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0章 养不熟的白眼狼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跟着安大庆长大,跟安大庆的性格差不多,非常看重钱财,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安大庆给的,全都还回去,那他岂不是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安大庆能狠到这地步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安大庆甩了他一巴掌,怒道,“闭嘴!说了不许再叫我爸,再敢叫老子还抽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!”安大庆一把拽住安一鸣的手臂,拖着他往外走,“还看个屁的病!回家!全都回家,今天不把这事儿说清楚,你们一个个的全都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不想走。

    她怕回到家,安大庆会更疯。

    可安大庆根本不给她犹豫的机会,见拽不动两人,他立马怒声警告,“你们没有选择,你们不跟老子回去,老子就把这事儿闹开,大不了谁都别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真闹开了,安大庆虽然丢脸,可他毕竟是受害者,还是能博得很多同情的,可她和一鸣就不一样了,他们两个会身败名裂,以后还有谁看得起他们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安家别墅。

    几人到客厅的时候,安思雨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敷面膜,听到脚步声,她扭头去看,一眼看到走在最前面,气势汹汹的安大庆。

    她刚要开口,就看到安大庆身后,脑袋血流不止的刘雪莉,以及脑袋上还缠着绷带的安一鸣,安思雨吓了一跳,揭掉面膜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妈,你头怎么了?擦!谁干的!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……”安思雨一愣,剩下的话全都憋在喉咙里,“爸?”

    安大庆的眼神冷的吓人。

    安思雨吞口口水,不着痕迹的后退一小步,她的不安都表现在脸上,“爸,你怎么了,好端端的怎么把妈打成这样,啊……爸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安大庆就大步上前,一把揪住安思雨的头发,安思雨头皮一紧,疼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,“疼疼疼,爸你快松手,妈,妈你快救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见安思雨挨打,顾不上害怕赶紧冲上来,她抓住安大庆的手,急吼吼的道,“松手!老公我求你快松手,思雨是你女儿,你不能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女儿?”安大庆冷笑,“还想骗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!真没有,思雨真的是你亲生女儿,那些事情她全都不知情,你快松手,快松手啊!”

    安大庆冷笑,“你说的话,现在老子一个字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他用力一扯,就揪下安思雨一缕头发,然后他又把自己的头发拔下来一根,叫来刘婶把两人的头发交给她,“拿着头发送到xx鉴定中心,做亲子鉴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婶猛地抬头,她看看安思雨,又看看安大庆,满心的疑问却不敢问,见安大庆瞪眼,她赶紧接了头发,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捂着脑袋的安思雨已经彻底惊呆了,“为什么要做亲子鉴定,我不是爸的亲生女儿吗?”

    安大庆冷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安思雨只好看向刘雪莉,刘雪莉目光闪躲,也避开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安思雨彻底懵了,“这到底是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她。

    不过安思雨还是很快搞清楚了,因为安大庆让人关上客厅的大门,抽出皮带,然后……狠狠落在刘雪莉身上。

    不止刘雪莉,他是连安一鸣一起打的。

    安思雨吓的直哆嗦,不过还好,在亲子鉴定报告没出来之前,安大庆没有揍她,刘雪莉和安一鸣被打的抱着脑袋,闪躲着尖叫。

    佣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个个噤若寒蝉,躲在角落完全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爸!别打了!别打了,再打妈妈和弟弟就要被你打死了,安一鸣才刚出院,他身体还没有恢复,我妈也受了伤,就算我妈做错了事情,打成这样你也该消气了!”

    “打死她老子也消不了气!”

    安大庆喘着粗气,直到胳膊挥不动皮带了,才红着眼停下来,他看着伤痕累累的刘雪莉和安一鸣,恶狠狠的说,“离婚!明天就去民政局离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目光又落在安一鸣身上,“明天之前把老子的房产车子全都还给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本就被安大庆养的无比自私,被安大庆暴打一顿之后,他对安大庆仅存的那点父子情也不见了,闻言,他刷的抬头,冷冷的说,“不还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还!”安一鸣怒吼,“把我打成这样,还想让我把东西还给你,做梦!不管是房子还是车子,全都是你主动赠与的,现在想让我还给你?不可能!”

    安大庆怒极反笑,“小畜生,跟我对着干?老子可不会跟从前一样惯着你!东西是我赠与你的不假,但是我赠与的前提是你是我儿子,现在事实证明,你压根不是老子的种,老子的东西凭什么给你!我告诉你,你还也得还,不还?老子就找律师告你,告的你连裤衩都不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彻底愣了。

    安一鸣不是爸的儿子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怔愣间就听到安一鸣的冷笑,“你能证明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?就凭你手里那份亲子鉴定?哈!你当我是三岁小孩糊弄呢。你找私人鉴定中心做的鉴定报告,法律根本不会承认。还有……我已经十八了,有自主性行为能力,就算你告我,我也能拒绝做亲子鉴定,只要我拒绝,你就证明不了……到时候这就是一个糊涂官司,谁都管不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!

    得了他这么多年好处,还想侵吞他的财产。

    不是他儿子,他才不会惯着他。

    安大庆气急攻心,又是一皮带落在他身上,“你以为耍无赖老子就没办法了?老子告诉你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。看看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安一鸣一抬头,就看到安大庆手里捏着一个内存卡,他咬牙,“我管他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送你进去的东西!”

    安大庆把内存卡放进口袋,冷笑一声,“想拿老子的钱,老子就要你的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