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1章 我没那么博爱

    随着车子的行驶,车窗外的荒凉被繁华的霓虹灯代替。

    车子快抵达香溢紫郡的时候,萧睿突然踩了刹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买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萧睿把车子停在路边,下车去买了一包东西,因为外面雨势太大,他再回来的时候,身上已经被雨水淋的湿透,但是手里的东西却一滴水都没沾上。

    他重新上车,随手从车里抽了条干净毛巾擦拭头发,然后把买来的东西递给安暖暖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愣,下意识的接过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药!”

    她打开一看,里面果然是药,一瓶红花油,还有一瓶碘伏和一盒棉签,安暖暖看着手里的药,一瞬间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用擦药,过几天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擦了药好的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扔掉毛巾,严肃的教育她,“女孩子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都要把自己的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!如果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,谁会在意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相似的话,许谦其实也跟她说过。

    因为从小到大,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,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,每次磕了碰了,只要不严重,不见血,她很少处理。

    反正过几天就好了

    有一次许谦撞见她手臂上磕到的瘀伤,当即就拉着她去药店买药回来,他说,“女孩子生下来就是让人疼,让人保护的,如果不小心受了伤,一定要好好处理,千万别不当回事儿。你越重视自己,别人越不会忽视你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觉得她今天可能太脆弱了,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鼻酸,想要流泪呢。

    冒着大雨,不惜自己淋湿也要去给她买药,记忆中,除了妈妈和许谦,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在意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眨眨眼,眨去眼底的湿润,一开口,声音却沙沙的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萧睿皱眉。

    显然是不喜欢安暖暖跟他这么客套。

    他发动引擎,一言不发的踩了油门。

    这一次,车子直接驶入地下车库,为了方便,萧睿特意把车子停在安暖暖住的那一栋楼下,然后乘电梯跟她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了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识相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上了楼,安暖暖手里提着萧睿给她买的药,她打开大门,看着他衬衫贴在身上,犹豫了一下,问萧睿,“要不要先进来洗个热水澡?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萧睿目送她进玄关,“别忘记擦药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暖暖看他要走,赶紧喊住他,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他,“你身上都淋湿了,别感冒了,把衣服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披上衣服,“洗个热水澡,什么事都别想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种怪异感又上来了,安暖暖舔舔嘴唇,“总,萧睿,你对谁都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呵,我没那么博爱!”

    心口一跳,安暖暖顿时紧张,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护短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越发绷紧的身体,淡淡道,“工作中我们是上下级,生活中算朋友。再者说,今天你是下班回去,跟我一起吃饭被带走,安一鸣的行为是在打我的脸,我不是他爹,不会惯着他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安暖暖松口气。

    “明天需要请假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安暖暖连忙说,“没那么脆弱,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没再说什么,点点头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洗了个热水澡,洗完澡,躺在床上,看着外面依旧滂沱的大雨,她整个人才算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侧首。

    瞥见床头柜上的红花油,想起萧睿的话,到底还是坐起来,把身上带瘀伤的地方都用红花油揉擦了一遍。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想象中的坚强。

    黑暗中。

    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安一鸣令人作呕的嘴脸,她有些心悸,慌忙打开灯抱住自己,明亮的灯光笼罩着整个房间,她才有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萧睿站在安暖暖楼下,看着她房间里的灯熄灭,他又停留了一会儿,就看到她房间里的灯光重新亮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当即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安一鸣?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萧睿沉着脸,拨通了方伟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下了一夜的暴雨终于停歇,天气转晴。

    安暖暖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公司上班,刚到公司,她就接到了安大庆的电话,她去茶水间接听,刚接通就听到安大庆的咆哮,“安暖暖,你到底在搞什么,一鸣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,他说是你带人打的,你这个小畜生竟然敢对你弟弟下手,你是不是想挑战我的底线!”

    安暖暖冷静到近乎冷漠,“跟你告状了,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挨打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原因!”安大庆截断她的话,“还有,前两年跟你弟弟开房的那个女生,她家里人我都已经出钱解决了,今天竟然又找上门来了,还扬言要告我们家。你弟弟说这也是你在中间搞鬼,安暖暖,老子告诉你,不管你想干什么,给我立刻停止,否则你承担不起这个后果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愣。

    第一个念头就是,萧睿做的?

    念头刚刚闪过,手里的电话就被人给抢走了,她刷的侧头,就看到萧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茶水间,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也不知道听到多少她和安大庆的对话,此刻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我做的,你不来找我,反而来找安暖暖,怎么,她看着好欺负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像被掐住喉咙,硬生生停顿了好几秒,半晌才试探的开口,“萧总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又静默了两秒,“昨天……打一鸣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隔着手机,安暖暖都听到安大庆紧张的吞口水的声音,“萧总,不知道一鸣那个不成器的哪里得罪您了,如果他做错事,我替他跟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萧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错事,就要接受惩罚。”萧睿冷冷道,“等着他进监狱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