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9章 他该死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萧睿就看到让他瞳孔紧缩的一幕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安暖暖被安一鸣压在大床上,她双手被他紧紧攥着,高举过头顶,两条腿剪刀一样控制住她的腿,不让她挣扎,另一只手正在撕扯她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她满脸泪痕,长发披散衣服凌乱,拼命的在床上挣扎,或许是之前挣扎的太厉害,她脸上挨了一巴掌,此刻脸上带着清晰的指印,她害怕极了,连尖叫声都变了形。

    萧睿大脑瞬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,身体就已经快步上前,一只手落在他扯衣服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刚才听到踹门声,还以为是外面的几个兄弟等不及了,他本来还没放在心上,知道此刻偏头看到萧睿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萧睿面色冰冷,浑身煞气,只一眼,安一鸣满身的欲火就“刷”的一下浇灭彻底,他心里狠狠哆嗦了一下,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,不配知道!”

    萧睿手下猛然一个用力,安一鸣登时疼的惨叫一声,紧接着,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他从床上拽下来,破布似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屁股重重落在地板上,安一鸣疼的眼泪差点飙出来。

    在一众小弟面前被这样对待,安一鸣感觉丢脸到了极点,一扭头,眼看着几个小弟还站在门口没有动弹,安一鸣彻底怒了,“大爷的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上去抽他丫的!”

    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,马上凶神恶煞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几个小弟全抱着伤处,躺在地上哀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脸色刷白。

    见小弟们失利,他扭头,下意识地就想跑,可他才刚刚抬起脚步,就感觉背后一阵阴风,一扭头就发现萧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身侧,看他猩红的眼睛,安一鸣活了这么久,头一次有心惊胆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吞着口水退后两步,“兄,兄弟,有话好说,咱们有话好说……呃,你是不是也看上我姐了,好说好说,您先上,啊——”

    耳边是安暖暖隐忍的哭泣声,萧睿早就已经暴怒,这会儿听着他嘴里的脏话,忍无可忍,他一把拽住安一鸣的衣领,用力一掼,就把他的脑袋按到了床头柜上,他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,按住他的脖子,用力一砸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灯泡在脑袋上爆开,安一鸣登时头破血流,他惨叫一声,脖子上压力又是一紧,安一鸣呼吸困难,顿时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了。因为缺氧,他憋红了一张脸,可脖子上的力道没有减轻,反而越来越重……这男人真想杀了他!

    安一鸣是个混子,但是他再混也不敢杀人,脑袋上的血顺着头发滑到脸上,腿肚子也开始剧烈颤抖,他再也顾不上面子,扑棱着手臂求饶,“大侠饶命……咳咳,饶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该死!”

    他手上青筋凸现,又是一个用力,安一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,他狂翻白眼,脑袋发晕,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晕厥。

    手上突然一凉。

    是安暖暖伸手覆在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萧睿侧首,看到她衣不蔽体的样子,眼睛里红光更甚,这一刻,安暖暖毫不怀疑,萧睿是真想弄死安一鸣。

    “萧睿……松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后怕,安暖暖浑身还在剧烈颤抖,她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,她抖抖索索的攥住萧睿的手,“松手……别脏了自己的手,为了这种人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他该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该死!

    安暖暖恨不得亲手结果了他,她低头,看着安一鸣头破血流,挣扎求生的样子,抓起地上的破台灯,又狠狠在他脑袋上砸了几下,这回,安一鸣再没挣扎,白眼一翻,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睿依旧没松手,看安一鸣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萧睿,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眸子猩红微微散了一些,马上转头看她,安暖暖是真的害怕,浑身冰凉,她瑟缩着身子,眼底含泪,手却紧紧的抓着他的手,“我不想在这里……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无数根针,密密匝匝的刺在心头,萧睿心疼,到底是松开了手,他一脚踹开晕倒的安一鸣,看着她被扯烂的衣服,眼底戾气一闪而过,他脱掉西装外套,披在她肩膀,“好,我带你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萧睿脚步一顿,就看到安暖暖指着角落里的拍摄设备,“录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目光更加阴鸷。

    他大步上前,三下两下砸碎摄像机,取出里面的内存卡,重新折回来,“走!”

    安暖暖也想走。

    她试着迈了两步,两条腿抖的厉害,又像是灌了铅,沉重的根本迈不开脚步,见萧睿看过来,她鼻尖泛酸,“腿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抿唇,一言不发的把她打横抱起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安暖暖浑身僵硬,可很快,身体就一寸寸软了下来,她靠在他胸口,听着他紊乱的心跳,眼眶又是一热,她咬紧嘴唇,拼命遏制自己,不让眼泪落下来。

    真奇怪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个冷冰冰的人,怀抱却出乎意料的温暖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刻,她是真的绝望了,她想不到会有人出现救她,当萧睿出现在她视线中的那一刻,她眼睛瞬间就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下楼,穿过客厅,走到院子。

    天已经彻底变了。

    乌压压的云压下来,风很凉,吹在她身上,她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,紧接着,她就感觉萧睿收拢了双臂,把她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她仰头,却只能看到他绷紧的下颌。

    她扯扯他的领带,萧睿立马低下头,他眼底还带着没有散去的冷厉,像是生怕吓到她,他努力放松面部肌肉,声音也低了一些,“冷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加快速度,把安暖暖抱进车里,为了赶时间,他特意开了辆跑车,他把她塞进副驾驶,贴心的给她系上安全带,这才绕到驾驶座,拉开车门准备上车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