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5章 是不是也能看上她?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安大庆刚到病房,刘雪莉和安思雨就紧张的围上来,“老公,怎么样,事情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拍着胸口,“解决了就好,解决了就好……要不然一鸣这辈子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口袋里的内存卡,安大庆气的脑仁疼。

    他咬牙怒道,“安暖暖这个小畜生,我看她能得意几天,等她求到我头上的时候,看老子怎么收拾她!”

    安思雨又嫉又恨,她不死心的问,“爸,真的是萧总给她撑腰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萧总,我借她八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跟老子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思雨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萧总……

    萧总……

    那天惊鸿一瞥,萧睿的身影就长在她脑子里了,她是怎么都想不明白,萧总怎么会看上安暖暖这种人。

    除了脸能看,她还有什么!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爹不疼娘不爱,所以萧总才生了恻隐之心?

    越想越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自认自己不比安暖暖差,那……萧总能看上安暖暖,是不是代表他也能看上她?

    “一鸣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刚睡下。”提起这个,刘雪莉就抹泪,“孩子脑袋上缝了十七针,那个萧睿还真下得去这个手!我问过一鸣了,他脑袋上的伤不全是萧睿砸的,安暖暖也用台灯狠狠砸了一下!一鸣是她弟弟,她竟然能对一鸣下这样的狠手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煽风点火,“老公,你自己也看到了,这两年一鸣为了跟她处好关系,处处维护她,巴结她。就算这样,她还能对一鸣下手,你想想,她心里该有多恨咱们家。一鸣没有得罪过她都尚且如此,咱们还处处胁迫她,如果让她得势了,她不得把咱们往死里整啊。光是想想,我都觉得背后发凉,夜里眼睛都合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她敢!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还有什么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连牵制安暖暖的筹码都没了,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无可奈何,所以安大庆才越发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他安慰刘雪莉和安思雨,“你们别担心,我毕竟是她亲生父亲,她如果敢报复咱们,就是拼个鱼死网破,她都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怕就怕网破了,鱼死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一个人想挖点黑料出来还不容易?更何况我是她爸,如果是我爆料出来的黑料,信的人肯定不少,她真想整咱们,我就让她身败名裂。”

    刘雪莉还是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之前,掌握主动权的一直都是她和安大庆,现在主动权落在安暖暖身上,他们一家人成了待宰的羔羊,那滋味就不好受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竟然还敢对她儿子下手!

    “别说了,先进病房看看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起进了病房,安大庆对儿子是真的舍得下本钱,为了让安一鸣休息的好一点,特意花了价钱给他订了个单人病房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安一鸣剃了光头,脑袋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白纱布,正躺在床上睡觉,他失血有点多,一张脸惨白惨白的,看的安大庆心疼的滴血。

    他可怜的孩子!

    安大庆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,刚伸手握住安一鸣的手,安一鸣就皱着眉头醒了,安大庆连忙询问,“醒了?是不是爸吵醒你了,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安一鸣有气无力,“头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晕就躺着,别动。”安一鸣心疼的要死,“肚子饿不饿,饿了爸爸让人给你送吃的过来,刘婶最擅长炖汤,我让她炖点汤来给你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爸。”

    看他儿子多懂事!

    萧睿和安暖暖那个小畜生竟然忍心对他动手!

    安大庆胸口憋气,他努力对安一鸣挤出笑容,“你安心歇着,事情爸爸都替你处理好了,你放心养身体,以后那家人再也不会来医院骚扰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官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官司,爸爸怎么可能看着你坐牢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顿时松口气,人一放松,他就恢复了本性,他反握住安大庆的手,张嘴说的都是他爱听的,“爸,对不起,我知道……你这次帮我解决麻烦,肯定吃了不少亏。以前是我不懂事,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,等将来有出息了,再好好报答您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更窝心了。

    瞧他儿子多替他考虑。

    他拍拍安一鸣的手背,一脸慈爱,“跟爸爸还这么客气干什么,爸爸不指望你以后多有出息,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,你喜欢玩也没事儿,爸爸拼命工作就是为了让你以后的日子轻松点。爸爸赚的钱将来都是给你的,保证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肯定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装出一副感动的样子,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什么都别说了,好好躺着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一鸣果然乖乖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表演父慈子孝,刘雪莉也配合的红了眼眶,只有安思雨心里不是滋味极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他赚的钱将来都是给他的?

    那她呢!

    爸爸替安一鸣考虑的这么周到,怎么不替她考虑考虑以后呢!

    安思雨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一鸣受了伤,身体疲惫,很快就又昏昏欲睡了,昨天晚上刘雪莉守了他一夜,这会儿神色疲惫,安大庆索性让她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“今天白天我守着一鸣,你回去睡一会儿,晚上再过来换我,来的时候别忘了让刘婶给一鸣炖些老鸭汤过来,对了,书房里有别人过年时候送的冬虫夏草,让刘婶炖汤的时候放几根进去给一鸣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刘雪莉转身要走,安思雨也找了个借口走了。

    不走留着干嘛?

    找虐啊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离开,安大庆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守着儿子,看他头上的伤,恨不得伤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头上会不会留疤。

    留疤了就相当于破相,以后娶媳妇都是个缺陷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着,手机突然响了一下,安大庆起初没放心上,可手机“叮叮叮”响个不停,他生怕打扰安一鸣休息,赶紧把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他随意点开,一看之下豁然瞪大了眼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