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0章 母胎单身

    安暖暖话音刚落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萧睿是在关心她,她于情于理也不能怼他,更何况他还是领导呢,万一记仇以后给她穿小鞋怎么办?

    她放下筷子低声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我不是针对你,就是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萧睿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到底是缓和了面色,“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人家摆明了不想说原因,萧睿也不是看不懂脸色的人,他本来不想再问了,可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,眯眼看着她,“该不会跟男朋友吵架了吧?”

    他本来只是猜测,却见安暖暖身形一瞬间僵硬,眼底又有泛红的迹象,就知道自己猜对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一口气顿时横在心口,上不去下不来。

    他吸口气,觉得自己真是活该。

    明明说好以后就当普通的上下级,结果看到她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加班,又忍不住给她开小灶,担心她这么晚一个人回家会有危险,还借口让她请吃饭送她回家,知道她受了委屈,费劲心思想给她出气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人家只是跟男朋友吵架了而已。

    萧睿觉得自己完全是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怪没意思的。

    他冷下脸,放下筷子“刷”的一下站起来,一旁的安暖暖错愕的抬头,“总裁?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冷哼一声,不再看安暖暖一眼,抓起西装外套就往外走,走到玄关打开门,然后头也不回,“砰”的一声就重重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等安暖暖反应过来,客厅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后知后觉的发现萧睿又生气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生的哪门子气啊。

    安暖暖茫然。

    她把刚才的画面重新在脑袋里过了一遍,好像是她没回答他的问题?可萧睿问的是她的个人隐私,她拒绝回答也没有问题吧?

    安暖暖看着吃了一半的泡面,挠挠头,小声嘀咕,“阴晴不定是真阴晴不定,还八卦小心眼爱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心里有些打鼓。

    这么小心眼,他会不会借着工作为难她啊。

    安暖暖又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算是深刻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睿面罩寒霜的回了自己住所,刚打开密码锁,他就看到玄关处多了一双黑色高跟鞋,萧睿见怪不怪,换上拖鞋径自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自动感应灯亮起来。

    萧睿正要回卧室,就看到沙发上睡的四仰八叉的心肝,她跟八爪章鱼似地,怀里抱着个抱枕,腿上还骑着一个,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,因为睡姿的问题,裙摆飘到了大腿,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的大长腿。落在别人眼里这画面肯定香艳无比,但是萧睿作为她亲兄弟,只觉得辣眼睛。

    萧睿抿着嘴唇,他随手把外套扔在她腿上,一巴掌拍在她乱糟糟的卷发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心肝瞬间醒了,她捂着脑袋怒视萧睿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回你自己的房子睡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。”心肝打个哈欠从沙发上坐起来,“几点了啊?”

    “两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下班啊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发现他的异常,歪着头看他,“你干嘛啊,火气这么大,跟吃了枪药似的……”她突然闻到一股子气味,拉着他的胳膊,小狗似地在他身上闻了闻,“原来吃的不是枪药,是泡面,一身泡面味儿。”

    突然,她想到什么,倏然坐直了身体,眼睛放光睡意全无,“不对啊,你加班方伟总不至于给你弄泡面糊弄你,老实交代,你上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萧睿冷着脸推开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能让你火气这么大,还能让你吃泡面的人……真相只有一个,你去安暖暖家了!”心肝嘿嘿一笑,用胳膊肘戳戳他的手臂,“可以啊,人家才入职一天,你这就登堂入室了啊,啧啧,我就说嘛,姐姐我是个恋爱高手,跟我一母同胞的你怎么可能一窍不通呢,感情是没碰到喜欢的人啊。哈哈,老妈要知道你有喜欢的女孩子,肯定松口气,你母胎单身到现在,她一直担心你是弯的来着。”

    萧睿脸色漆黑,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心肝突然反应过来,“咦,你昨天不是跟我说安暖暖有男朋友嘛,那你现在是真的准备撬墙角啊?”

    “萧心肝!”

    “在在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你再敢多说一个字,我就把你扔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信!

    心肝立马闭上嘴巴,可她就是个话痨,不让她干嘛都行,不让她说话她是万万做不到的,因此,只安静了两分钟,她就憋不住了,“看你这脸色也不像是撬墙角成功的啊,受挫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像要杀人灭口似地,再看?再看我就给爹地打电话,说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萧睿张口嘲讽,“三岁小孩,吵架还告状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管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揉揉太阳穴,坐在沙发上不想搭理她。

    心肝歪着脑袋凑过来,“真伤心了啊?”

    萧睿吸口气转移话题,“大半夜的不回你房子睡觉,跑我这来干嘛?”

    心肝知道他不想继续话题,也不勉强,她抱着靠枕靠在扶手上,扒拉着头发有些烦躁的说,“还能是干嘛,躲人呗。”

    “躲人?”

    “嘿!我这段时间不是碰到个冰山美男,准备把他拿下吗!今晚……呃,过了十二点了,应该是昨天晚上了,昨天晚上我约他吃饭,他还一副高岭之花,神圣的不可侵犯的样子。结果……在餐厅碰到熟人,那冰山美男知道我是萧氏集团的千金,前一秒还冷冷淡淡的,后一秒突然就热情如火了,妈呀,你是没见他变脸的速度,比川剧里换脸谱速度还快……”

    心肝拍拍胸口,“差点没把我给吓死,今天晚上非要送我回家,我没搭理他,结果我开车回来,就发现他的车跟在我后面……为了防止被骚扰,我就跑你这儿来了。啧,可惜了,本来还觉得他冷冰冰的是个难啃的骨头,谁知道都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今天爹地打电话,说干爹从国外回来了,过两天给他办接风宴让咱俩都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