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5章 你不配

    “小畜生,敢当众落老子的脸,看老子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巴掌并没成功的落在安暖暖脸上,安暖暖见他追出来,就知道他已经恼羞成怒,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所以,他扬起巴掌的那一刻,她就退后了两步,安大庆的巴掌顿时落了空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还敢躲!”安大庆简直要气疯了,比起愤怒,更多的是心疼,刚才刘总许给他的那些好处,他光是听一听就热血沸腾,可现在,安暖暖反抗他,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豪宅豪车还有现金溜走,他光是想想就心痛到滴血。“安暖暖,你知不知道反抗我的下场?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医院断了你妈的医药费!”

    “我信!”安暖暖冷笑一声,“你什么事做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断吧,随你。”安暖暖捏紧拳头,全身都在发抖,“你只管断,我就不信我筹不起我妈的医药费!大不了……大不了我去卖身卖肾,总之,我绝对不会听你的话,嫁给那个糟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畜生!你要卖身卖谁不是卖,刘总怎么就不行了。”安大庆大怒,“我看你就是看不得老子得到那些好处是吧!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真不行……

    她宁愿去帝宫坐台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已经彻底没指望了,所以……脏就脏吧,烂就烂吧。她就是烂到尘埃里,也绝对不会嫁给刘总那种人。

    “老子把你养这么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安暖暖打断他,反正也撕破脸皮,她不再隐忍,把这些年的怨气一股脑全都发泄出来,“把我养这么大?安大庆,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!这些年是你在养我?从小到大,你一直把我当成拖油瓶,从我妈出车祸之后,你就把我丢在寄宿学校,除了给我掏学费,你管过我吗?你给我辅导过一次功课,给我买过一样东西,记得我的生日吗,知道我哪年小学毕业,知道我在云大的哪个班上课吗?”

    “天天在外人面前装慈父,装作对我妈一片深情,现在装不下去了是吧?有句话我早就想说,这些年你是给我妈出了医药费,但是你靠着你的深情人设,接了多少生意你自己心里没数吗!你现在拥有的所有财富,全都是我外公外婆和我妈给的,你给我妈出医疗费,那是情理之中。现在还用我妈的性命威胁我,让我出卖婚姻!安大庆,你要脸吗!”

    安暖暖红着眼眶,“哈!现在还想对我道德绑架?你不配!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安大庆没有丝毫羞愧,他像是被人揭了老底,越发恼羞成怒,“我不配?没有我这个老子,能有你?老子对你不好你能长这么大!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,老子当年早就把你扔福利院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如把我扔福利院呢,被人领养,也好过跟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一起生活!”

    “小畜生,老子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有躲,她掏出手机,直挺挺的站着,“打!安大庆你今天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我就报警说你家暴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我敢不敢。”安暖暖打开手机,按了110,手指落在拨号键上,一副随时报警的样子,“一巴掌换你身败名裂,不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红着眼睛,气喘如牛,扬起的巴掌却迟迟落不下去。

    安暖暖捏住了他的七寸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最在乎脸面,这些年因为对前妻的“不离不弃”,上过多少好几次新闻,报警他当然不怕,他教训自己的女儿也算家暴?他怕的是安暖暖把事情闹大,制造舆论,怕他人设倒了公司受影响。

    安暖暖看他僵在半空的手,丝毫不意外,她甚至冷笑一声,“安大庆,其实我挺瞧不起你的,你就是个孬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骂完,安暖暖突然感觉这些年堆积在胸口的郁气一下子就消失了,情绪有了发泄口,她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。

    她收了手机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的瞬间,红着眼的安大庆突然动了,他一巴掌拍在安暖暖手腕上,手腕一阵剧痛,安暖暖闷哼一声,手里的手机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安大庆把手机踩在脚下,冷笑,“我看你还怎么报警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等会儿一样报!”

    “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幸好老子知道你这小畜生没这么好掌控,提前做了点工作。”安大庆从口袋力掏出一张纸,展开在她面前晃了晃,“看清了吗?”

    “精神鉴定报告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安大庆轻笑一声,“现在你是个‘精神病患者’,不但报警没人搭理你,你自己本身也没有行为能力,换句话说,你现在没!有!人!权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用力拽住了安暖暖的手臂,并且把她用力往回拖,安暖暖抱住游廊上的柱子,死不松手,“安大庆,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小脑袋瓜不是挺灵光,会想不到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软禁我?”

    安大庆没有反驳,轻笑说,“精神病患者不确定因素太多了,所以你那个劳什子的班就别上了,乖乖在家待嫁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是你疯了。想喊人?没用的,有这个精神鉴定报告,没有人会帮你。”安大庆见她一张脸倏然没了血色,勾起嘴角,得意的笑起来,“刚才不是还嚣张的很吗,现在怎么不说话了?呵呵!安暖暖,今天我就免费给你上一课,告诉你,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绝望,她眼底浮起一片水光,低低的问,“安大庆,你告诉我,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跟老子回去!”安大庆用力拽她,“安暖暖你最好放聪明点,等会儿回包间怎么对刘总不用我教你了。再不听话,我不但断了你妈的医疗费,还会把你送进精神病医院!”

    安暖暖眼泪滑下来。

    安大庆成功把她从柱子上拖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,“我倒要看看,谁胆子这么肥,敢把我的人送精神病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