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5章 只能说你犯贱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捏着合同,手指都在颤抖,她吸口气,努力平静,“我说了,我跟萧总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,之前他帮我纯粹是路见不平。他这个人公私分明,你凭什么觉得他会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我?凭我脸大?”

    “安暖暖,现在还来糊弄我,有意思?”安大庆冷笑,“老板和员工?你这话骗骗三岁小孩子还行,想忽悠我?门都没有!萧氏集团员工遍布全世界,我怎么没见萧总这么仗义的帮过别的员工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跟他没关系。”安暖暖咬牙看着安大庆,“安大庆,你觉得我和萧总真有关系,你还能老神在在的在我面前跟我谈条件?你信不信,但凡我能在萧总面前说上话,我第一个就让你破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大怒,“你这个小畜生!”

    “老公,冷静!冷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红着眼,那眼神恨不得把安暖暖千刀万剐了,他指着安暖暖的鼻子,一身匪气,粗声粗气的说,“小畜生,你敢!我警告你,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凭本事挣的,你要是敢在萧总耳边叨叨,老子弄死你!娘的,反正老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让老子破产就是要老子的命,你敢要老子的命,老子也不让你好活,到时候你跟你妈统统要给老子陪葬!”

    “口口声声骂我小畜生,因为你就是那个老畜牲!”安暖暖也红了眼睛,“你说的对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我就是一条贱命,你把我逼急了,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两人谁都不肯让,气氛顿时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安大庆扬手就要打她,安暖暖梗着脖子,不肯让半步。

    刘雪莉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安暖暖就是一个扫把星,有她在的地方准没好事儿。

    她吸口气,拉住安大庆,“老公,别生气,有话好好说,别弄到两败俱伤,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咬咬牙,勉强压住怒火。

    小畜生。

    果然是有人撑腰了啊。

    之前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,现在都敢在他面前呛声,敢挑衅他的权威了。

    “想跟我同归于尽你也得有这个本事。”安大庆冷冷的说,“没那个本事之前别叫唤,我不管你想什么方法,总之想办法帮我把项目拿到手。你别觉着是在帮我,你也是在帮你自己,现在公司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,没有生意哪来的钱?没有钱老子上哪儿给你妈交医疗费!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我跟萧总没有关系,他不可能把项目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可能。”安大庆冷笑,“你有没有听说过萧总的名号?萧睿这个人出了名的冷血无情,有一年给他供货的工厂出了问题,他把负责人逼到跳楼自杀!他路见不平?我告诉你,换了不相干的人,倒在他面前死在他面前他也只会觉得污染空气,他这样的人会随便帮人?你在跟我搞笑?!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说!”

    萧睿虽然阴晴不定,但是在安暖暖心里他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“我胡说?你可以去圈子里打听打听,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。”安大庆说,“萧睿要不是对你有意思,老子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对你没意思,你也要按我的吩咐办事。”安大庆冷冷的说,“比起赵总和刘总,萧总要样貌有样貌,要身材有身材,最重要的是他年轻多金……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美差,让你勾搭他,那是瞧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拒绝的资格!”安大庆冷笑,“别告诉我,同样是卖,把你卖给赵总刘总你愿意,卖给萧总你就不愿意了!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只能说你犯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卖个身,换你妈的医药费,你自己仔细掂量吧!”

    安暖暖捏紧合同。

    如果能活着,谁愿意死?

    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,她也不想跟安大庆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让她勾引萧睿?

    她一直把萧睿当老板,甚至因为萧睿帮了她,她内心里还把他当好人,当朋友……是个陌生人,她能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卖了,可……他不是陌生人……

    “给你两天时间好好考虑清楚。”安大庆似乎认定安暖暖会妥协,他冷哼一声,“回复我之前,你最好去康华医院看看,我把你妈的病例拿给专家看了,他也说了,你妈的确有醒过来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豁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只是让你帮我搞定合同,可没说一定要让你出卖色相,你要是有本事,大可以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闭上眼。

    客厅里空调温度调的很低,她身上的汗被吹干,只觉得背后寒气阵阵,她抓起合同,“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给我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抿着嘴唇没吭声,她离开安家,以最快的速度去了趟康华医院,找到妈妈所在的病房,她特意找到了主治医生,问了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医生说,“我跟你妈之前的主治医生刚聊过,你妈妈现在的身体机能确实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,她这种情况,的确有醒过来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安大庆没有骗她!

    妈妈真的有可能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去病房,隔着玻璃看了眼齐青,护士正在给她抽血做检查,她眼圈突然就湿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线希望,她也不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她立马拨通了安大庆的电话,安大庆声音平静,没有丝毫意外,“去过医院了?”

    “合同的事……我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有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站在烈日下,皮肤被太阳刺的灼烫,心里却一片森凉,她沉声说,“两个条件。第一,如果合同谈成了,不能偷工减料,必须精益求精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现在公司口碑不行,就算为了挽回口碑我也得好好做,再说了,萧氏集团那边会有监工,我没那个机会,说第二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谈成了合同,我妈的法定监护人,必须换成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