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9章 只能因为爱情

    第二章

    走廊上。

    萧睿和安暖暖一前一后的走着,晚风徐徐,灯光昏黄,两人谁都没说话,气氛却难得的舒缓。

    “要坐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愣,这才发现她竟然跟着萧睿,走到了一个凉亭里,凉亭旁边的廊柱上亮着白灯,周围假山环绕,溪水流动,环境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因为园子里种了香樟树,竟然也没有蚊子。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拒绝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进了凉亭,分别在古色古香的原木长椅上坐下,两人都没说话,气氛有些尴尬,还是安暖暖先开口打破宁静,“总裁,今天谢谢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谢?”

    “改天请您吃饭。”

    萧睿眉头一挑,打趣,“还吃泡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然还会开玩笑呢。

    安暖暖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一些,她挠挠头,尴尬的说,“上次那不是特殊情况吗,下次肯定请您吃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就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安暖暖有些别扭,主动开口,“今天让您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搞笑。”嘴上说着搞笑,萧睿脸上却十分冷凝,“尤其是你爸那张小人嘴脸,比唱戏还精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苦笑一声,她屈膝坐在长椅上,靠着身后的廊柱,也许是刚经历过大起大落,也许是夜色太美,她突然有了想倾诉的欲望,“记忆中,他很少对我笑,刚开始我以为他就是那样,比较严肃。后来刘雪莉领着安思雨进了家,我看到他对安思雨那么好,给她买漂亮的裙子,买好看的洋娃娃,还给她辅导作业,每天都对她笑……那时候我又开始反思,是不是自己性格太不讨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安暖暖释然一笑,“后来我想明白了,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,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。同理,讨厌一个人,也是不需要理由的。讨厌一个人的时候,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错的,想明白之后,我就不去讨好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我以为他也就是讨厌我,没想到他能不断的刷新我的下限。”安暖暖仰头看着月色,眼眶很酸,却流不出眼泪了,“我一直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她半开玩笑地说,“要不是手里拮据,我可能就偷偷去做亲子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心里知道,我肯定是他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爸那个人……怎么说呢,说好听点是利益至上,说难听点就是唯利是图,他可不是那种热心肠的人,如果没有血缘关系,他可不会这么好心把我养大成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着她眼底显而易见的脆弱,抿了抿唇没说话。

    怼人他一个能顶仨,安慰人却不是他的强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安暖暖摊摊手,故作轻松的说,“这么多年,早就麻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威胁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点点头,苦笑说,“你不太了解我家的情况,我跟我妈当年出车祸,我妈为了保护我,被撞成重伤,成了植物人。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靠各种医疗仪器才能保住命,这些年来,一直是我爸支付她的医疗费用。说真的,刚开始我真的特别感谢他,因为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他再婚之后还能继续支付这笔钱,让我妈活着。我觉得他心里肯定还是爱我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……他竟然突然拿我妈威胁我。他说他没钱……真的挺好笑的。安氏装修公司,其实以前不姓安,姓齐。我外公外婆很有能力,当年一手成立了这个装修公司,鼎盛时期公司盈利非常可观,后来外公外婆去世了,我爸接手了公司,因为偷工减料,公司口碑大幅度下降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其实没有经商的天分,是他一步步把公司做成这样的,说起来,他现在拥有的这些东西,全都是我外公外婆留下来的,所以,相当于他拿着我外公外婆的钱给我妈付医药费,其实也是应该的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早就知道这些事情,但是听她说起,他也没打断她,他犹豫了一下,“你今天拒绝了他的安排,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挺意外吧。”安暖暖瞥他一眼,撇嘴说,“不用说的这么委婉,其实我今天来参加饭局,多多少少也猜到他有所图,也做好妥协的心理准备了……你那是什么表情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拔了我妈的氧气管吧,医生说我妈很有可能醒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萧睿吸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她是不得已而为之,可听到她有妥协的念头,他还是遏制不住的生气!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想到他让我结婚。”

    萧睿挑眉,“哦,不婚主义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安暖暖说,“就是不能接受拿婚姻做交易,你听着可能会觉得矫情,但是我这个人……要么一辈子不结婚,要结婚的话,只能因为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挺可笑的。”安暖暖笑着说,“现在这个年代,竟然还口口声声满嘴爱情,就跟做白日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可笑!”萧睿理所当然的说,“结婚本来就该是因为爱情,那些因为别的原因进入婚姻的人才是不负责任!不是什么事都是少数服从多数,你有道理的时候,就算你是那个少数,也要坚持自己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逐渐收了笑容,半晌她才低笑起来,“是我狭隘了,你说的对。不过还是要再跟你说声谢谢,今天的事情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,但对我来说是改变了悲惨命运的走向。有你这么个老板,安大庆应该不会再想办法把我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脱离他的控制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最起码的一点,妈妈现在还靠他的医药费续命,说到底,她现在还是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“想赚钱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赚钱?!

    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!

    安暖暖“刷”的转头看他,眼底陡然冒出两簇明亮的火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