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7章 不是他儿子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安一鸣没有睡,靠在床头刷手机,听到声音,他侧头去看安大庆,头转的太快,他脑袋一晕,还伴随着恶心,他赶紧靠在枕头上闭了会儿眼睛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又难受了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是脑震荡,要晕两天。”安一鸣收了手机,见他脸色不太好看,不由得问道,“公司出什么事儿了,不好解决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简单的说了两句,安一鸣就又皱着眉头靠在枕头上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换了平常,安大庆肯定心肝肉似地心疼地不得了,可现在他一句多余的关心话都说不出来。他目光落在安一鸣脸上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他那张脸……越看越像蒋凡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一鸣一睁眼就见安大庆直勾勾的盯着他看,那眼神……说不出的怪异,他心里有些发毛,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单人间不小,可安大庆却有种窒息的感觉,他突然一刻也待不下去了,“你先躺着,我去问问护士你头上可以换药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大步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确定安一鸣看不到他表情之后,安大庆才沉下了脸,他死死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安大庆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,不许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,就不可能忽视,安大庆到底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他想了想,还是去了护士站,跟护士沟通了一番之后,两人一起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我让护士给你换纱布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一愣,“我这纱布今天早上刚换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上面染血了会有细菌,还是换勤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倒是没怀疑。

    反正从小到大他爸对他就是这么关心重视。

    护士很快给他脑袋上的纱布换下来,又重新给他弄上新的,见护士拿着染血的纱布要出去,安大庆目光一闪,“我去问问医生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跟护士一起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刚出病房,他就要走了带血的纱布,护士一愣,“安先生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医院哪里可以做亲子鉴定!”

    护士一惊,“亲子鉴定?”

    “哪里?!”

    护士见他脸色不好看,呆了呆,见他脸色越发不耐,连忙说,“我们医院没这个项目……您可以找私人鉴定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捏着纱布,扭头大步就走了,留下一脸懵逼的护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。

    安大庆就去找了私人鉴定中心,把安一鸣带血的纱布交给了鉴定中心,又自己抽了一管血,鉴定报告要过几天才能拿,安大庆也是真沉得住气,这几天照常陪护安一鸣,甚至明知道刘雪莉出轨,对她的态度也没有异样。

    五天后。

    鉴定结果出来。

    接到鉴定中心电话的时候,安大庆手都是抖的,他本来想让工作人员直接告诉他结果,可不等工作人员开口,他就打断了他的声音,“算了,我自己亲自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去了趟鉴定中心,鉴定中心的人已经把鉴定结果装进文件袋里,安大庆没敢看工作人员的脸,接袋子的时候,手抖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他吸口气,把袋子接过去,就听到工作人员安慰的声音,“安先生,您……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的心陡然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打开袋子,抽出鉴定报告,整个过程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,当把报告抽出来,看到上面显示的内容,尽管有心里准备,可他还是眼一瞪,眼睛里陡然冒出几条红血丝,再然后……眼泪“刷”的一下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安先生……”工作人员心有不忍,却又无从安慰。

    安大庆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捏着鉴定报告,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,他麻木的转身,麻木的抬起脚步,麻木的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鉴定中心,火辣辣的阳光落在皮肤上,他却如坠冰窖,只觉得冷。

    一鸣!

    不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不是他儿子!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是他儿子,那是他当命根子一样疼了十八年的孩子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他给他吃的用的,全都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他买的房子写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包容他一切的坏毛病,他不爱学习,随他!爱打架,只要不吃亏,也随他!爱玩女人,只要他能兜的住,他都随他。

    他把他的副卡给他,不限额的让他刷,知道他喜欢跑车,就在他十八岁生日能驾驶车辆的时候,花大价钱给他买一辆跑车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安一鸣竟然不是他亲生儿子!

    何其讽刺!

    何其……打脸!

    安大庆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,他仰头看着太阳,眼泪哗哗的往下掉,他蹲在墙角哭,伤心之后涌上心头的就是愤怒,以及……恨!

    蒋凡!

    刘雪莉!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把我当猴耍,看我掏心掏肺的对安一鸣,你们早就在心里笑话我无数遍了吧,让我喜当爹,还让我白给你们养了十八年的儿子……你们好!很好!我不好过,你们谁都别想好过,你们这些人,敢这么对我,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!对!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安大庆抹掉眼泪,“蹭”的一下站起来,他捏着手里的鉴定报告,头也不回的冲向医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安大庆用力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刘雪莉正在喂安一鸣喝鸡汤,安一鸣闹脾气不愿意喝,刘雪莉正哄他,“这是妈妈专门让人从乡下给你买的土鸡,里面还放了过年时候别人送来的野山参,这些山参都是精品,你爸爸自己都舍不得吃……快喝点,多喝点才能快点恢复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刚进病房,听到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瞬间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就是他这么掏心掏肺对待的人,竟然不是他亲儿子!

    安大庆捏紧了手里的报告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刘雪莉和安一鸣也听到了动静,见安大庆回来,刘雪莉有些惊讶,“老公,你怎么来了,不是说今天白天我照顾一鸣吗,你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言不发,他缓步走到两人面前,伸手接过刘雪莉手里的鸡汤,然后……重重砸在她脸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