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5章 知道没结果就趁早分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告诉自己不要在意,可心里还是揪疼了一下,她抓紧包带,隐忍着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十点之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见她要走,安大庆又说,“你跟你那个男朋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身形一僵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和许谦还是三天前在学校里见了一次,许谦也开始实习了,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学校里有事情要忙,又要忙新工作,很多时候他们聊着聊着天,他告诉她要去忙,然后一忙起来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好几次,她都想跟他说分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每次语音还没发出去,她就喉头发哽,眼眶发热。每次她都是安慰自己,她还没想好说服许谦的分手理由,恋爱两年,许谦可以说是完美男友,对她温柔体贴,她不能隔着冷冰冰的屏幕跟他提分手。

    他们是彼此的初恋。

    她希望能跟他说清楚,一切都是她的问题。她不希望因为这段恋情,让他对自己产生质疑,谈恋爱是很美好的事情,她更不希望他以后谈恋爱的时候产生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于是,就拖到现在。

    安大庆提起许谦,当然不可能是关心她,安暖暖静静的站着,等着他接下来的话,她安静了两秒钟,果然就听到安大庆说,“知道没有结果就趁早分了,别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僵硬的回答,“我知道,最近几天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安大庆对安暖暖的听话很满意,对她招招手,见她走到身边,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夹,从里面拿出一沓现金,语气也软和了一些,“拿着去添置几件像样的行头,马上要上班的人了,化妆品也买一些,买不好就让思雨跟你一起去买,用不好让思雨教你,以后出门在外,别丢了我们安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安暖暖不会清高的拒绝这笔钱,她伸手接过来,“谢谢爸。”

    “爸!你偏心!”安思雨抱住安大庆的手臂,不满的撒娇,“我护肤品和化妆品也快用完了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给给给,还能少的了你的。”安大庆直接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进安思雨手里,慈爱的说,“信用卡,每个月能透支两万,你拿去花,花完了爸给你还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眼睛一亮,“爸,你对我太好了,呜呜,以后我赚大钱了,肯定第一个孝顺您跟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“安一鸣你什么意思,看不起谁呢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才看不上这些蝇头小利,他十八岁生日那天就收到了爸爸给他的副卡,里面的钱他想怎么造就怎么造。他双手插兜,鄙夷的说,“就你?赚钱恐怕还不够你自己花的。指望你还不如指望我。”

    “安一鸣!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安大庆对两人那是真心疼爱,见两人吵嘴,马上笑着打圆场,“知道你们两个都孝顺,我跟你妈以后就指望你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僵硬的站着,觉得自己就是个外人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着手里的钞票,不得不开口,“爸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到她的声音,安大庆一愣,似乎有些意外她怎么还没走,他脸上笑容淡了一些,点点头说,“去吧,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一鸣抓起车钥匙,站起来追上安暖暖,“刚好我也要出去玩儿,姐,你去哪儿逛街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去哪儿怎么知道不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市中心……”

    安一鸣嘿嘿笑着打断她,“那太凑巧了,我今天刚好跟朋友约在市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,我坐公交车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天黑了,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,我刚好顺路,姐你还跟我见外啊。”说着,安一鸣故作亲昵的搂住她的脖子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的手指在她后脖颈轻轻滑了一下,安暖暖瞬间汗毛倒竖,她刷的扭头看安一鸣,就看到安一鸣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,“姐,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惊疑不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安一鸣神色如常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就算同父异母,安一鸣也是她亲弟弟,怎么可能会对她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想,她身体还是本能的排斥他的靠近,她不喜欢刘雪莉,不喜欢安思雨,同样也不喜欢安一鸣。她一矮身,从安一鸣的胳膊下挣脱开,半玩笑半认真的说,“你已经十八岁了,一米八的大个子,这样走出去,不知道的人会误会,传出去就不好听了。”

    安一鸣继承了刘雪莉的优点,五官清秀,皮肤白皙,加上一米八的大高个,脸上挂着痞痞的笑容,说实在的,长得不错,很有欺骗性。

    但是安暖暖太清楚他皮囊下的心有多肮脏。

    初中的时候就交了好几个女朋友,还跟女孩出去开房,最后被女孩家长知道闹到家里来,安大庆和刘雪莉才知道这事儿,就算这样,安一鸣也没觉得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还往人家女孩身上泼脏水,口口声声说人家女孩子勾引他,他把持不住才犯错,刘雪莉和安大庆也都是护犊子的,跟女孩父母争执,说一个巴掌拍不响,他们家安一鸣固然有错,那女孩也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气的女孩爸妈差点吐血,扬言要闹到学校,曝光这一家子不要脸的人,最后,安大庆怕事情闹大了对安一鸣不好,掏了一笔钱把事情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两年他长大了,却更坏了。

    仗着家里有点小钱,打架斗殴,翘课逃学……前段时间他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安大庆又送了他一辆车,他又多了飙车这个爱好,总之,一句话总结,他就是一个痞子混混。

    前两年,安一鸣和安思雨一样,经常在家里给她使绊子,或者挑拨离间,让爸爸讨厌她。

    这两年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是转性了还是怎么回事,对她开始对她和颜悦色,有时候还跟她套近乎,她不知道他搞什么鬼,只本能的想离他远点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弟弟,别人有什么好误会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一鸣笑着抓住她的手,握住,“走了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