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3章 欺负你,又怎样?

    “萧总!”

    萧睿淡淡的听着方伟汇报接下来的行程,他步伐入风,听到安大庆开口喊他,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安大庆心里一沉,赶紧快步追过去,“萧总……萧总您听我说两句话,我不耽误您几分钟时间。”

    萧睿依旧没理他。

    在萧睿面前,安大庆哪有在安暖暖面前时的趾高气昂,他姿态放的很低,边走边说,“萧总,一鸣还是个孩子,他如果哪里做错事让您生气了,我替他跟您道歉,求求您高抬贵手,放他一马。”

    萧睿脚步猛然一顿,“孩子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安一鸣前段时间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,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萧总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挺好!”

    安大庆没听懂,有点呆,见状,一旁的方伟替他解释,“我们总裁的意思是说,安一鸣已经到了可以为自己行为负刑法的责任,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心里哇凉,他低声哀求,“萧总,那孩子是我没教好,可……求您看在他是暖暖亲弟弟的份上,饶他一次,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育他,不让他再惹是生非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安暖暖还好,提起安暖暖,萧睿想起他昨晚的遭遇,脸色倏然就冷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有安一鸣昨天录像的内存卡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回家之后用电脑打开里面的内容,看到他对安暖暖施暴的全过程……只恨自己没在他脑袋上多砸几下。

    视频就是证据,只要把视频拿出来,警方就能定他的罪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那视频他再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。

    多一个人看,对安暖暖来说,就多一份伤害,所以,他选择了更迂回的方法,把安一鸣做的那些事情查的清清楚楚,然后找到了两年前那个受害女孩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安一鸣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他有录像的癖好,昨天那张内存卡里,恰恰好有他对之前女孩施暴的视频证据,而安暖暖的那一份,已经被他永久删除了。

    “萧总,求您网开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以为事情有转机,连忙说,“您问。”

    萧睿这才赏了他一个眼神,他目光刀子一样凌厉,“昨晚的事,安一鸣怎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安大庆顿时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萧睿很有耐心,也不催促,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到底是他有求于人,安大庆咬咬牙,到底还是老实交代,他把安一鸣那些肮脏的谩骂掩去,润色了一番才说,“一鸣说……说他昨晚去找暖暖,被您撞见,因为他和暖暖动作有些亲密,被您误会了他们的关系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安大庆硬着头皮说,“萧总,您真的误会了,他们是亲姐弟,感情又好,举止间亲密些也是正常的,怎么,暖暖没有跟您解释吗?是这样,她和我太太感情不太好,跟我另一个女儿安思雨感情也不太和睦,所以可能故意让您误会。”

    萧睿打断他前后矛盾的话,“你信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不丁的开口,安大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又愣住了,他救助的看向方伟,方伟摸摸鼻子,淡淡的充当翻译工具,“我们总裁的意思是说,你信了安一鸣的说辞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!

    他们怀疑安一鸣说的话?

    安大庆反射性地维护儿子,“我们一鸣从小就不会说谎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就感觉萧睿和方伟看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嘲弄,安大庆脸上有些挂不住,他硬着头皮说,“萧总,一鸣和暖暖是一家人,一家人哪有隔夜仇,就算以前有些小吵小闹也都翻篇了。您在意暖暖,想给他出气的心情我能理解,您揍他给他一个教训我能理解。可……可您不能一出手就把人往监狱里送啊。”

    萧睿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方伟心跳加快,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妈呀。

    总裁笑了。

    他跟着萧睿的时间长,深知他这个人的性格,他冷着脸的时候是他的正常状态,如果他笑了……那事情就真的大条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安大庆……见他脸上也堆上笑容,立马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自求多福去吧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念头才刚刚闪过,他就听到自家总裁含笑的声音,“我这人护短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,我弄定了!”

    安大庆大惊失色,“萧总!”

    萧睿看向方伟,方伟适时的走过来拦住安大庆,“安先生,我们总裁的时间很宝贵,请你让让,不要耽误我们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没想到他好话说尽,萧睿还是不肯放过安一鸣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如果他进去了,以后一辈子就全毁了,毁他儿子跟毁他有什么区别!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安大庆恶向胆边生。

    眼看着萧睿要走,他怒声道,“萧睿,你这是仗势欺人!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弄这么一出,就是报复我们一家人对安暖暖不好。是!这些年我对她确实不够关心,但是我也没少她吃少她穿,现在她翅膀硬了,傍上你了,觉得自己有靠山了就敢不把我们一家人放在眼里了,我告诉你,她爹永远是她爹,只要我活着一天,她就别想在这个家里兴风作浪!”

    萧睿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他回头,轻笑,“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看过来,安大庆的勇气立马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他吞着口水,动动嘴巴却再也没勇气说更难听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说的跟放屁一样,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萧睿轻笑,“我就是仗势欺人!你,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嚣张!

    狂妄!

    安大庆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!

    他像吃了翔一样,脸色铁青,胸口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他能怎样?

    他就是不能怎样,所以才这么愤怒。

    人家是萧氏集团的总裁,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他,人家想把他怎样就把他怎样,他甚至都没办法挣扎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他的愤怒才更无力。

    眼看着萧睿即将消失在视线中,他大吼一声,“萧总,齐青的监护权在我手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他脚步停下,安大庆连忙说,“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