没有意外,这些年挤压在心里的恨意此刻终于爆发,她看着安大庆难看的脸色,突然笑出声来,她报复性的说,“别这么大火气嘛,你想要儿子我就给你个儿子,虽然现在真相曝光了,可仔细想想,你也过了十多年父慈子孝的日子,算起来,你还应该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    歪理邪说!

    简直是歪理邪说!

    要不是这贱人骗她,他早就找人给他生儿子了,用的着跟别人的儿子父慈子孝吗!

    “刘雪莉,你好!你很好!”

    “是你不仁在先。”提起往事,刘雪莉的眼眶也控制不住的红了,“我这一辈子,大半辈子的时间都浪费在你身上。现在你想把我一脚踹了过你的好日子?呵!我告诉你,我就算死了,也要占着安太太的名头,想让我退位?你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“刘雪莉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吼,这些年我保养的好,耳朵灵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有脸说!

    她竟然还有脸提这些年!

    这些年她没有工作过一天,花的都是他的钱,她还好意思炫耀她保养的好!

    安大庆肺都要气炸了,指着刘雪莉手指颤抖,半天没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火气别这么大,中风了你的财产可都便宜我了。”她抹掉眼泪,话锋一转,冷笑着说,“而且以我们现在的感情状况,你中风了我也不可能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呼气!

    吸气!

    再呼气!

    再吸气!

    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安大庆才勉强冷静下来,“我们都闹到这个份上了,你还要跟我一起生活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安大庆口不择言,“你是有多缺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缺男人,我是缺你。”刘雪莉也不生气,笑着说,“是你毁了我一辈子……你也别觉得自己亏了。要没有我,你早就辍学了,也不可能有现在的学历,更不可能机缘巧合认识了齐青。所以……你能拥有现在的一切,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钱?”

    刘雪莉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,我只想离婚之后你离我远远的,以后再也别让我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价钱,你给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轻笑,“我要你净身出户,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安大庆大怒,“你别狮子大开口!”

    “我就狮子大开口了,你又能怎样!”她直直的盯着安大庆的眼睛,见他目光左右晃动,她直接揭穿他,“你也不用想着怎么才能摆脱我,我不可能离开你,也不会离开这里!还有……你也别破罐子破摔,想着干脆不离婚,以后每天对我冷暴力,或者经济制裁我。我不但要继续做安太太,还要跟以前一样的生活,该给我的,你一分也不能克扣我的。啊……对了!我们一天不离婚,你一天就不能出去找女人,让我知道你在外面偷腥,我不怕闹得众人皆知。你知道的,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威胁!

    赤裸裸的威胁!

    安大庆冷静不了,一口银牙几乎咬碎,他瞪着刘雪莉,“你想让我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?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过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思雨在外面等的心惊肉跳,就生怕听到刘雪莉挨打的求救声,她太了解她爸了,他自负的很,他能负尽天下人,但是别人不能负他。

    妈妈背叛他,还跟外面的男人生孩子……她不会被爸爸打死吧。

    安思雨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一扭头。

    看到不远处安一鸣吩咐佣人给他拿红花油,若无其事的让佣人给他擦药,她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她大步冲过去,一把夺过佣人手里的药狠狠砸在地上,怒道,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你竟然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在这里擦药!你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“安思雨,你他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!”安一鸣目光阴骘。

    “我脑子有病?我看是你脑子有病!爸妈在屋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你就一点不担心妈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挨打了她早就喊出来了。”安一鸣坐在凳子上,冷静的的近乎冷漠,“既然没喊就说明没挨打,也说明她稳住了爸,既然如此,我还操那个多余的心干嘛!”

    安一鸣已经想好了。

    爸不是亲爸,但妈还是亲妈。

    他妈是不会放弃他的,所以,他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等就行,等老妈搞定安大庆,他再继续做他的安少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