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2章 看她笑话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安大庆也不废话,直接说,“今天晚上六点半,溪水人家餐厅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茶水间里,安暖暖捏紧手机,努力平静,“爸,我今天晚上要加班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假!”安大庆不容置疑的说,“必须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狠狠一沉。

    安大庆没事儿从来不找她,现在这么急着找她,肯定没有好事,她知道他不会放弃利用她赚钱的机会,她只是没想到,这次来的这么快而已。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一片苦涩。

    她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闭上眼,认命,“我知道了,我会准时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大庆见她还算听话,语气软化了一些,“放心吧,今天找你是有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表情的扯扯嘴角。

    安大庆找她会有好事儿?她没那么天真!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安暖暖隔着玻璃,失神的看着外面的天空,天空蔚蓝,白云成片,空气仿佛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。而她……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,压抑,痛苦,却又无力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“大概,又要被卖一次了……”她喃喃自语,“只是这次,恐怕没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庆幸。

    庆幸她前两天鼓起勇气和许谦分了手,要不然……担着许谦女朋友的身份出去卖,她自己都会被自己恶心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点半准时下班。

    秘书部众人收拾完东西陆陆续续的下班,见安暖暖还愣愣的坐在工位上,跟她邻近的女孩李米拍拍她的肩膀,“暖暖,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几天相处下来,众人知道她性格很好,跟她也打成一片,“今天温度不太高,我跟纱纱约好下班去逛街,你要不要一起啊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勉强笑笑,拒绝说,“不了,我等会儿要回家一趟,家里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我跟纱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,秘书部很快只剩下安暖暖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不想动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挣扎没有任何意义,可却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,能拖的一时算一时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下班?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声音,安暖暖吓了一跳,一侧身就看到一身西装,不苟言笑的萧睿站在她的斜后方。

    见她脸都吓白了,萧睿微微拧眉,“我有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安暖暖摆手解释,“我在想事情,突然有声音才吓到的。”

    萧睿又问了一句,“怎么还没下班?”

    “就准备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却没有动,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安暖暖,然后跟她一起离开,安暖暖如坐针毡,她刚上班那天,萧睿带她去员工餐厅吃饭,当时就有好多人偷偷打量她,现在她再跟萧睿一起下班,让别人看到肯定要说闲话。

    安暖暖说,“我下班不回员工宿舍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咱们不同路,你不用等我。萧睿却依旧没动,拧眉说,“不回宿舍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来追根究底。

    安暖暖眼神诡异的看了萧睿一眼。

    公司不是传言说总裁惜字如金吗?可为毛她觉得他这么八卦,不管什么事情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眼神跟萧睿的视线对上,安暖暖赶紧移开目光,小声说,“今天家里有聚会,等会儿要去溪水人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家里聚会?

    安大庆那个卖女求荣的,会好心带安暖暖去饭店吃饭?

    他但凡对安暖暖有一丝丝的父女亲情,安暖暖这几天也不至于每天吃泡面。

    萧睿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安暖暖快速关了电脑,收拾好个人物品,见萧睿还站在那里,生怕他再挖她老底,连忙说,“总裁,我时间有点赶,先下班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顾萧睿的反应,一溜烟的从萧睿面前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的反应,眼底笑意一闪而过,随后,他不知道想到什么,面色又一寸寸的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给心肝打了通电话出去,“今天给干爹接风,饭店你定在哪家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开的私房菜了。”

    萧睿面无表情,“你开的那家的饭菜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心肝登时炸毛了,“萧睿,你可以质疑我看男人眼光不行,但是绝不能质疑我的美食鉴赏能力,我开的这家私房菜,厨师是我高价高价再高价才挖来的,不提前半年想预约都预约不到,而你,竟然敢说我家的饭菜不好吃!你还想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“吃腻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心肝似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改别的饭店。”

    “有想去的饭店不早说,我都安排好了你临时让改!”心肝咬牙切齿,却还是妥协了,“你说,去哪家。”

    “溪水人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半。

    安暖暖准时到了溪水人家餐厅,溪水人家是一家古色古香的中餐厅,这里不像餐厅,反倒像一个漂亮的古建筑。

    入眼就是一个两层小楼的古建筑,进门之后报了房间号,就有穿着汉服的服务员领着往里走,里面是一个大院子,顺着抄手游廊往里走,院子里亭台楼阁,假山池塘,就连脚下的青石板都是仿古的建筑。

    安暖暖恍惚有种穿越的错觉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服务员就领着安暖暖到了一个包间门口,安暖暖抬头看了一眼,包间的门上写着“秋菊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门口。

    安思雨已经等在那里,见安暖暖远远走来,因为天气热,安暖暖就穿了一件白衬衫和黑色的九分裤,非常简单的打扮,却因为她身姿婀娜,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。盛装打扮的自己硬生生被她的风头压了下去,安思雨眼底恨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小狐狸精!

    过了今天,她看她还有什么傲气的资本!

    思及此,安思雨展颜一笑,大步迎上去,“呀!姐姐,你可算来了,大家就等你了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可不会这么好心在门外等她。

    无非是想看笑话。

    安暖暖语气冷淡,“路上堵车了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像怕她跑了似的,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走到门口,打开门就把她往里推,“赶紧进去吧,别让客人等久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