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9章 暴打

    安大庆真的会弄死她!

    刘雪莉怕极了,求生的本能让她连滚带爬的躲在安一鸣身后,“儿子,救我……救救妈妈!”

    安一鸣赶紧把刘雪莉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他虽然混了点,但是他妈对他是真好,他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大庆把她打死。

    “小野种,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!”

    安大庆看着两人站在同一战线跟他作对,更是怒火中烧,“老子最后说一遍,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!”安一鸣头一次看到安大庆这么狰狞的样子,心里也有些打鼓,他吸口气说,“爸!就算我妈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可她这些年对这个家的付出总是真的。这么多年来,你主外,她主内,为了让你生意做好,她拼了命的巴结那些富太太,就想着让人家家里多照顾咱们家的生意。你和我妈结婚快二十年,这二十年来,我妈就是没功劳也有苦劳,你不能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仰天大笑,“哈哈哈,付出?你跟我说她为这个家付出?你自己问问她,她跟我结婚这么多年,有没有上过一天班,有没有为生计发过愁!当年她就是一个乡下姑娘,如果没有我,她能过上今天这种富贵日子?”

    “她巴结富太太?是!她是拼了命的巴结那些富太太,那也不是为了我,她是为了洗掉乡巴佬的身份!融入太太圈也是为了让别人感觉她过的好!二十年……这二十年,我因为她给我生了儿子,对她是有求必应。她说不工作就不工作,她没有学历,我也不指望她赚多少钱!她说请保姆就请保姆!你问问她,家里哪张银行卡的密码她不知道,你再问问她,这些年来她花钱,我有没有说过一个不字!”

    安大庆越说越激动,“这些年来,我自认为从来没有亏待过她,而她……她就是这么回报我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

    安大庆说的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能忍,就算她给我戴绿帽子,我也没想弄死她,大不了离婚!可她竟然连生儿子都骗我!我就想要个儿子,她却跟别的男人生儿子让我养!她凭什么这么作践我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爸,你爹是蒋凡不是老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吸口气,试图动之以情,“虽然我是我妈跟别人生的,可我是你养大的,我会记着你的好,也会给你养老送终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像被刺到痛处,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,“闭嘴!你他么的给老子闭嘴!老子要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谁稀罕你这个野种给老子送终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看着他,突然聪明了一回,“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,一点都不震惊?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父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确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安大庆的儿子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他是两年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两年前。

    他刚念高中,高中课多,那天他不想去上课,就偷偷从半路折返回来,躲进自己的房间睡大觉。等他睡醒肚子饿了,准备去厨房找吃的,却发现偌大的别墅里一个佣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一头雾水,准备去房间里找刘雪莉,却看到刘雪莉和蒋凡两个人穿着睡袍,举止亲密的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震惊了,震惊之余,他赶紧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天。

    刘雪莉给佣人放了假,孩子和安大庆都不在家,她和蒋凡说话也没有顾虑,就是那天,安一鸣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

    原来他不是安大庆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对安暖暖态度转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之前,他是安大庆的儿子,安暖暖是他亲姐,而现在,他不是安大庆的儿子,那就是说,他和安暖暖压根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知道这事儿之后,安一鸣还偷偷窃喜了好久。

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安暖暖长的这么漂亮,还成天在他眼皮子底下转悠,他要是没那想法,就不是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无数次的示好,安暖暖却压根不接受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对她做点什么,可碍于身份又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直到前几天知道她傍上大老板,他才彻底不愿意再忍着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!哈哈哈,果然,你早就知道。”安大庆看他反应像疯了一样,拍着大腿又哭又笑,“你们都知道,就老子一个人蒙在鼓里。怪不得你和蒋凡感情这么好,你们私底下是不是早就相认了,你们瞒着老子是为什么?想等我百年之后继承我的财产?做梦!我告诉你们,你们做梦!从今往后,老子再也不会往你们身上花一分钱,老子的钱就是全扔进黄河,也绝对不会便宜你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脸色刷白,动动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蒋凡感情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以前蒋凡喜欢他,他不知道原因,知道他是蒋凡的亲生儿子之后,他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蒋凡对他的好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蒋凡给他的好处不少,他也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可比起蒋凡,他心里更看重的还是安大庆。

    毕竟蒋凡有老婆,也不缺儿子,给他的那些好处都是小恩小惠,而安大庆就他一个儿子,还对他这么好,他名下所有的财产以后都是他的,所以,内心里他还是偏向安大庆的。

    他张张嘴,艰难的说,“爸!就算我不是你亲生儿子,可这些年我们父子的感情总是真的,就因为我不是你亲生的,之前所有的父子情就全都不算数了吗!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这个小畜生还有脸跟我提父子情!我要知道你不是我儿子,压根不会对你好,哪来的狗屁父子情!哈哈哈,你现在知道跟我讲感情了。感情?全娘的是骗人的!老子只恨自己瞎了眼,怎么会对你这个小畜生好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爸!安一鸣老子告诉你,别来跟老子打感情牌,老子不吃你这一套!哈?还想说服老子心甘情愿吃下这个亏,你想干什么,想让老子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?老子告诉你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畜生,我限你三天之内把老子之前给你的东西全都还回来,否则别怪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