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8章 跟思雨道歉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小三!”

    安思雨刚要开口说什么,刘雪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在她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,安思雨吃痛,侧首看向刘雪莉,就看到她警告的眼神,安思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咬咬牙,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安思雨!”

    “暖暖啊。”刘雪莉柔声开口,“你妹妹刚才是情急之下说错话,她不是故意的,你当姐姐的,别跟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莉看了眼安思雨脸上的巴掌印,再看看她凌乱的头发,心疼的不得了,言语之间也带上了不满,“暖暖,你和思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?你是姐姐,就算思雨说错话,你跟我和你爸说,我们会教训她的,怎么还动上手了。”

    她搂着安思雨,伸手摸她的脸,“你心里不痛快阿姨能理解,可今天思雨还有工作,这脸肿成这样还怎么见人,暖暖你也太不懂事了点。”

    不问缘由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就把过错推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还顺带挑拨了她和安大庆的关系。

    安暖暖抿唇,她看向安大庆,果然见他变了脸色,她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,“爸……是安思雨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安大庆冷声开口,厉声说,“你阿姨说的对,有什么话你不能好好说,非要动手!思雨是混娱乐圈的,靠脸吃饭。你把她打成这样,她还怎么工作?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。你心里有不满就冲我来,别把火发到思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夏天,安暖暖一颗心却如坠冰窖,冷的发寒。

    脖子上的指甲印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她伸手一摸,一手的血迹。

    她苦笑。

    永远都是这样,从小到大,她被安思雨欺负,永远都是她的错,被骂了不能还嘴,还嘴了就是她的错,是她不知道让着妹妹。被打了更不能还手,还手了就是她仗着年龄大,欺负妹妹。

    姐姐?

    她只比安思雨大不到一岁,就因为大她一岁,就活该被她欺负到现在吗。

    说白了。

    跟年龄没关系,爸爸……他就是单纯的偏心,明目张胆的偏爱安思雨而已。

    她看向安思雨。

    安思雨躲在刘雪莉的怀里,对她露出挑衅的笑容。

    安暖暖的眼眶倏然一红,不是委屈,也不是难过,只是单纯的羡慕,如果妈妈好好的,肯定也会像刘雪莉这样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吧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。

    安暖暖抓起包包,垂下眼说,“爸,学校里还有事,我先回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脚步顿住。

    “跟思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豁然回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大庆,安大庆还站在那里,冷冷的看着她,“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,跟妹妹道歉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安暖暖捏紧拳头,红着眼眶低吼,“凭什么让我道歉?爸!您不能这样偏心,是安思雨先招惹我的,就因为我比她大,凡事就都是我的错吗!爸,我才是您的亲生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安暖暖控诉,“从小到大,能让的我都让了。只要我喜欢的东西,她看上的您全让我给她,不管是玩具,还是房间还是我的家……我不知道,我究竟要怎么做,您才能公平公正一点!”

    安大庆还没开口,刘雪莉就叹息着说,“暖暖,你这孩子……原来你心里对你爸爸有这么多不满,唉……你爸也是很爱护你的,你这样说他会伤心的的。”

    明着是叹息,实则字字句句都带着挑拨。

    安大庆果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怀疑安暖暖针对安思雨,是因为他昨天把她送给赵总的举动,现在刘雪莉这么一说,他更确定自己的猜测,对安暖暖更没了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心里早就对我有意见了是吧,觉得我不公平?我倒是想公平,也要看看你自己争不争气。你说我偏心,我承认,我确实更爱护思雨。你怎么不在自己身上找找问题,思雨对我什么样,你对我又是什么样?她虽然是你阿姨带来的孩子,可对我跟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一样的,时常就在我们身边撒娇,凡事都想着我跟你阿姨,你呢?从你阿姨进这个家门开始就抵触她,连带着也抵触思雨,恐怕连我也恨上了,你自己想想,这些年来,你跟我说过几句话?叫爸的次数恐怕数都数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暖暖想哭,又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她也想在父亲跟前承欢膝下,可是他给过她机会吗?

    刘雪莉进门之前,他每天忙生意,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她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他都是正常现象。后来,更是直接把她送到寄宿学校,这一寄宿就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她每次给家里打电话,他要么就是不耐烦的挂断,要么就是借口说有事,她只好减少联系的次数,除非必要绝对不打扰他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样也成了她的错。

    她是排斥刘雪莉进门,因为她鸠占鹊巢,抢走了妈妈的房间,抢走了妈妈的位置,也抢走了她的爸爸。

    刘雪莉是她后妈,对她也不亲近,她跟刘雪莉保持距离,也是错?

    可安暖暖已经不想再辩解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在父亲眼里,她做什么都是错,就算解释了,他也觉得他是在狡辩。

    鼻子泛酸。

    喉头发哽。

    安暖暖攥着拳头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,她挺直背脊,倔强的说,“我没做错,我不道歉!”

    “安暖暖!”

    “我没错!”安暖暖红着眼眶,“是她先讽刺我,说我被老男人睡了,是她先侮辱我……我没错,我没错!”

    安大庆看向安思雨,安思雨一惊,连忙撇嘴委屈的说,“爸,我没有!我是看我姐脸上有伤,好心的关心她两句,谁知道她跟刺猬一样,见人就扎……是我的错,我姐心情不好,我不该跟她顶嘴,让她骂两句有什么关系,反正也不疼不痒的。”

    安思雨边说边流泪,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,偏偏安大庆就吃她这一套,闻言当即就怒视安暖暖,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安大庆语带威胁,“安暖暖,你不想听话了是不是!”