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2章 抓蛇捏七寸

    话落。

    萧睿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还给安暖暖,叮嘱她,“这件事你不用管,他再给你打电话就拉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内心有些忐忑,怕真把安大庆逼急了,到时候他又拿妈妈做文章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似乎看出她的担忧,萧睿难得的开口安慰人,“他会求着把你妈妈的监护权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挑,“你在质疑我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连忙摆手,“不不不,我是觉得安大庆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安一鸣在他心里的分量了。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“安一鸣不是他儿子,这件事你还没跟他说吧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安一鸣说了他不是安大庆的儿子,但是安大庆疼了他这么多年,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,他肯定不会相信的,她拜托萧睿帮忙调查这件事,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,她怎么可能贸贸然去跟安大庆说。

    “没说就好。”萧睿没感情的扯起嘴角,然后拍拍她的肩膀,被拍的地方刚好是昨天受伤的地方,安暖暖猛的瑟缩了一下,萧睿嘴角当即沉了下来,“胳膊也有伤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已经擦过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目光在她手臂伤扫了一眼,没说什么,只是眼底的温度更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。

    方伟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,然后跟他汇报,“总裁,楼下前台打电话,说有个姓安的男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!

    办公桌后,萧睿没有丝毫意外,他放下文件,放松的靠在办公椅上,意味不明的道,“还挺重视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方伟是萧睿的左右手,昨天也是他调查到安一鸣在郊区的别墅的,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能让总裁震怒,安家的人昨天肯定又的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儿。

    方伟丝毫不同情他们,听萧睿这么说,他想到查到的资料,当即就说,“安大庆对他这个儿子确实溺爱,听说他是山区里出来的凤凰男,虽然考上大学,但是他们当地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严重,他本人也有这种思想。他一直都觉得女儿是要出嫁的,只有儿子才是他家的根。”

    “迂腐!”

    的确!

    方伟摊摊手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有这种老古董的思想,可不就是迂腐之极吗!

    真按照安大庆这种思想,家里就一个独生女的家庭,就该是绝后了?娘的,说的好像闺女是老婆跟别人生的,不是他的种似的。

    “脑袋有毛病就算了还眼瞎,那个安一鸣明显就是烂泥扶不上墙,他还宝贝似地供着,安暖暖不知道比他强多少倍。名牌大学毕业,长得漂亮性格温和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她以后肯定比安一鸣有出息,只要安大庆对她好,她肯定也比安一鸣孝顺。安大庆就跟选择性眼瘸似的,压根看不到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呵——”

    “总裁,那个安大庆您要见吗?”

    “见,怎么不见!”

    方伟一愣,“那我让他来会客厅等着?”

    “会客厅?他不配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了眼腕表,看着时间还早,他重新拿起文件,“萧氏集团不是他想来就来的地方,我也不是他想见就见的。”

    方伟秒懂。

    他马上说,“我让前台不要管他,既然他想见您,就让他老老实实在下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萧睿有意晾着安大庆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昨天晚上他看到的场景,他就恨不得把安一鸣凌迟了,但是……抓蛇捏七寸,要打就打要害。

    还有安大庆。

    一边花着齐家留给他的财产,一边虐待着他们唯一的血脉,世界上没这么好的事,以前他不知道就算了,以后,公道他来主持,想再剥削安暖暖,也要问问他同不同意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楼下的安大庆等的已经去了好几趟卫生间,起初他跟前台说是来找萧总的,前台还对他挺客气,可她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,对他的态度明显就冷了。

    安大庆问什么,几个前台都是爱答不理的,他没办法,只好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,中间等的口渴,他让前台给他倒杯咖啡,前台都冷漠着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忙,安先生想喝茶可以自己倒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前台也敢给他摆脸色!

    安大庆气的要死,又没有办法,只能咬牙忍着气用手机下单了咖啡送来,他连喝了好几杯咖啡,时间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六点,还是没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安大庆活了半辈子,怎么可能不知道萧睿在故意刁难他。

    换了平时。

    他虽然忌惮萧氏集团,却也不会上赶着来找虐,可想到病房里躺着的安一鸣,再想想前两年被他打发的人带着律师找到医院……安大庆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本来他也不需要多担心,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两年,可……那家人太卑鄙,竟然有安一鸣强迫他女儿发生关系的证据,如果他们真的要告,安一鸣肯定要坐牢。

    安大庆越想越慌。

    想找萧睿求情,求他网开一面,可人家根本不见他,问前台,被前台给了几个冷脸,又嘲讽了几遍之后,安大庆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说到底,萧睿之所以针对他,还不是为了安暖暖!

    安大庆忍无可忍,再次把电话打到安暖暖手机上,可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一愣,又打了两遍,依旧是这个结果,他终于反应过来,气的一巴掌拍在面前的小几上,“小畜生,敢拉黑我!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前台冷着脸提醒,“损坏物品需要照价赔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等了一个下午,又饿又憋火,听到前台的话,他的愤怒值终于达到顶峰!

    就在他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总裁专属电梯门打开,一身笔挺西装的萧睿从里面走出来,身后还跟着他的特助方伟。

    安大庆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许多,生怕萧睿不搭理他,赶紧快步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萧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