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9章 谁又欺负你了

    “回,回家?”

    萧睿十分淡定,“方伟说你住了公司宿舍?”

    安暖暖愣愣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住那。”萧睿大步往前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一脸懵逼的跟上他。

    香溢紫郡距离公司非常近,走路也就十分钟的路程,一路上都有路灯,此刻已经快凌晨一点半,路上几乎没有行人,两人结伴而行,很快到了小区。

    抵达小区之后,萧睿径直往前走,最后在安暖暖住的那一栋房子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瞪大眼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她住这儿?

    刚要问,突然又想到,她住宿的地方是公司安排的,萧睿作为公司总裁,知道她的住处好像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偌大一个公司,竟然连小职员的住处都知道?

    想起他比电脑还灵光的脑袋,安暖暖很快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安暖暖十分犹豫,“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萧睿淡淡看她一眼,“那还啰嗦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半夜三更,孤男寡女,她领着萧睿上楼……好像不太妥当吧?

    总裁……不会对她有企图吧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安暖暖你少自恋了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国际公司的大总裁,帅气多金,豪门中的豪门,只要他愿意,招招手就有无数美女排队等他宠幸,这样的人会对她一个小职员有企图?

    开什么国际玩笑!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顿时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她刷卡进了门,又刷卡打开电梯,萧睿缓步跟上她,安暖暖住二十一楼,抵达楼层之后,她打开门,看到客厅里的情况,她吸口气,然后转头给萧睿打预防针,“那个……总裁,我刚搬进来,房子里还有些乱,您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安暖暖这才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她刚搬来,只添置了一些生活必需品,她换了鞋打开灯,见萧睿站着没动,目光落在玄关处,她连忙说,“没有男士拖鞋,您不用换鞋,直接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萧睿这才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客厅扫了一圈,就一个感觉。

    空。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里,就摆着一套米色的沙发和白色的茶几,沙发和茶几上都没有放东西,显得十分空阔。

    “总裁,您坐,要喝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

    安暖暖打开冰箱,冰箱里只有几个鸡蛋和几瓶矿泉水,她讪笑,“矿泉水,有冰的和不冰的,您要喝哪种?”

    “冰的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双手把冰水递上,“您喝。”

    “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尊称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萧睿气场太强大,安暖暖觉得十分拘束,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,见萧睿喝了水,手按在小腹上,她立马想起来他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赶紧转身进了厨房,“总裁,您……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萧睿放下水,跟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目光在厨房里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台子上两箱泡面上,“别告诉我,你家只有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安暖暖干笑,“还有鸡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拧眉,“你平时就吃这个?”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会买两大箱回来。

    安暖暖讪讪地说,“我不太会做饭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是压根不会。

    她小学初中高中都念寄宿学校,学校包吃,到了大学依旧住宿,而且大学食堂的饭菜种类更丰富……偶尔回家,家里有佣人做饭也用不着她动手,所以,算起来,她连进厨房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她看着两箱子泡面,有些尴尬,“咳……总裁,要不我还是明天再请您……你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萧睿揉揉眉心,“就吃这个吧,会煮吗?”

    “会会会!煮泡面我还是很拿手的,稍等哈。”

    房子里锅碗瓢盆都很齐全,安暖暖手忙脚乱的找出锅子,洗干净接水,烧水,拆方便面的包装袋,水开之后下了两包进去,怕不够吃,她又多下了一包。

    看着锅里的泡面,她总觉得太寒酸,又打开冰箱打了两个鸡蛋进去搅碎,等锅开了赶紧关火,把泡面装了两碗盛出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,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是真的饿了,但是他看着热气腾腾的泡面,却没有第一时间动筷子,目光落在碗里的鸡蛋上,半晌没吭声。

    安暖暖吃了两口,见他还没动筷子,有些奇怪,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煮泡面,都是这样打鸡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没怎么!

    就是头一次见人煮泡面,把鸡蛋打的稀碎稀碎的。

    萧睿没说什么,挑了一筷子尝了一口,面色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,“怎么了,不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就是泡面煮的时间太长,有些烂了而已。

    萧睿叹口气。

    不太会做饭?

    她真是太谦虚了,她是完全不会做饭吧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萧睿还是很给面子的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边吃一边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看萧睿,见他脱了西装外套,捧着碗吃面,明明只是泡面,他却吃的慢条斯理,像在吃大餐一样。不过这样的萧睿倒是少了几分高冷,看上去接地气儿很多,安暖暖看他吃的还挺香,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,萧睿突然开口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萧睿目不斜视,淡淡的说,“从吃饭就一直在偷看我,很好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偷看?

    她冤死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连忙解释,“我没有偷看您,就是怕您吃的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紧张之下,不小心又用了敬语,萧睿也没跟她计较,像是随意聊天似地开口,“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停下筷子,揭穿她,“眼睛都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又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手一顿,嘴里的泡面突然就没了味道,她侧开头,不让萧睿看到她眼底逐渐浮起的水光,若无其事的说,“没人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追根究底!

    安暖暖眨眨眼,眨去眼底的湿润,这才转头和萧睿对视,好奇的问他,“总裁,您对每个员工的私人生活都这么关心吗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管太多了!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萧睿脸色当即晴转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