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4章 以后离他远一点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奇怪的看他一眼,这语气,怎么跟抓奸似的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走,“陌生号码,估计是骚扰电话或者是诈骗电话吧。”安暖暖从来不接陌生号码,见状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刚挂断,手机再次“叮铃铃”的响起来,那声音单调又执着,颇有种她不接就一直响的感觉,安暖暖看着来电显示,依旧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地址是云城,皱着眉头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姐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乱认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静默了两秒,然后是含糊不清的声音,“嗝——我是你弟弟,姐你还能有几个弟弟,是我,安一鸣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还真没听出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安一鸣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,而且他好像喝了酒,声音含含糊糊的,乍一听跟他原本的声音也有区别。

    安暖暖对那一大家子人都没有好感,她冷淡的开口,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姐,我喝多了,你能不能来接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果断地拒绝,又静默了两秒,随后他苦笑说,“姐,你是我亲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错人了,你亲姐是安思雨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你不至于这么绝情吧。”安一鸣打着酒嗝,似乎要哭了,“以前小时候我不懂事,跟安思雨一起欺负你是我不对,但是我这两年不是改了吗,这两年我跟安思雨都没跟你亲。姐,我是真心想跟你修复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安大庆和刘雪莉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好人,更何况她亲眼见识过他的恶劣。

    “叙旧情你找错人了,没事儿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姐,我今天翘课来酒吧喝多了,让爸知道我又翘课肯定少不了挨骂,但是我现在开不了车……你来接我一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有个职业叫代驾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你怎么能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这样,或许你可以跟安思雨求助,我想她应该很乐意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安暖暖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对面。

    萧睿把安暖暖嫌恶的表情尽收眼底,见她皱着眉头,微微挑眉,“你弟弟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讨厌他?”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抽烟喝酒打架斗殴……仗着家里有点钱,仗着安大庆宠爱,不知天高地厚,成天惹是生非,迟早有一天闯大祸。”

    “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是喝醉了,让我去接他。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皱,“喝醉?他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眸子眯起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让安暖暖一个漂亮女孩去酒吧那么乱的地方接醉酒的他?

    凭着直觉,萧睿叮嘱她,“以后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一向不亲近。”安暖暖讨厌安一鸣,直接就表现在了脸上,“小时候他没少联合安思雨欺负我,这两年不知道怎么转性了,突然对我态度变好了……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坏事做太多,每次跟他相处,都觉得他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好就不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也没打算跟他演姐弟情深!”安暖暖把手机塞进包包,“他平时住校,我们很少有机会碰面,就算碰面也说不上几句话。这两年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都能数的过来,我连他的手机号都没存,谁知道他今天抽什么风,突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萧睿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“意外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意外的。”锅里的东西吃的差不多了,安暖暖用漏勺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捞干净,然后把面条倒进去煮,“讨厌就是讨厌,我又不是圣母,干嘛要忍着恶心跟他打好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还挺拎得清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不明,说不好是夸奖还是嘲讽,安暖暖习惯了他阴阳怪气,直接当他在夸她,她双臂撑在桌面上,笑眯眯的说,“人家说爱屋及乌,我这人嫉恶如仇,恨屋也及乌,所以,就算安一鸣是真心想跟我修复关系,我也不稀罕,谁让他是安大庆和刘雪莉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说,“喝醉了给我打电话,这行为也迷惑的很,他自己有爸有妈,再不济还有安思雨那个一母同胞的姐姐,怎么轮到我去接他。说他翘课喝醉了怕挨骂?以安大庆对他的溺爱,他翘课是老师没看好他。喝醉是酒吧不该卖酒给他。我怀疑,就算他醉驾出了事,安大庆都能把责任推到马路上,挨骂?根本不存在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萧睿听她语气不善,眉头挑的更高,“这话听着有些酸。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?”

    “非常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,以前还挺羡慕他的。”安暖暖咂咂嘴,“看安大庆对他那么好,心里还有点小妒忌,不过后来看他长歪成这样,嘿嘿,我又平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,像个头上长角的小恶魔,无端的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边吃边聊,萧睿话很少,就算说话也是言简意赅,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,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安暖暖在说,她平时也不是个话多的人,不过她发现心情好时候的萧睿还是很好相处的。

    比如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她没有什么话好说的时候,萧睿就会不着痕迹的过度到下一个话题,然后她又是一番滔滔不绝,一顿饭吃下来,竟然没有冷场。

    边吃边聊,一顿饭硬生生吃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和心肝打了声招呼,然后两人一起离开火锅店。

    从火锅店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彻底漆黑,从空调屋里出来,外面空气又闷又热,空气里仿佛带着湿气,黏糊糊的贴在身上,恨不得马上洗个澡才舒服。

    安暖暖热的胸闷,她仰头看天,天空乌云密布,一层层漆黑的云压下来,“好像要变天了,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火锅店距离香溢紫郡大门口只有三分钟的路程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很快就到了大门口,刚到马路对面,远远的,安暖暖就看到一辆骚包的跑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看到那辆熟悉的车,她脚步猛的一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