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8章 野种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滚烫的鸡汤刚从保温桶里盛出来,连带着碗砸在脸上,又烫又疼,刘雪莉当即尖叫一声跳起来,她头发湿了大半,脑袋上被碗砸到的地方瞬间起了个大包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个好脾气的,当即就怒了,“安大庆,你发什么神经!”

    “我发神经?”

    安大庆哈哈大笑,笑的眼泪都冒出来了,他掏出手机翻出短信页面,用力砸到刘雪莉身上,刘雪莉这回有了防备,往旁边跳开,她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汤汁,怒道,“你又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自己看看那上面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狐疑的看着安大庆,她和安大庆夫妻这么多年,还从没看到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,见他脸色阴冷,胸口不断起伏,她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,看到上面的开房记录,她豁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心跳陡然加速。

    她提着一口气,继续往下翻,就看到那些赤裸着纠缠的男女。

    刘雪莉的脸瞬间就白了。

    她的气焰也一下消失,顾不上狼狈的自己,慌乱的跟安大庆解释,“老公,这不是真的……照片是人合成的,肯定是有人故意想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。我们结婚这么多年,我对你什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的,我怎么可能背叛你,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相信?”

    安大庆冷笑,“我相信你的后果就是被你欺骗快二十年!”

    安大庆骨子里非常大男子主义,在他看来,男人出轨是逢场作戏,可以原谅。但是女人出轨……坚决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尤其是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刘雪莉从来没上过一天班,全靠他的收入供养这个家庭,说难听点,她吃他的,喝他的,住他的,花他的……现在竟然还敢背叛他!

    安大庆越想越怒,他大步上前,一把揪住刘雪莉的头发,不顾刘雪莉的尖叫挣扎,揪着她的头发来到墙边,然后……对着墙壁狠狠往上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救命啊,杀人了!”

    刘雪莉感觉到生命受到严重的威胁,想挣扎,可她是个女人,力气上先天就是弱项,再加上这些年来养尊处优,她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,她扑棱着双手尖叫求救,“救命——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,老子也要揍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头上剧痛。

    刘雪莉趁着空隙的时候解释,“老公,那照片不是真的,真的不是真的,我这么爱你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又是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安大庆听她还在狡辩,更用力的撞她的脑袋,疼的刘雪莉余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?”安大庆红了眼睛,“你当老子没有怀疑过?我拿着照片专门去找人鉴定,照片根本不是合成的。这些年,你明面上当着安太太,背地里却给我戴绿帽子。哈哈!老子竟然还没有怀疑过你!说!你和蒋凡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!”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刘雪莉怎么可能承认。

    如果承认了,安大庆能打死她,她只能求助,“一鸣,一鸣你快来救救妈妈,妈妈要被你爸打死了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。

    刚才看到刘雪莉挨打,他已经下床准备拉开安大庆了,可听到安大庆口中吐出“蒋凡”两个字的时候,他整个人悚然一惊,像是被点穴了一样,僵硬的坐在那里,再也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到刘雪莉的求助,看着她满头的血,安一鸣如梦初醒,他赶紧踩着拖鞋大步冲过去,他拽住安大庆的手,“爸!别打了,再打就要把我妈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往日对安一鸣的爱,这一刻全都化成了愤恨,尤其是看着他那张脸,安大庆给更是头脑充血,他一脚踹开安一鸣,“别叫我爸,再让我听到你这么叫我,听一次我揍你一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没防备,被安大庆一脚踹倒,他跌坐在地板上,脑袋又是一阵眩晕,身体上的伤害敌不过心里的冰冷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。

    安大庆从来没动过他一根手指,现在却对他暴力相向,显然……他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安一鸣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“安大庆,你竟然连儿子一起打,你是不是疯了!”刘雪莉看着儿子也挨揍,眼睛立马红了,“就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跟一鸣有什么关系,你有气往我身上发,别找孩子的麻烦!”

    “儿子?哈哈哈!”安大庆仰天大笑,他用力把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扔到刘雪莉脸上,“到现在你想骗我,我儿子?他明明是你刘雪莉和野男人生的野种,你还敢说是我儿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的身份……也暴露了?

    刘雪莉瞬间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她马上捡起地上的亲子鉴定报告,看到上面的内容,她张张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,无话可说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把掐住刘雪莉的脖子,把她从墙上提起来,刘雪莉瞬间脚跟离地,她一张脸憋得通红,两只手用力的拍打着安大庆的手,安大庆却气红了眼睛,完全没有理智可言,“让我白白给你养了十八年的野种,贱人,你敢这么骗我,就应该想到今天!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喉咙被掐,刘雪莉没有氧气,完全说不出话来,她本能的挣扎求生,“放……放开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手下更加用力。

    呼吸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刘雪莉脑袋上血流不止,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缺氧,她脑袋也一片眩晕,她拼命拍打着安大庆的手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贱人!贱人!老子要弄死你,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爬起来,大步冲到两人面前,他用力推开安大庆,“住手!我妈要被你掐死了!杀人是犯法的!”

    安大庆被推了个踉跄,手上的力道顿时一松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刘雪莉顺着墙壁滑倒在地上,捂着脖子疯狂的咳嗽起来,安大庆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她,红着眼,再次大步冲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