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0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驾驶座上,特助方伟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萧睿,见他目光落在女孩身上,沉着脸不说话,作为萧睿几年的特助,他不但能力出众,还非常善于察言观色,见状,他轻声开口,“总裁,要下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有些不解,“这个时候安小姐肯定特别无助,您出现在她身边安慰她的话,她肯定会对您有好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听他语气沉沉,知道他心情不好,赶紧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车子稳稳的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后座上,萧睿目光落在安暖暖凌乱的长发上,下颌绷的很紧。

    凌晨的时候,方伟就把安暖暖所有的资料交给了她,资料很详细,他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,看完之后,他对安暖暖这些年的生活算是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    尽管在帝宫碰到她,知道她的遭遇,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可当她的过往真实的摊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心里还是有一瞬间的堵塞。

    记忆中,那个笑容羞涩,眼神天真,应该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女孩,竟然遭遇了这么多的痛苦。

    说不上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资料之后,他一直在沙发上坐到天明,因为一夜没睡,他没有自己开车,打电话让方伟来接他上班。车子开到一半,他鬼使神差的让方伟调转了方向,把车子开出了二环,来到了安暖暖家所在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车子就停在别墅区的大门口,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那里等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她捂着脸,痛哭着冲出来。

    萧睿眸光阴沉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开除了赵建新,还特意让人放出他前天就被开除的消息,就是为了防止安大庆责怪她没有促成合约,迁怒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可现在。

    眼前这又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花坛旁,女孩的哭声从大到小,最后归于平静。尽管她已经没有声音,可萧睿知道她还在哭,她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,只是努力的抱紧了自己,一张脸埋在膝盖里,双肩剧烈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想象到她此刻通红的眼眶,和睫毛上挂着的泪痕。

    越是无声,越是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方伟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方伟懵逼的看着萧睿,“查什么?”

    萧睿的目光从安暖暖身上挪到方伟脸上,方伟一个激灵,马上反应了过来,“马上,我马上让人去查!”

    方伟马上打电话,让人去查安暖暖受伤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边。

    安暖暖已经哭到缺氧,她张着嘴,像离开水的鱼一样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长时间的哭泣让她脑袋钝痛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松开自己,抬起头,呆呆地坐在花坛边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眼泪都被吹干,脸上被泪水浸过,紧绷绷的。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怀里的包包掉在地上,那细微的声音惊醒了她,她像是被解穴了一样,呆滞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,她低头,动作缓慢的捡起地上的包包,哭的太久,脑袋有些发黑,她摸了把脸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然后慢慢往前走。

    起初,她的脚步还有些虚浮踉跄,几步之后她脚步就坚定有力了起来。

    哭,只能发泄情绪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哭过后,这一刻,脑袋的思路变得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“安暖暖,承认吧,爸爸早就不爱你了,现在的他,也不爱妈妈,所以……千万别再对他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。”

    鼻子还在泛酸,可眼睛里已经流不出眼泪了。

    安暖暖深吸一口气,她告诉自己,“只有强大,才能不受制于人。”

    钱!

    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,很多很多的钱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支付起妈妈的医疗费,安大庆就再也威胁不了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暖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完全没发现身后有一辆迈巴赫不远不近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身后。

    萧睿看着安暖暖挺直的背脊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他好像从她的背影里看到了勇敢。

    迈巴赫一直跟着安暖暖,跟着她走了很久,跟着她来到公交站台,看着她上了去云大的公交车,又一路跟着公交车,又看着她下车。

    下车后的安暖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,原本被抓的凌乱的马尾被她放下来,黑色的及腰长发披散在肩头,她刻意倾斜了身子,长发散下来,遮住了红肿的侧脸和脖颈的抓痕,看着没那么惹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车子跟着她来到云大正门口,安暖暖走入校门。

    “总裁,云大有规定,私家车不能进学校。”方伟从后视镜里看他,“不过跟校长打个招呼问题应该不大,我们要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萧睿收回视线,“回公司。”

    方伟点点头,马上发动引擎,以正常的车速赶往公司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方伟接到电话,查清了安暖暖受伤的原因,他如实跟萧睿汇报,“总裁,已经查清楚了,安小姐今天早上在家跟她的妹妹安思雨起了争执,姐妹俩在家打了起来,安小姐脖子上的伤就是安思雨抓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萧睿面无表情,方伟赶紧说,“安家的佣人说了,是安小姐先动的手。虽然安小姐受了伤,但是那个安思雨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,她挨了一巴掌,被打肿了脸,还被薅了一把头发下来。安小姐应该没吃什么大亏。”

    萧睿面色却不见好转。

    安暖暖那个小白兔性子,如果不是把她逼急了,她会咬人?

    他抿唇,“原因!”

    方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听说……听说是安思雨先找茬的,佣人本来都在忙活,不知道安思雨跟安小姐说了什么,但是听佣人说,安小姐平时性子很好,平时在家的时候不管怎么被欺负,都是忍着让着,这一次,也不知道安思雨跟她说了什么,她竟然会动手,佣人也挺震惊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思雨?”萧睿曲起手指,轻轻敲在车玻璃上,他眯起眼,“我最近是不是在哪听过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方伟说,“华夏传媒最近投资的一部电视剧,她是剧里的女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睿定定的看着方伟,方伟心领神会,马上说,“我马上联系华夏那边的负责人,让他换掉安思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