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6章 你好像在躲我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他对安大庆摆摆手,就拽着安暖暖从客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客厅,安暖暖就用力甩手,安一鸣也没强迫,撇撇嘴松开了她,夕阳下,他似乎有些委屈,“姐,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才不会被他的外表欺骗,自顾自的往前走,淡淡的说,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大步跟上,“姐,我知道你跟安思雨相处的不好,但是我要申明啊,安思雨是安思雨,我是我,你不能因为不喜欢她,连带着把我也讨厌上了。说实话,我也挺讨厌安思雨的,整天除了爱美和搬弄是非,就没见她干过正事儿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顿时警惕,“你误会了,我没有讨厌她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不用紧张,我又不会跟安思雨一样在爸爸面前告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抿唇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大步往外走,见状,安一鸣赶紧拉住她,他指着院子里停的跑车,“姐,我的车子在那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坐公交车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安一鸣玩笑说,“刚才在爸面前,我都说了要送你了,必须负责的把你送到地方才行。要不然你一个女孩子,等会儿天黑了,你又长的这么漂亮,万一出事儿了爸还不找我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拿安大庆压她。

    安暖暖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安一鸣和安思雨不同,安思雨在安大庆面前给她上眼药,结果还未定,可如果安一鸣在爸爸面前说什么,无论她有没有做错事,都少不了一顿责罚。

    惹安一鸣不高兴,在安大庆那里,本身就是一种错误。

    安暖暖突然觉得很无力。

    这个家,谁都能对她踩上一脚,这种生活……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?

    晃神中,安暖暖已经被安一鸣拉上车,按在副驾驶上坐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他突然倾身压过来。

    安暖暖一个激灵,立马双手交叉护住自己,厉声道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抓起安全带,一副受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吸口气,“不用你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安一鸣乖乖松了手,他靠在副驾的车窗上,看着安暖暖,小声说,“姐,你对我防备心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没说话,低头系好安全带。

    安一鸣讨个没趣,绕到驾驶座,打开车门也坐上了车,他发动引擎,跑车立马“嗡”的响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下班高峰,开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安一鸣咧嘴笑,“姐你在我车上,我肯定小心再小心,伤了谁也不能伤了我姐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安暖暖不搭理他,安一鸣耸耸肩,下一秒,车子就从院子里行驶了出去,他果然没像平时那样飙车,车子的速度控制的六十码,老实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安暖暖的警惕心却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事有反常必为妖。

    在没搞清楚安一鸣对她和颜悦色的目的之前,她不会放松警惕的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无聊啊,咱俩聊聊天呗。”安一鸣转头看了她一眼,自顾自的说,“咱们都好久没好好聊过天了,有时候感觉你好像在躲我。姐,其实你对我不用这么防备,你是我亲姐,我是真心想跟你好好相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路!”

    “我车技可好了,你放心吧。”安一鸣又说,“因为我妈跟安思雨,你不喜欢我好像也正常,但是不管怎么说,咱们都是亲姐弟,姐弟之间互相关爱都是应该的,我会对你好,让你相信我是真的想跟你处好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勾着嘴角,没说话。

    要论关系,安思雨才是他亲姐姐,他一口一个“安思雨”,对她那个亲姐姐都没见得多礼貌,却来她这里跟她谈互相关爱?

    安暖暖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姐,你跟我聊聊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跟你男朋友分手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身形倏然一僵,她抓住安全带,目不斜视地说,“爸的意思,我不会忤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会还是不敢?”

    安暖暖倏然扭头看他,目光如电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不是试探你,纯粹随口一说。”安一鸣说,“其实你不用太听他的,你是他亲闺女,他还能真的跟你断绝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抿唇,“我跟你不同。”

    在安大庆心里,安一鸣是宝,她是草,待遇注定不同,安一鸣违抗他,他不会生气,还会顺嘴夸一句孩子大了有主见了。换成她?轻则一顿训斥,重了……又会拿妈妈的性命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别的事儿不用听爸的,不过分手这事儿,我觉得爸做的还是挺对的。”安一鸣开着车,眼神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,“我听安思雨说过,你那个男朋友呃……叫许谦是吧。安思雨说了,那个许谦也就是长相还不错,实际上就是一个穷小子。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,也不能当钱花,找对象还是要看对方家庭条件,家庭条件不好,什么都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许谦,安暖暖心里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她很想刺他两句,“不找许谦那样的,难道找你这样的纨绔子弟?”可想到安一鸣在安大庆心里的重要性,生生咬着舌尖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基本上都是安一鸣在说,安暖暖听着,安一鸣自己也不觉得尴尬,一个人自顾自说的开心,在安暖暖的忍耐中,车子终于抵达市中心的万隆商场。

    远远的,安暖暖就看到赵欣意在商场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她马上就解开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姐,你逛完了给我打电话,我来接你,晚上一起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拉开车门下车,安一鸣把她落在车上的纸巾递给她,“姐,你东西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回身从他手里把纸巾接过去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关系,说谢就太见外了,姐你去逛街吧,我去玩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点点头,头也不回的走向广场。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安一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想着刚才手指滑过她掌心的滑腻触觉,斜斜的勾起嘴角,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