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4章 又帮她一次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会客厅。

    萧睿和安大庆相对而坐,两个人都没有开口,一时间会客厅里十分安静,萧睿的目的就是让安大庆让出齐青的监护权,但是他深谙谈判的技巧,知道这话不能从他口中说出来,否则就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萧睿表现得十分冷静,在安大庆组织语言的时候,他甚至从方伟手中接了份文件低头阅览,他没抬头,淡淡的开口,“你只有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恨得咬牙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用齐青的监护权威胁,给安暖暖下达了命令,让她帮他拿到锦绣城的项目,转眼萧睿就用安一鸣,让他让出监护权。

    他这行为,分明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安大庆更恨的是安暖暖。

    这个小畜生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把她拿捏的死死的,她会乖乖听话,没想到,竟然给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!

    养不熟的白眼狼!

    “你还有两分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事关自己唯一的儿子,安大庆不敢含糊,连忙收敛了心神,尽管心有不甘,他也只能妥协,“萧总,只要您愿意放过一鸣,我可以把齐青的监护权交给安暖暖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无动于衷,安大庆咬牙,“现在是下班时间,我保证,明天上午十点之前,我就可以把监护权交给安暖暖。”

    等的就是他这句话。

    萧睿合上文件,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同意了,安大庆松口气,一口气还没彻底松完,想到锦绣城那个到手的项目飞了,他又是一阵肉疼,见萧睿起身,他也赶紧站起来,“萧总,那视频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伟,给他。”

    方伟没想到萧睿这么轻易放过安大庆,着实愣了一下,他看了眼安大庆,有些犹豫,“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他。”萧睿没感情的掀起嘴角,“安总是聪明人,不会以卵击石。”

    也是!

    安大庆敢出尔反尔,就是得罪了总裁,敢得罪总裁……他那个小作坊公司,也不用存在了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碾压性实力面前,他敢作妖就是自找死路。

    说白了。

    今天总裁只是给他一个警告而已。

    方伟不再犹豫,从口袋里掏出内存,把内存卡交给了安大庆,安大庆赶紧接住,他也不怕萧睿给他的是假的。

    萧睿想对付他,轻而易举。所以,他也不会做这种无用功。

    而他。

    确实也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。

    “谢谢萧总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十点。”

    这次安大庆听懂了,忙不迭地点头,“您放心,明天十点之前,我一定把事情办的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颔首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安大庆看他带着方伟离开,等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会客厅,他才露出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他活了大半辈子,还是头一次过的这么憋屈窝囊。

    人家算计他,利用他儿子威胁他,他不但连个屁都不敢放,还得老老老实实的按照人家的吩咐行事,然后还要感谢人家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全都是因为安暖暖。

    混账!

    小畜生!

    仗着萧睿撑腰,敢算计到他头上来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萧睿能新鲜她多久,她能让萧睿给她出头解决监护权,他就不信,她还能逼着萧睿让他继续给齐青出医药费。

    一个月六十万医药费,对萧睿来说确实连毛毛雨都算不上,可……只要他腻歪她那天,就是她跌入地狱那天,到没人给她出医疗费那天,就是他报复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等着。

    看谁能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大庆不敢耽误,前一天晚上就给安暖暖发了消息,让安暖暖第二天早上配合他去做监护权转让手续,他倒是想给安暖暖打电话,电话被安暖暖拉黑了,所以只能发消息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见到安暖暖,安大庆虽然不敢对她怎么样,可还是少不了一番挖苦辱骂,安暖暖权当没听到,安大庆提前找了关系,所以时间上不用等多久,很快就办好了手续。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到手的监护权,差点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终于!

    以后再也不用受安大庆的控制了。

    真好!

    “安暖暖,别说我没有警告你。”安大庆冷笑着说,“现在你妈的监护权给你了,法律上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所以,从今天开始,她的医疗费……我一分钱都不会再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安大庆看她神色淡淡,只以为她根本不用为钱发愁,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,“榜上大款了果然不一样,说话都有底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抿着嘴唇,没有理会他,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把话放在这儿,你给老子等着,我倒要看看萧睿能护你多久。”

    事后找茬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早在撕破脸皮的时候,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安大庆冷笑一声之后,拂袖走了,他走之后,安暖暖也匆匆往公司赶,还不到五分钟,她就接到了母亲主治医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吗,你父亲这边断了你母亲的治疗费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登时“咯噔”一下,现在她最发愁的就是妈妈的医药费,费用不是小数目,她还没来得及筹钱……她没想到安大庆动作这么快。

    她刚要开口,那边的医生就继续说,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母亲这个病例很特殊,我们医院打算把这个病例当成经典病例来做,所以经过开会之后,医院这边决定,如果你经济方面不允许,我们可以先治疗,等安小姐你有能力了,再来偿还这个费用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大喜过望,“真的吗,这样也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安小姐你不用着急,费用可以慢慢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刘医生真的太感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安暖暖感动的想哭。

    太好了。

    她不用担心凑不到钱,妈妈被放弃治疗了。

    巧?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是不是太巧了。

    不早不晚。

    她这边刚开始着急钱的问题,医院那边就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她记得……

    之前萧睿好像跟她说过,康华医院的院长是他的一个叔叔?

    安暖暖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他又帮了她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